加拿大蒙特利尔SOS救援车队胜利返回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第十三天 (8月29日,星期三) 光临NGO会议

昨天下午离开电视台,我们来到了罗勃瓦尔( Roberval)市 。沿途放了不少报纸。一大早,我们便来到湖边炼功。然后去了市长办公室和议员办公室,并给后援小组的同修去电话,请他们补充传单和报纸,托运到我们晚上到达的城市。

离开罗勃瓦尔,我们来到了阿尔玛(Alma)。走访了报社、市长办公室,我们来到了议员办公室所在的大楼,发现非政府组织(NGO)也有一个办公室在同一层楼里,有十几个人正在开会,会议室的大门却开着。从议员办公室出来经过时,我们T恤上的SOS大红字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会议室一下安静了下来。我们不揣冒昧地去问可不可以说几句话。主持人热情友好地把我们请了进去。这样,西人学员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我把大法介绍和SOS传单发给了每一个与会者。

傍晚回到魁北克城,与另一西人学员取了后援小组寄来的三箱报纸和传单,连夜赶往三河市(Trois-Rivieres)。车到三河市 已是后半夜,我们便在一个停车场过了一夜。

第十四天 (8月30日,星期四) 随机而行

按照地图上的标志,我们逐个走访了市政厅、议员办公室和广播电台,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电视台TVQ,新闻编辑对我们的到访特别高兴,他以前收到过蒙特利尔的同行寄来的有关法轮大法活动的报导,但没想到我们今天给他送上门去了。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告诉我们现在摄影师都不在,请我们留下电话,他便回办公室去了。我们正要离开,他就打来了电话,让我们马上接受电视采访。

看到西人学员对着摄像机从容不迫、侃侃而谈的神态,我的眼泪止不住留了下来。要知道,基于种种考虑,这一站原本是要从计划中取消的。

在走访了一家报社之后,我们离开三河市北上,来到了克里靖总理的家乡索伊尼关(Shawinigan)。作为这个区的联邦议员,总理在这还有他的办公室。

在索伊尼关市政厅,市长会见了我们。在听完我们的陈述之后,她说肯定会支持我们,并答应给总理和外交部写信。在收下给她的信件后,她让我们多留些资料给她,以便她在下一次各市长联席会议时向周边城市的市长们介绍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

从市长办公室出来,我们便去了总理的办公室,我们本想让秘书转交给总理的信,再往下一个城市去的,她却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建议,让我们明天上午九点来见总理的助理,他九点半在这开会。

我们便决定在这住一夜。傍晚,我们到各个商店放报纸和传单,还征集了许多签名。

第十五日(8月31日─星期五) 难忘的会谈

一大早起来,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要到更北边的地方去。这样,又打消了今晚回蒙特利尔的计划。

九点整,我们来到总理办公室,总理的助理正好在这里,但我们不知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可能是秘书没有跟他说今天我们要来见他,当我们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以惊异的目光看着我们。我们说明来意,他说你们应该去找非政府组织和外交部,我帮不了什么忙。我们耐心地同他说,所有善良的人都会帮我们,都有办法帮我们。你们的市长都支持我们。

“你们见到我们的市长了?”“对,昨天下午你们的市长就接见了我们。”说着他就改变了态度,把我们领进了他的办公室。我们把中国发生的悲剧更为详细向他讲了一遍。他阴沉着脸,心不在焉地说了句:“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我这有他们的材料。”面对这一受蒙蔽的生命,西人学员眼泪都要下来了。我立刻发正念,清除控制他思想的邪恶因素,意念中让他用本性的一面对待我们的陈述。西人学员马上把话题转到揭露江XX对待法轮功的流氓手段上:“你可能看到了中国(江xx)政府送来的诬蔑我们师父、诬蔑法轮大法、诬蔑我们修炼人的材料。我非常负责地告诉您,那是假的,是捏造的。那些受到残害的中国法轮功群众没有机会说话,因为中国政府不仅摧残他们的肉体,还窒息了他们的声音。无论你相信谁,相信什么,我们都希望你能认真对待我们刚才所说的,希望你读一读我们给总理的材料。”说着我们把事先准备好的信件递上去,在他浏览真相材料的时候,西人学员接着说道:“我是一名公证师,来自北泊市,我的朋友住在蒙特利尔。我们走到一起,到你这来,并不是求您做什么,而是希望您能全面了解这一事件的真相。”

气氛很快缓和下来,他整理好材料,抬头笑着对我们说,他的弟弟就在北泊市警察局,说到名字,西人学员还都知道。他还告诉我们下午他要见到总理,会把我们的来访列作他汇报的一项内容。我们对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他能给予时间接待我们表示感谢。他说不用谢,他理解什么是SOS,并友好地询问了我们的下一步行程,祝我们好运。

