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城拘留所片断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2000年10月底,我因身带真相材料,被非法送交北京西城拘留所拘留。

拘留所登记处,我们被命令上交我们所有的随身物品,另一位女学员将仅有的170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套被褥及两卷手纸,给了我一个褥子一卷纸。因为脚上的鞋被强迫收走,我被迫光着脚走在地上,经过两道铁栅栏后被带入一个房间,被一个犯人强迫脱光身上的所有一切,并被强迫摘去内裤上的卫生巾。进行严格的检查后,她用尖嘴钳子剪去了我衣物上所有的金属物品。经血流在裤子上,使我感到做人的一切权利瞬间丧失了。我被关进 105室,室内大概18平米左右,关押了近30多人,几乎是人叠人。

当夜,我便被提审,预审员拿出装有黑乎乎的毒药的大号针管及刀片等来吓唬我,让我说出周围的学员及材料来源等。他开始大骂,骂得很难听,最后恶狠狠的一定要判我劳教,我再一次重申我没有犯法没有罪不应该被抓。预审说:“我也没说你犯罪,但你现在要说不炼了,我立刻放你出去。”我也很想回到温暖的家中;但修炼没有罪!上访没有罪!讲真话没有罪!大法清白!师父清白!我们不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拘押生活,这里每天吃的是烂白菜汤、硬窝头,喝的是冷水,用的是冷水,不准随便上厕所,不准说话,不准各种活动,每天强迫坐板,一天下来浑身疼痛。晚上地板上躺不下,大家还得侧立着睡觉,头脚相接。大家轮流着每天晚上每班有两个人站立着值班,不可瞌睡,不可靠墙,楼道里不断有警察来观望,如发现瞌睡或炼功,则全室人员罚站并不让睡觉。(夜里是不关灯的。)

号长说:这里比以前好多了,过去只要是进到号里的人都要挨整,泼冷水坐飞机,犯人只要有气就互相殴打,自从法轮功学员来到这里,使犯人们懂得了“真善忍”的法理,知道善恶必报的道理,犯人们也都跟着学炼法轮功。号长说她因为吸毒已经多年不来月经了,当学炼神通加持法时,刚炼了两天神奇的来了月经,但她没有坚持修炼下去,因为她没有这个勇气。这个屋里原来有一个犯人,在狱里得法后坚持护法,被警察酷刑折磨得很厉害。她们都真正了解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105室的30多人除法轮功学员外,其余是形形色色的犯人,有吸毒者、卖淫者、偷盗者等等。

残酷的灌食

一天院子里一片大乱,各种混杂的声音,很多人在呼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原来拘留所在给绝食的大法弟子们进行惨无人道的灌食,灌食管子从鼻子强插进去,几个人将你死死按住,其实这灌食也是一种折磨大法弟子的刑具。在北京朝阳区拘留所,就有一位姓梅的年轻女弟子,被犯人灌食伤害而死。大法弟子以绝食这唯一的方式,向政府请愿,抗议非法拘押,要求释放。一阵阵呼喊声、一阵阵毒打声、伴随着铁链声以及警察疯狂的叫骂声,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样度过的。

那天牢门打开了,一个大法弟子被拖了进来,她的手脚被铐在一起不能站立,行走困难。她因绝食和不愿讲出姓名,便遭到如此的对待,她流着泪说:“师父清白,大法清白,师父为我们承受得太多太多,我们算得了什么?我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大法的清白。”当时我们都被感动得哭了。后来她告诉我们,为了护法,全家三口一起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当他们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警察疯狂的朝他们扑来,一阵踢打冲散了他们一家,她只知道丈夫被抓了,但他们仅仅几岁的幼女,至今下落不明,但愿能有好心人帮助将孩子收留,只等有缘再见……

