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州安家地区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9月28日】1、 安家派出所用法西斯手法迫害大法弟子

(一)

大法被非法取缔一周年之际,大法弟子蔡建华于2000年7月18日到北京上访护法。安家派出所发觉后,会同镇政府共6人乘飞机去北京寻找,在22日上午10时许在天安门金水桥旁发现大法弟子蔡建华,后连夜乘火车于23号回到安家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洪建新──瞎眼所长(有开了天目的弟子看到其是一只瞎了眼的狐狸精)连夜刑讯。蔡被逼脱光衣服后,被打被罚跪在水泥地上。蔡说我们去北京上访护法没有错,是证实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叫世人做好人,不做坏事,并不收任何人钱财,何邪之有呢?向中央政府说句公道话,是每个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是修炼人要走的路。审讯时,瞎眼所长用皮鞋打耳光及头部,达二小时多,晚上将蔡用手铐铐着双手在铁门上折磨一夜。到第二天7月24号上午8:30过后,瞎眼所长伙同魏村刑警中队的刘光平等人,由刘到留置室把蔡提出来,一边打耳光,一边扭转着被铐的双手。本来双手被铐在身前,后被扭转铐到后身去了。就这样,拖到二楼会议室后,他们用尼龙绳扣在手铐上吊在门的顶端象荡秋千一样边打边踢,左右开弓打耳光。这时蔡心在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就这样被折磨了3个小时,到中午要小便时,被放下来就昏迷过去了50多分钟,醒过来发觉小便在裤子里,中午吃了一碗稀饭,在吃的过程中还被恐吓要写什么保证书等话,蔡说任何保证都不会写,随你们的便。因蔡近60岁,恶人怕折磨时间长出人命,到了下午办了手续就把蔡建华送去武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

到10月初,安家地区10多名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是修真、善、忍的一部宇宙大法。因被叛徒出卖,10月8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就被乘飞机去的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发觉带回安家。10月10日上午带回后以洪建兴瞎眼所长为首和手下人,强迫大法弟子10多人脱掉衣裤,只穿单衣赤着脚,把弟子们剩下的二千多元钱、物等全部充公。就开始所谓的私设公堂审讯,强迫全部跪着讲,是谁策划组织去北京,审讯后瞎眼所长亲自动手并指使手下一帮人用电棍、皮带抽打他们,所有大法弟子被打得体无完肤。下午,瞎眼所长和刘光平及戴世尼一伙叫手下人把水池放满水,然后把男弟子芮腊苟、蔡建华二人用手铐铐住双手双脚倒悬在水池里呛水来回好几次,然后再灌二人吃冷水并叫女的在旁看着,后也强迫她们每人吃5杯冷水,不肯吃的就撬其嘴硬灌,并用冷水从头灌到脚,有的嘴被撬出血来,用法西斯手段折磨所有弟子一下午。

到晚上强迫男弟子芮腊苟、蔡建华两人脱光衣服只许穿短裤跪在天井里水泥场上两小时(当时天气冷,两人年纪均近60岁)。芮腊苟、蔡建华人冻得象筛糠一样,但心里都背“论语”及师父经文等。过了一天在10月12号晚上,派出所又用法西斯手段令其跪冻两小时后和其余10多名弟子关到派出所对面的私人旅馆。每人每天只给吃两顿稀饭,不准讲话整天坐着,发现讲话就拳打脚踢或强迫站几小时,晚上还不给被子盖,弟子们和衣睡在水泥地上。在17号晚上开始重演一幕前二次的折磨达15天之久。同时瞎眼所长还用欺骗手段欺骗家属交钱后就可放人。结果有的交了叁、伍仟元不等仍没有放人。瞎眼所长还用香烟烫芮腊苟右鼻梁,烫了黄豆大块黑记。在其非法关押弟子们15天后于10月24号下午就把10多名弟子送去武进看守所。

(三)

在2000年12月26号晚瞎眼所长下令手下把安家地区20位炼法轮功的弟子非法关押到派出所后又转关到私人旅馆折磨大法弟子。在2001年元月3号大法弟子王玉英早上3时在地铺上盘腿炼功,被看守的恶人工浩波发觉后就左右开弓打10多分钟耳光,并到上班后告诉派出所所长就用竹片条打王玉英的耳光,并强迫赤着脚站立在水泥地上冻一上午,后因支持不住就倒地昏迷过去。后来弟子们把她放到铺上用被子盖好保暖达一个多小时才苏醒,在这种情况下,恶徒们还一天不给她吃东西。就这样被折磨一天。