接着我们继续北上,中午时分来到拉图克市(La Tuque)。对市长、当地报纸和电台的走访,都非常地顺利,结果都出乎意料地好。

下午3点左右,我们离开拉图克,沿155号公路北上,开始了这次救援活动最艰苦的一段行程。

第十六天 (9月1日─星期六) 如释重负

我们一大早离开圣-菲力仙(St-Felicien),于上午10点左右来到了拥有8000多人口的北部重镇祺布嘎莫(Chibougamau), 镇上只有一条商业大街,很快地我们就在大大小小的商店放了我们洪法讲真相的报纸和传单,大约半小时我们便向下一个城市进发。走着走着,心中忽然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觉得有事没做完,便调头往回开。这时离开祺布嘎莫已有五公里了。这时才想起没有找媒体,也没去市政厅。因为脑中一直想着“今天是周六,都关门了”。差点被这一念阻挡,误了大事。

折回城里,在一个加油站找了电话簿,发现这里有一家周报和一家电台,都在同一条街上,而市政府也在同一条街上,刚才路过都没发现。报社的门口没有信箱,我们便到隔壁的商店同店主说明来意,让她转交一封信给报社。店主很高兴地答应了,还向我们推荐了值得一去的印第安人区。然后在电台门口的信箱里我们留下了信件和联系电话。

接着我们向市政府开去。在路上问好了市长的名字,在信封上写明我们的来意和联系电话,很快来到了市政府门口。没有信箱,也没有人值班,周围百米内没有其他的建筑和商店。我们都深知来这一次不容易,心想无论采用什么方法,也要把信递到市长办公室。忽然想到找警察去。便开车来到了警察局,门口停有两辆车,按门铃却没人应。一想不能等,上街去,上街找警察去。刚离开警察局不到100米,就在一个“丁”字路口看到一辆警车慢慢开了过去。我们便拐弯跟了上去。但中间隔了一辆车,无法靠近。正想该怎么办呢,警车闪着左拐灯进了一个停车场调头往回开,我们以同样的方法跟了上去,且与警车并在了一起,前方路口正好是红灯,西人学员直接问警察能不能帮个忙,开车的年轻警察还在犹豫,坐在一边的警察大声说没问题,我们便把信递了过去。

救援车行驶在往下一个城市的路上。我们如释重负,这才体会到了什么是轻快。中午,我们来到一个叫艾阶布谷目(Ouje Bougoumou)、有着900多人口的印第安人区。我们去了一个既是加油站、又是邮局的商店,在那里看到几个长相和肤色都象中国人的大人和小孩,我有一种回到阔别多年的中国乡下的感觉,他们的纯朴、他们的善良、他们的热情,让我感动得落泪。我们把印制精美的法轮大法资料放进了每一个信箱,把签名信和SOS传单放在门口的柜台上,店主答应帮助我们征集签名,并对我们的来访表示感谢。

在第三次发正念后,我们的救援车往西向阿莫斯(Amos)开去。汽车行驶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挂在天边的太阳好像移到了我们的车前,由蓝变青、变紫、变黄,且四周全变成金黄,汽车行驶在撒满金光的道路上。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阿莫斯。送完报纸和传单,我们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发现太阳余辉下的阿莫斯,好像在天上一样, 我们刚才做完的一切,也象是刚刚过去的一个梦。

救援车接着往南驶向瓦尔多市(Val-d’Or)。左边的天际,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没有了往日的嫦娥,没有了以往隐隐可见的山脉,而是一个巨大的金球旋转在天空。

第十七天 (9月2日─星期日) 胜利归来

结束了瓦尔多的活动,我们顺着117号公路向着蒙特利尔的方向开去,在沿途的加油站和商店放了不少报纸和传单。

途中遇到一家四口,因车出了故障,在路边等待。他们见到我们的车停了下来,都很高兴。我们向他们讲述了我们的旅行,并送给他们大法介绍和SOS传单,一家四口都在呼吁信上签名。

从北部山区下来,驶向大都市,给人一种从怡人的沙滩走向深水的感觉,离城市越近,走向水中越深。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物欲横流”弥漫在人口稠密的都市?!

救援小组于下午5:00左右回到蒙特利尔。这次救援活动,全程7500多公里,途经120多个城市和乡镇,走访了60多家媒体、50多个市长办公室和30多个议员办公室,发放20000多份大法报纸和传单。一路的救援,一路的洪法,一路的修炼,也是一路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