她被灌进大量盐粒,又渴、又疼,喉咙被盐腐蚀坏了。被拉去灌食的时候,这个弟子告诉他们:“不要虐待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人要积德行善,这样做对你们及你们的子孙不好,别忘了善恶都会有报的。”谁知警察不但不听,叫嚷道:“我愿意下地狱!我愿意下油锅,我愿意生儿子没XX!(指生殖器)”这位弟子为警察的无知流下了慈悲的眼泪。警察再次见到她时叫她“大善人!”之后的几天,牢内的犯人,不断劝慰、威逼、谩骂甚至踢她逼她进食……

不断有绝食的大法弟子被带进105室,一个27岁的河北女学员名叫付桂玲,被灌食数次,最后连管子都不再拔出来,一直插在食管里,13天后在她血压全无的情况下,被送进急救中心强行输液。她虽然被铐牢在铁床上,但她仍然善心的告诉那里的警察、医生,他们这样做是错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难道做好人也不允许吗?她给我们讲述了她学大法以前的种种自私行为,她说学大法以后我都改正了。是大法的法理使她从一个平庸堕落的人,升华成为一个为了真理、为了人间的正义无私无我的好人。只因为包里有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她最终被非法判一年半的劳教,没能回家与亲人孩子团聚……

狱中有缘人

后来我被调到另外一个房间,号长在社会上曾有过很高的职权及威望。她原是一个无神论者,后来在五台山亲眼见到了神话中的龙和凤,才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另外空间的存在。她已判三年徒刑,仍留在拘留所。在这里她有幸接触到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大法,并跟着学炼法轮功,在这里她亲眼见到了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悔的、为真理敢于献出一切的、为众生未来的真正生命而不惜牺牲的人们。她见到听到一些大法的文章,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走上了维护大法的路,处处发挥着她的作用,保护大法弟子、维护大法,不断告诫拘留所的警察善恶有报的道理,一些警察还曾一度跟着学炼动作并看《转法轮》这本书。(只可惜她们被江泽民不断编造出的谎言蒙蔽住了,没有学下去。)

她不断鼓励我们:坚定下去,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江泽民这个祸国殃民的民族败类,迟早要受到人民的审判,法轮大法的千古奇冤早晚要平反昭雪!

在这里一封封给联合国及外面的信不断发出,弟子们冒着生命危险,用方便面包装纸编织而成的法轮图形,赤、橙、黄、绿、青、兰、紫、白、无色,一片片传到狱外,流传世间,讲述着大法弟子们用生命护法、正法的动人故事……

一天,穿着一身花衣服的37岁的妇女被带进来,她是因为参与了赌博抽头而被抓的 ,这十五天里,她有幸得到了大法。刚刚进来的时候因为思念2岁的孩子,她不停地哭着,当发现我们是法轮大法弟子的时候,她不再哭了。她说她的婆婆及家人也是炼功人,但她以前极力反对婆婆和女儿炼功,一次女儿发高烧40度,还在炼功,婆婆和女儿都说炼功人没有事,很快会好的。她当时对着婆婆破口大骂,甚至动起手来。今天看到了大法弟子大善大忍、无私无我的精神,渐渐地跟着学起来了。她的天目忽然开了,看到了飞速旋转的亮亮的大法轮,当时她惊得大叫了起来。她还看到了有的弟子的身体在不断伸展着、腾起着……

当众施暴

一天,我刚被提审回来,牢门还没有关上,其他五位大法弟子毅然站起走出牢们,要求见拘留所的领导,要求无罪释放。

当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楼道另一头跑来一帮警察及流动犯人,对这五位弟子大打出手。一胖胖的大法学员(被编号146号),被政委穿着皮鞋一脚踢去,正中脖子要害处,当时这个学员就昏过去了。一阵毒打过后,五名大法弟子被戴上手脚双联铐子扔了进来,分明就象仍石头一样,象小山一样堆在一起。刚刚扔进屋里,又开始当众毒打她们。一时间,毒打声、叫骂声,这惨烈的景象终于让这屋内的全体老老小小痛哭了起来。这里包括未成年的几位小姑娘、聋哑人、六十岁的老人……

