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洪法小记


【明慧网2001年9月3日】1)、弟子们

照片上的法轮炼功讲真相

来到德班市,当地联系人开着小卡车来接。小卡车后面堆满各种大法的真象资料,车虽小,却解决大问题。为了这次人权大会,他几乎一人要作各种准备工作,他印刷了上万份SOS紧急救援的资料,还制作了好多个轻便而又很简易地就能搭置起来的架子。另外还联系了在亚太地区帐篷里的展位,搬来了电视和录像机,播放大法真象的录像片。他还要帮所有外来弟子解决住宿问题。可是几天下来,他总是乐呵呵,没有一丝怨言。

好在来自南美的瓜得陆朴(GUADELUOPO)的理查德较早就赶来帮忙。他们俩在大会场最显眼的入口正对面搭起宣传架,一人炼功,一人发资料,配合默契。瘦高的理查德几乎每次大活动都不落,日内瓦、瑞典、美国、非洲,地球太小了。另一个很活跃的是来自南非周边国家的温土路,他是我们中唯一的黑人,去年他就飞到台湾声援。来自澳大利亚的大卫已经扎根在非洲洪法三个月了,他说几乎没有一天停止过教功。在许多城市和乡村的洪法时,他往往一个地方住几天,开班介绍大法,然后直到培养出有比较稳定兴趣的新学员,他就换个地方,然后过一段时间再重返此地,看看人们坚持得如何,提高得如何。来德班支援之后,他说还有四个地方已有联系,可去开班洪法。另外新加坡还有四位同修也赶到了,其中一位是小弟子。他们昨晚半夜才到,今天一早五点就起来炼功,白天派发资料,参加游行,丝毫不松懈。

说来师父安排的很奇妙,我们十一个人,来自各大洲,聚在一起,却如一家人,几天下来大家从未有何争执,齐心协力,各有角色,不知以前是如何的缘份。

2)、理性升华

几天下来,我们接触了来自各大洲许多国家的人,广交朋友。相当普遍的,很多非政府组织的人士都知道中国迫害法轮功,但是对于法轮功本身,人们还是相当不了解。也许这次在南非的大会,由于不象日内瓦和纽约那样戒备森严,我们和非政府组织有很多直接的接触,特别是当人们能很靠近地阅读我们的展板资料,和我们交谈,确实是提供了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以前的讲清真象和洪法工作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是很欠缺的。没有扎实的民众基础,我们的活动就会变成只是弟子的活动,世人很难参与进来,使我们进一步和人们隔离开。

师父要求我们用“理性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今天的非政府组织大会闭幕式上,我们事先就预料到人们会很狂热,因为种族歧视的问题往往是牵扯很深的历史问题,于是我们就思考如何能有效的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纯正。正好大会看台边上有一片绿地,于是我们整整齐齐的摆好大的展示图片,祥和地在一旁炼功,与另一旁呼喊不停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许多人专门过来看图片,和学员交谈。另外,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还带有很不好的变异思想,但是这一次,我们再一次意识到要放下我们自己的各种看法和观念,尽可能地用我们的纯善和慈悲与对方交谈,给人一次难得的机会来摆放自己。

另外,和许多人的交谈中,我意识到要全面讲清真象,光光用我们以前常用的几句回答为什么中共要镇压法轮功的话是不够,比如说我们人很多及我们和XX主义有着不同的意识形态问题,许多人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很难理解为什么它们要镇压。这些解释是很好的开端,但是现在全面讲清真象的要求不同于一两年前了,我觉得要重视如何把大法伟大的一面表达出来。这次我和一些人谈话中提到了师父答谢自由之家授奖时的信中说的“法轮功的好挑战了XX党的邪恶”(THE GOODNESS OF FALUN GONG CHALLENGES THE EVIL NATURE OF THE PARTY),效果挺好。另外,我也尽可能的抓住机会把国内学员在这残酷迫害中展现出来的大善大忍也表达出来。山山的一篇体会中提到了天上的神都在想办法怎么把正念打到人们的头脑中,这给我很多启发。

3)、花絮

A、警察送水
今晚有音乐会,三位弟子前往参加,在音乐厅里悟到可借此机会派发真象资料,于是他们立即行动,来参加音乐会的人们纷纷索要资料,很快就发光。期间,一保安警察特意送来可乐,与学员交谈,还鼓励学员:“下回一定要再来!”

B、“我们保护你”

巧遇青年代表团正在商议修改他们的决议,身穿大法T恤衫的弟子一出现,中国代表团的成员马上紧张起来,有的马上要抓拍照片。当时,一位澳洲的代表马上挺身而出,挡在我的身前,不让拍成,其他几位亚太地区代表也立刻在我左右坐下,要保护我。我说不要紧,我早就在黑名单上了,他们说:“那也不行,我们保护你!”

C、大法旗帜最醒目


下午的非政府组织闭幕会,大法弟子动作最快,我们将红底黄字的“法轮大法”横幅挂在主席台对面最显眼的看台上,同时我们还把“SOS紧急救援”的大型图片挂在最主要出口处的上方,进进出出的人们都能看到。当时警察还曾要求我们把大法旗帜拿下,但我们心念一正,简单一句话,“这个旗帜上没有任何有政治色彩的东西”,于是警察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