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SOS步行小组旅行随记


【明慧网2001年9月29日】法轮大法的音乐太美了”

2001年9月19日 星期三 晴

下午4时左右,迎面驶来的车中许多新西兰人向我们鼓起掌来。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已行近风景如画的涛波市(Taupo)了。

当天我们住进了毛利人的会议厅。三位接待我们的毛利人听我们介绍完法轮功情况后当即就跟我们学功。当晚又把炼功音乐带及普度,济世音乐复录了一套。当他们听说本月22日在拉脱华(Rotorua)有洪法活动时说:“太好了,我们也要去!”其中一位毛利妇女还主动帮我们联系以后几天的住宿。第二天早晨,当他们来为我们送行时,一位女士说;“法轮大法的音乐太美了,我昨晚就是听着音乐入睡的。”

完成了一天的步行,大家在学法,炼功之余,还交流了自己这次参加步行的体会。

72岁的隋阿姨说:“我与大法‘相见恨晚’,我得法才9个月,知道自己的生命有限,修炼的时间有限,我更应该抓紧一切机会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袁阿姨说:一听说步行救援活动我就下决心要参加。因为师父说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必须做的。可是老伴、儿子都不同意,他们担心我不懂英文,身体也会吃不消,还有一路的花费等。我对他们说,我是大法弟子,语言方面我还有参加步行同修的帮助,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如果你们不给我钱,我一路讨饭也要步行到惠灵顿。我的心一坚定,来自家里的困难就都没了。

曹叔叔说:参加步行前我自己也不确定能否走完全程。头几天头痛,腿痛。我就一路发正念,和大家一起背《洪吟》。我一路看到当地人对法轮大法的欢迎和支持很受鼓舞,我们的步行能让这些善良的人闻到大法,意义非凡。我相信我一定能走到惠灵顿。

“沙漠之路”

2001年9月22日 星期六 睛

昨天晚上,我们一行四人,从奥克兰出发,直到冉吉坡(Rangipo)小镇,在将近晚上12:00的时候与步行队伍的功友们会合。我和另外两个功友打算明天加入步行队伍,跟随功友们步行两天,因为我们知道星期六(9月22日)是他们最艰辛的一天。这一天,将在雪山边上的高速公路上行走,这段路被称为“沙漠之路”。

六点整,集体炼动功,然后吃早饭。步行小组的功友们把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接下来开车送我们来的功友把步行小组送到了出发地。就这样,步行小组开始了第13天的行程,而我,开始了第一天的步行。天气真好,蓝天上的白云朵朵,不远处的雪山,风景如画,阳光照射在我的左脸上暖洋洋的,而右脸被从雪山刮过来的风吹得冰冷。我们的横幅也被雪山风吹得“哗啦”做响,中英文的“法轮大法真善忍”,以及英文的“步行:从奥克兰至惠灵顿”;“中国停止虐杀”却显得格外清楚,一目了然。从边上驶过的汽车都放慢速度,看清横幅后,不断地鸣笛致意,善良的新西兰人从车窗伸出大拇指。

行进中,有一辆大货车突然在我们面前的高速公路边上停了下来,打开高高的车门,里面是驾驶员和一个7-8岁的小男孩。当他们进一步了解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紧急救援中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最后祝我们好运,鸣着长笛离去。

一路上,步行小组的行走速度很快,因为我们今天的行程是33公里,在天黑之前,我们必须完成任务。到了中午,我们已走了4个小时左右,行走了大约16公里,我觉得我的腿有点疼。

下午,雪山风越刮越厉害,并扬起了风沙,我们不但逆风而行,风沙吹得眼睛都不太睁得开。我心里开始发正念:让飞沙停止,铲除一切阻碍我们的邪恶。果然风沙小了许多。可是,我的脚越来越疼。不过,这种疼痛还容易忍受,所以我依然走在队伍的前面,只是心里有点感叹,我不过才30岁,这个步行小组的平均年龄是57岁,有四位老人都在60以上,这么快的行走速度,他们都已经行走了13天,真不容易!

大约5点到了旅馆,我不但感到脚痛,两条腿都开始痛,肌肉发紧,脱下袜子一看,左脚已经起了大水泡。可没等我坐下5分钟,一位步行小组的功友提著录音机边走边说;“赶紧走,去小镇洪法去。”我是那么累,多想休息啊,可是一想,步行小组652公里步行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们知道真相吗?于是,穿上袜子,鞋子,拖着疲惫的双腿出了门,我们在泰哈(Taihape)小镇演示了五套功法,吸引了不少小镇居民,有人从头看到尾,有人当场就开始学。

“横心举足万斤腿”

2001年9月23日星期日睛

清晨8点,开始步行,今天的天气比昨天强,风也小,路况也好。唯一不好的是我的脚,因为左脚有了水泡,我就尽量用右脚著力,勉强地紧跟著队伍。

10点左右,我们奥克兰去拉脱华(Rotorua)洪法的面包车赶来参加我们步行。我们的队伍又新加入了9位功友,现在我们已有二十多人,老老少少,一路浩浩荡荡,横幅飘扬。

中午时分,我们在小镇附近吃饭,有一位当地居民抱出两只小羊让我们小弟子玩,喂奶,当他们得知我们此行的目的后,表示十分支持,并告诉我们,当地的报纸是他一个朋友主管的,他会告诉他我们的情况。

吃完中饭,又开始步行。这时,我忽然感到我的腿已经迈不开步了。两条腿的筋紧得好象短了一截。左脚的水泡处也疼得厉害,更糟糕的是我依赖的右脚也明显地疼痛,而且在用力处也已经起了水泡。在步行开始的半个小时内,我的腿都僵硬了,酸痛得如同灌了铅。不一会儿,我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而且,越走离队伍越远,直至看不见了,心里着急,脚又痛,想起了老师在《登泰山》中的“横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咬著牙,不停地往前走,这时,直见迎面开来的车向我鸣笛,有一位女士甚至对我鼓掌。

当走到今天的目的地泰哈(Taihape)小镇时,我们走了30公里。我行走的姿势完全如同一位残疾人在用假肢走路,两条腿似乎都不再是我的了。此时此刻我完完全全体会了步行小组每一位同修的艰辛。他们每一个人都经过了类似的适应与调整期,咬著牙坚持了下来,而他们中大多数年龄是我的一倍还多。那是什么样的毅力和决心啊。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再一次展现给了世人。要知道,他们中有一位阿姨在炼法轮功前曾经腰椎盘突出,别说走路,就连坐着,躺着时间长了都不行。炼功后,腰椎盘突出不翼而飞;另一位66岁的老伯以前哮喘病,连续走5分钟都会喘不上气来,现在他们每日行走20-30公里,健步如飞,真是不可想象。

明白人一看就清楚,法轮功要是不正,怎会有成千上万大陆弟子舍命相护,怎会有成千上万海外弟子不畏艰辛,奔走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