这件事情过了几天,拘留所的恶警变得更加凶残。第二天有人告诉我们,政委亲自拿着大号电棍,去对不说姓名的男大法弟子们动刑,宣称:“就得来这个,不能手软。”多么无耻!“人民”的警察执法犯法,当众毒打学员,使用酷刑对待这些为了不给家人、不给当地政府、不给当地公安部门带来麻烦、带来伤害的好人,学员们宁愿自己承受,不想连累众多的无辜,才不肯说出姓名地址的。

弟子的伟大

这五名遭到毒打的大法弟子被双联铐住手脚不能自理,这五位被毒打被铐住手脚的弟子中,最小的未满十八岁,家在外地,为了正法只身来到北京,一直没有回家。被抓进来时住在赵昕的家中,帮助照料被警察打断脊骨而瘫痪在床不能动弹的赵昕,据她说赵昕的情况很不好,全身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动,极度痛苦。(赵昕已于2001年初在痛苦中离开了人间)这位小弟子因为不肯说出姓名,在以后的拘留中多次被电棍折磨……

大法学员(146号),一个山东的大个子,就是那个被政委一脚险些踢死的壮壮的女学员。一只眼睛被打得乌眼青,充满了血丝又红又肿,几乎看不见东西。看到她身强体壮的样子,你想不到她炼功前可是县里出了名的病秧子,而且也是有名的打架能手,用她的话讲,不知造了多少业,自己的生活越来越苦,简直活不下去了。得法后身体巨变、精神巨变,她以自己的经历不断向县领导及百姓弘扬法轮大法,连县里的领导都佩服她,是家乡人所周知的奇人。她数次进京不断被处以罚款,此次带着仅有的200元进京,一路上风餐露宿,在北京曾一度住在冬季寒冷的山上,无吃无喝,用那仅有的一点点积蓄印出真相资料一路散发,希望可以救度更多的无辜众生,此刻自己却深陷牢笼。为了不给家乡的政府带来麻烦,坚持不说姓名,尽管警察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使其屈服……

大法学员(159号),一位踏着真理如意而来,又踏着如意而去的女性。她带着手铐脚镣、坦克帽,一路“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伴随而来。人还未到,《洪吟》的声音已经到了。她因为不配合邪恶的安排,而被残酷对待。她的乐观、慈悲、无私感染着我们所有的人,激励着大家。邪恶无计可施,最后只能将她释放出去了。

拘留所里每天进来大量法轮功学员,他(她)们有的只是在天安门广场站一站;有的只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有的讲真相;有的发传单;有的打开自己的横幅“法轮大法好”……就被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处一年、一年半、两年、三年的劳教。

随后的日子里不断有大法弟子接到被劳教的通知,同修们要求上诉。她们的上诉陈词不是为了她们自己,她们在为大法的清白上诉!为师父的清白上诉!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上诉!一位姓孙的法轮功学员已接到一年半的劳教通知书,她说:“我的父亲是一位高级军官,为了XX主义事业出生入死,他曾经告诉我当年在战场上冲锋号吹起的时候,如果不勇猛的向前冲锋,就会被当作逃兵处置。何况我们是为了宇宙的真理,为了众生真正的生命,为了真善忍的信仰而存在的大法修炼者,我什么也不怕!”

在中国劳教所、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们,正在遭受残酷的虐杀。江泽民政府每分每妙都在制造新的血案,他们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不择手段将学员折磨死后,又编造谎言说是集体自杀,任何一个了解中共监狱的人都会知道那里是不可能自杀的。

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是不可想象的,更没有人权可言;而且只因为坚持信仰时刻都会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我真诚地呼吁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政府机构、国际组织以及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和虐杀,向中国被剥夺了所有权利的法轮功修炼者伸出援手。共同制止在中国的大屠杀,拯救全人类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