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京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9月29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得法的,修炼前我身体多病,生活贫困,生活中的不如意处处困扰着我。自从得了大法以后,我觉得自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处处按着大法的要求做,使以前象乌云笼罩着的家也有了欢乐和生机,多年的疾病不治自好。

可是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江泽民一伙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我的心就像压上石头一样,经常以泪洗面,为师父和大法担心。由于学法不深,虽然坚信师父和大法,却不知如何去护法。在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我真是痛苦极了。自从师父的《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发表以来,我才开始走入洪法讲清真象的行列。这时我才觉得我是刚刚踏上修炼这条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断学法精进,通过与同修切磋和阅读明慧网上的文章,大法弟子去北京正法的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深深地影响和感动着我,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兑现自己史前立下的神圣誓约,做一个真正的宇宙保卫者,一个金刚不破的神。

2001年7月15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16日早我一下火车就直奔天安门广场。这时广场游人很多,当时我发出强大正念,一定要铲除邪恶,随即打出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一阵,我觉得我应该到人最多的地方,天安门前面去证实大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又在金水桥打出了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我觉得我兑现了我的誓约,了却了我的心愿,我应该回家了。就在思想一疏忽的情况下,一个警察骑着自行车追上了我,又叫来一个便衣,并同时叫来了警车,连推带打地把我推上了警车,随后送进前门派出所。在我进来之前他们已经抓来了两名大法弟子,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抓来了十几名。在派出所里,他们不断地打我们,骂着肮脏下流的话,其中打得最重的是一个东北的约有二十岁的男大法弟子。他们把我打倒在地,又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拽了起来,让我打着横幅照相,并威胁我说:“要枪毙你,要活埋你,要打死你,要烧死你……”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并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最后他们没办法,两个警察拽着我的头把横幅搭在我身上勉强照了一张他们自己都认不清是谁的照片。

到了晚上,恶警们把我和另十三名同修一起送往通县,我和另两位弟子被送到永顺派出所开始审问。在那里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一丝一毫的要求,继续发正念铲除邪恶,要他们放我们回家。他们恐吓我,威胁我,但是我心里没有一丝怕的感觉,心里想的是师父和法,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路是师父给安排的,不是由你们说了算的,我来北京证实法就是来铲除你们的邪恶的。就这样,他们没敢动我一下,我用我的正念铲除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用我的正念证实了威力无边的大法的法力,否定了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安排。但我也深深知道,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慈悲的恩师。

就在第二天我出现了心率过速,不能行走的症状。经过几番周折,第三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他们怕出人命,把我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偷偷放了我。在通县看守所期间,还听说有位大法弟子正在住院,情况危急,在这里揭露通县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罪行。

通过这次进京正法,我更加坚定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同时也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和不纯之处。但我坚信,只要我们时时心存正念,就能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势力的安排,并且能彻底根除邪恶,早日迎接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伟大时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