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蝗虫又来了,中国一个地区在天灾下晕头转向

【明慧网2001年9月29日】译者的话:以下这篇纽约时报的报道描述了内蒙古连续三年的天灾对牧民的影响。对于如此异常的天象,人们难免困惑不已。当地一位78岁的蒙古妇人问道:“有可能是大自然在改变吗?可能老天爷被烦扰了。”大法破迷,真正的原因在大法弟子看来却一目了然。

其实天灾就是人祸造成的。而人祸不仅仅表现在目前人们认为的对环境的破坏,而更是与人类道德水平的下滑息息相关。在中国大陆取缔法轮功之前,天灾人祸已经非常严重,但却从来没有象打击法轮功后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有心人不妨稍微留意一下,以下这篇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写到,"麻烦始于1999年夏天……",正是在这个夏天,在中国那片土地上,江泽民犯罪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正是在这个夏天,在坚持宇宙之法理"真、善、忍"的法轮功遭受到残酷镇压的同时,内蒙古连续三年的天灾开始了。又何止是内蒙而已,放眼整个中国,正是从那时开始,天灾人祸,日甚一日。这位蒙古妇人也许收到了生命深处的暗示--"可能老天爷被烦扰了。"仔细想想吧,这其实不是偶然发生的,是天怒,是天警世人。

中国人自古相信"善恶有报",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整个国家机器对大法和大法创始人的疯狂诋毁,以及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恶毒迫害,已经造下了无边的恶业。自古天灾示警,人君都要修德政以禳之,如果江氏犯罪集团一意孤行,对法轮功进行更加变本加厉的残酷打击,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天灾只会愈演愈烈。行天之罚,应期不远!可怜的是人在无知中造下的罪业,也要造业者来承受偿还。

李洪志师父说“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精进要旨》“法正”)面对天灾人祸,只有深自忏悔错误,设法补救过失,才是唯一的出路。

以下是纽约时报2001年9月25日文《蝗虫又来了,中国一个地区在天灾下晕头转向》的译文节选。

中国BAYINDELIGAR--这里情形的恐怖程度还不能完全和袭击古埃及的10个瘟疫相比--牧场还没有被青蛙或跳蚤吞没,至少现在还没有。但在三年的灾难--包括乾旱,地震,严重暴风雪,甚至吃光了草原的蝗灾--之后,内蒙古放牧牛羊的牧民们感到晕头转向。他们怀着恐惧的心理等待着将要来临的冬天。

78岁的蒙古族妇女Jibutsima说:“我不理解发生的事情。”她象在中国这一北部地区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眼看着她的生活土崩瓦解。

当过去十年的好天气和兴旺的肉类需求导致牧群不断扩大,从而削弱了这一区域牧场的同时,一连串特大自然灾害引发了直接的危机。

在90年代,由于对羊肉高昂的需求及充足的降雨,她和她的儿子们有了足够的积蓄,买了一辆摩托车用于放牧。他们甚至买了一辆便宜卡车,这样他们开车三个小时就可以穿越牧场到最近的市场去。现在,这辆卡车已经残破。牧场几乎变秃,在将要来临的寒冷季节里,没有乾草。因此尽管价格很差,他们仍然计划卖掉大多数牲畜,来设法将良种畜--他们未来的希望--保存下来。

Jibutsima女士问道:“有可能是大自然在改变吗?”象许多其他蒙古人一样,她也只有一个名字。她又指着那些贫瘠的小山补充道:“可能老天爷被烦扰了。”

麻烦始于1999年夏天,本来就一直很稀薄的降雨几乎完全消失了。并且一场地震毁坏了许多住房。2000年降雨再次匮乏。

到了去年秋天,草最多时也只是星星点点。随着冬天临近,家畜也比通常瘦。许多家庭欠下沉重的债务,从其它地区买来乾草,以补充家畜从荒芜的牧场上能够搜寻到的乾草。

接下来是暴风雪。从去年12月开始,在这场打破历史记录的暴风雪中,72个小时之内,雪混合著细沙,疯狂地在空中呼啸飞舞。许多牲畜冻死了,并且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随着雪和土硬化成一种不可穿透的障碍,更多的牲畜饿死了。5月的一场暴雨给牧场带来了生机,也短暂地带来获救的希望。

但蝗灾随后而来。疯狂的蝗群好似从天而降,吃光了大多数刚刚长出的草。从那以后几乎就没有降雨。这个夏天比以往都热,而且20多场巨大的沙尘暴吹走了许多表层土壤。

在这场暴风雪后一个短暂的期间,内蒙古受到的灾害受到了外界的关注,国际捐助的食品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家庭免于饥馁。但是仍然有些家庭由于收入大幅减少而不得不让孩子辍学。

比如说,Jibutsima女士就是那些充满恐惧感的人之一。几年前,她家有200只绵羊和100头母牛。后来就减少到100只绵羊和20头母牛,并且现在大多数这些家畜得被卖掉,才能为剩下的家畜买来乾草。

成百的家庭已经失去了一切。50岁的Magjia,他的妻子,43岁的Alatanqige,和他们的三个孩子不得不在他们的传统毛毡帐篷附近的一个临时居所消磨时日。他们卖掉了他们仅剩的绵羊和山羊,并且政府圈走了他们被毁坏的牧场。政府圈走了许多这样的牧场保护起来,以帮助草的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