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考克:SOS徒步穿越爱尔兰札记(六)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从沃特福得到瑶奥有十好几英里的路程,已经是傍晚了。走了一阵子之后,雨下得更大了。但这都没有影响我们行进的速度。我们甚至没有休息,一直走到夜里快到10点的时候,才找到了一家旅馆。可是这家旅馆没有空床了,热心的老板娘把我们介绍到了下一个旅馆,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在都能看到瑶奥镇的灯火的时候,才找到了这家叫做“高贵之家”的旅馆。

与特莉莎和麦克尔的邂逅

老板娘的儿子亲自打着手电筒出来迎接我们,他说,刚才另外那家旅馆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猜是我们,因为以前在报纸上看过报道。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叫麦克尔,在考克大学读书,10月份开学升二年级,学计算机专业。

我们来到这个由特莉莎.克里夫夫人开的“高贵之家”。特莉莎给我们提供了三明治和茶点就离去了。留下了麦克尔和我们两个在暖融融的客厅里。麦克尔得知国内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后,非常同情支持我们的举动。然后他又非常感兴趣地问了许多修炼方面的事情。他问我是如何开始修炼的,有什么体会,我就简单地说了一下我这几年通过修炼身心两方面受益的事实。看他悟性挺好的,就又简略地谈了德与业,得与失,人的一切不好都来自于私心和情,等等。他问,那么如果我修炼的话,我应该如何处理和女朋友的关系呢,这不也是情吗?我说,因为人间的一切都是有很多因素构成的,除了情之外,还有一个缘分的关系。麦克尔几乎对我说的每一个问题的解答都能明白,我直感叹于他的悟性如此之好。后来他又问,那么体育运动呢,这不也是竞争和争斗吗?赢了就高兴,输了就难受。我觉得我们这一路接触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等着这部宇宙大法,等着和修炼大法的人结缘。麦克尔边说话边帮我们烘干湿透了的鞋。一直聊到深夜,这个年轻人才恋恋不舍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用了特莉莎夫人准备的早饭,临行的时候,特莉莎和麦克尔都坚持只收房费的半价,我们不肯。特莉莎说这样他们心里会好过一些;麦克尔说,你们如果再坚持就是对我们的侮辱。听到他们这样说,我们只好尊重他们的意愿。

图一:善良的特莉莎.克里夫夫人(中)图二:年轻的麦克尔.克里夫(中)

不去有意执著而自得

告别了特莉莎和她的儿子麦克尔,我们又在阴雨中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很快我们来到了地属考克郡的瑶奥镇。镇子虽小,却是整齐清新。我们在镇子上找到了一家复印店,复印了SOS的简介。在不同的商店放了大法的资料,就继续前行。

从瑶奥出来到下一个目的地,一直在雨中走了一天,雨越下越大,最后天也黑下来了,而我们离镇子还有一段距离。一对年轻的善良的考克人,停车问我们要不要搭车,在拒绝了很多次同样的问候以后,我们决定搭一小段,以便找到一个住处,因为这时我几乎每挪一步,双脚都痛得不行。从第二天开始,脚底就起了好几个大大的水泡,每走一步都踩在水泡上,要是停下来,好象根本都无法再站起来走下去一样,可是每次走起来之后又奇迹般地行走如飞,直到这天天黑。

这对好心的考克人带我们到了一家旅馆,老板娘抱歉地说,对不起,全满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打电话问问其他的旅馆。问了半天,只有一家有两个空房间,但是已被预订了。我们只好说去碰碰运气吧,但是一路的经历已使我坚定不移想信师父做好了一切的安排,只要我们不去有意执著的话。我拿出简介向她简单介绍了国内迫害的情况和我们这次步行的目的。

到了那家旅馆,我进去一问,老板娘说,你们快进来吧,我这正好有两间空房,订房的人刚打电话把它们退了。她帮我们准备了热腾腾的夜餐,又帮我们洗湿透了的衣服和鞋子。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在和老板娘夫妇告别前,他们的4、5岁样子的小女儿和另外一个住店的女孩,在拳打脚踢的玩着空手道。我就问她:“想不想炼法轮功?”小女孩点头说:“想”。我就开始教他们第一套功法,这时又过来几个大一点的男孩子,也跟着学起来,就连她那还在爬着玩的小弟弟也来跟着举着小胳膊在学我们的动作。看着他们童稚纯真的面容和学动作的认真劲儿,觉得孩子们真是可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小女孩过来搂着我的脖子亲热地说:“非常感谢你!”我想这是她的真正生命的心声,在感谢这个带给她宇宙大法的行者。

这一日,在傍晚8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我们步行的目的地——考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