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小故事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
(一)

2001年8月4日,北京市XX县一大法弟子明月(化名)被恶警非法抓走。当时,先有两个恶警(整个过程中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且着便装)冲进其家,盘问贴真相材料的事,她不配合邪恶但又善意解释。他们不信,欲强行将她抓走,遭拒绝后,又叫来几个恶警,连抬带拖,武力对待。叫喊声招来很多乡亲,明月便大声向群众讲清真相,恶警中便有人掐她的脖子,有人用胳膊肘顶住其喉咙,有人用大毛巾堵住她的嘴,使其难以出声……到派出所以后,这为首的三人为泄私愤又对她大打出手,还将钥匙等物随意往她口中硬塞。并随后用绳子将她吊在一间派出所专门用于整人的一间屋子内很长时间置之不理。被送到公安局后,她心想得出去正法,于是发正念,让邪恶看不见她,随后在大法的威力下,径直走出公安局大门……。现在明月已经重新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二)

2001年9月7日上午,大法弟子云霞(化名)运用神威发正念,堂堂正正地离开非法关押她的中医院。事情的经过是:云霞为修大法一年多来被公安通缉,一直流落他乡,8月份被公安抓回关押在县看守所。为了邀功,恶警们利用各种手段迫害她。为了抗议这种非法关押和暴行,她以绝食来抗议并坚持自己的信仰,伤痛和绝食使得她身体非常虚弱。为了让她恢复体力以便送去劳教,看守们把她送到中医院。在中医院,她仍不配合邪恶,为了走出去证实大法和向世人讲清真相,她运用神通在发正念中遏制了10多个看守她的警察和给她治疗的所谓“医生、护士”,从大门中走出来,离开了魔窿。

另外7月份,本县大法弟子志坚(化名)在县“洗脑班”的众多警察、保安、610办工作人员及各级政府官员的眼皮底下,发正念走了出来......

师父在9月8日评注一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三言两语:好人”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让我们铭记师父的教诲,在正法及讲清真相中更好地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吧!

(三)

一天傍晚,两女大法弟子去贴真相材料。她们正在贴的时候,被三个人看到。她们心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不应该怕,便迎着三个人走了过去,打算继续张贴。这时,一人问道:“你们在贴什么呀?”功友A顺口答道:“没贴什么。”说后觉得不该这么说。功友B笑着说:“你去看看吧。”那人说:“我不想去,你把手里的给我瞧瞧。” 功友B便将手里准备张贴的小标语递给了他,那人恭敬地用双手接了过去,便大声念道:“法轮大法最清白,利国利民无一害。”念完接着说:“好,法轮大法好,我支持你们,来,我帮你们贴上。”说着将大法标语贴在电杆上。另外两人一直在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两功友为三个人能在大法面前正确摆放自己的位置而高兴。

(四)坚定正念 抵制迫害

我因两次进京上访,并一直坚定地修炼,区政法委书记曾多次扬言要送我劳教。2001年9月3日傍晚,我从街上回到家,不一会儿,听到单位里的同事在门口喊我,我把门一打开,只见政法委书记带着公安、街道、单位等一行二十多人,开着四辆车来到我家。书记问我还炼不炼,看我态度很坚决,便要送我去学习班“强行洗脑”。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要我朝‘不真、不善、不忍’转化吗?我做的是合法公民,你要我向哪儿转化?”此时书记说:“就你这态度,必须跟我进学习班。”这时我开始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坚决不上洗脑班”。

这时我儿子上来说:“我妈在家做好人,上学习班去干啥?”他们欲强行拉我,儿子厉声斥责他们:“你们给我滚!谁要带我妈走,我对谁不客气。”说完进厨房去拿了一把菜刀,又跑过来:“这是我家,你们没权利来骚扰!”我这时一面夺下菜刀,一面顺势将他们推了出去,儿子此时又将防盗门锁了起来,他们在外面又喊又砸门,隔着防盗门,我在房内大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并找来锤子、凿子、钳子等继续撬门。我大声喊道:善良的人们——,请来关注!政法委书记带着土匪、流氓砸我们老百姓的门,私闯民宅,践踏法律,善恶总有报的等等。

喊了一个多小时,我发正念:“宁死也不上洗脑班。”儿子喊:“你们要把我妈妈逼到哪里,我不会饶了你们。不仅我妈妈要去北京上访,我还想去呢!”书记说:“我就不相信这么多人还带不走你。”(因他们已来我家抓过我两次,我都走脱)看他们已快将门撬开,我想到:师父,我是顶天独尊的神,我一定要冲出去。这时儿子对我说:“妈,从后门走。”后门院子围墙近4米高,我这个近五十岁的老太太,上了围墙,纵身跳了下去,跑到巷子口,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我上车后,将我被迫害的经历简单告诉了他。善良的司机将我送到了一个较远的地方,临下车时,司机不仅不收费(因我当时身无分文,准备去别人家取钱给他),还叮嘱我要多加小心。

(五) 正念助我度难关

2001年6月30日晚上,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便衣当场发现,他从后面一把抓住我,“我是便衣,你跟我走。”我对他说:“我们法轮大法叫人做好人,你不要抓我。”他不听,叫围观的路人打110报警,路人不理,过了好一会儿,有个坏人报了警,警车开来将我带到了派出所。他们的所有问话我都不予回答,坚决不配合邪恶。后他们将我从一楼拖到三楼,将我铐在了铁笼子里,我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要出去,外面还有事要我做。”我一晚上发正念,不允许邪恶迫害我。第二天他们又来“审”我,还是一字没有。到了晚上,我对师父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离开这。”发完念后,派出所里接二连三事情不断。一个警察过来对我说:“我给你铐松一点。”我又发正念:“叫他们赶快睡觉。”不一会儿,他们就睡着了,我稍一用力,将手从铐子中脱出来,走了出去,又从院里的铁门翻了出去。又走入了进京护法的路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