到元月10号早上瞎眼所长带领手下拿事先办好的劳教书把芮腊苟、谢正英二人分别非法劳教3年、2年,连早饭都没给吃就送去劳教。又以发传单为名分别把孔建芬、江树荣、刘志芳等三女弟子非法劳教2年。其余折磨47天后到2月9号强迫写保证书和签字等才放人。

过了13天后在2月23日上午,邪恶瞎眼所长办所谓的“洗脑班”,把坚持修炼的6位学员抓来关了一星期,其中有二位没受住折磨。剩下王玉英、包美平、镇祥英、蔡建华四人,瞎眼所长加大磨难折磨四人,在3月1号下午又折磨了几人半天。3月3号上午指使邹金龙用铁管子打4位弟子。3月5日晚上,瞎眼所长指令手下王浩波、徐强等邪恶3人,拿着4尺余长4公分粗的木棍问其还炼不炼法轮功,不炼不打并放回家,4位功友不动心,结果被一一打过,打断3根木棍,每根一断三段,并专打4人的左脚,打得4弟子左脚粗得象吊桶一样,还被罚站二小时,过了12点钟才准睡觉。起初20多天中痛得连觉都睡不着,走路都是一拐一拐被扶着走。其中镇祥英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弓着背扶着墙走。它们看到要出人命了,在4月13号晚上硬拖、拉着把她送回家,回家后弓着背痛了3个月才能下地。


2、 弟子们在魔难中的言行

2000年10月27日安家派出所瞎眼所长一伙,绞尽脑汁搜捕法轮功辅导员蔡文明。乘早晨7:30上班之时,在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候车地点恶警非法强拉、硬拖、踢、打将其拖上警车。蔡文明一边抗拒一边说:“我犯什么罪拿手续来,凭什么非法抓我?”瞎眼所长等人说:“对你们这帮人不用什么手续,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你们、关你们”。

到28号深夜,瞎眼所长一伙用法西斯手段残酷折磨蔡文明,用手铐铐住双手,然后用布蒙上双眼,再用尼龙绳扣在手铐上,吊在门的顶上面,象荡秋千一样,用电棍、皮带抽打全身上下,然后再把自来水池放满了冷水后把蔡文明铐好的双脚,头朝下, 脚朝上往冷水池里按,折磨一段时间后,到下半夜就把衣服全部脱光后拳打脚踢强迫跪在天井里水泥场上。

29号又用同样的手段,残酷折磨蔡文明,使其在折磨得忍无可忍的惨状下,痛得直叫,尿弄一身,派出所周围的老百姓都听到了很刺耳的叫喊声。在折磨的4夜5天中,逼迫蔡说出在明慧网上看到的资料及师父经文和10月初安家地区的10多名大法弟子去北京和平请愿之事,其他功友上访一事也硬强加在蔡文明身上,说是他一手策划的,(其实蔡文明在9月中旬因单位需要出差去江西到10月8号后才回来)。硬要蔡承认,其实根本没有此事。都是弟子在10月1号看到新闻联播里在天安门广场无故抓大法弟子后,都是自愿去北京和平上访,从而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在此期间蔡文明因不被邪魔带动,于10月31号被押送去武进看守所长达9个多月。

2001年8月9号上午判蔡文明7年,在判刑这一天也没有通知其家属,都是邪恶私下里做的,见不得天日。审判那天上午,下着大雨──弟子们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苦难,连天也落泪啊!在审判中蔡面带笑容,向他们洪法:“我在94~95年接连生了三次乙肝,到最后一次已发展病变,再障性贫血次于血癌,用去医药费8万元后医院无法医治硬叫回来,到96年幸运得法轮大法,是大法救度了我使我获得了新生。师父叫我们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何罪之有?你们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指派出所刑讯逼供手段),到我家去抄10次家只有2次有抄家证”。审判员问是谁打你,蔡说:“我有证人”,审判员一伙就不吭声,他们明知理亏,蔡说我生病后妻子离婚剩下一个儿子至今12岁。父母近60岁我被你们非法关押判刑,儿子上学和生活费谁来扶养承担?法庭上一片默然。

一位30岁左右的女弟子孔建芬,从97年下半年得法以后,至今一直坚修大法心不动。接连三次去北京上访证实法,每次被派出所捉回来之后,都被法西斯手段残酷迫害。特别是2001年元旦最后一次去北京天安门护法,证实法后被北京公安局抓去后,也同样受尽折磨。后被安家派出所抓回来,残酷折磨3天4夜,被吊在门顶上象荡秋千一样进行下流迫害,脸部和上下嘴皮折磨得象浮肿病一样。

2001年元月20日号瞎眼所长把她押送去劳教2年,在劳教所邪恶强制逼迫她背叛信仰,她一直受尽折磨都坚修大法心不动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28/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