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学生,在今年学校组织的签名活动中,在压力下,我被迫签了名,由于我是班干部,老师又叫我替其他六名同学签了名,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名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李宪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直接聆听过师父讲法的大法弟子,几年来通过修炼使我变了一个人,不再疾病缠身了,心胸也宽阔了。99年4.25之后,我两次上访两次被抓。在谎言面前,在政治压力面前,我能做到坚定不移,但在亲人们的泪水面前,我妥协了,但决不放弃修炼大法,结果派出所的人写出了几条“保证”让我照抄一下,我虽然没有原封不动的照抄,但心已经偏离了大法,邪恶就有空子可钻,各方面的压力全上来了。为了摆脱邪恶的纠缠,我想反正心不动就行了,交些书正好让他们看看,看看学员的修炼体会。可没想到从此以后我的行动就被他们监控了,一到敏感日期就让我写“保证书”,否则就被弄到派出所去呆几天,这就是我为了摆脱邪魔的控制,用了人的思想,结果反而被邪恶控制,并利用亲情干扰我去正法、讲清真相。

后来我又被强行抓去了“洗脑班”,由于我对法理解不深,也没有真正的好好学法。在“洗脑班”中被旧思想、旧势力支配着干了背离大法的事,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五书”。虽然回来了,但我如同陷入了无底深渊,不能自拔。几个月来一直痛苦万分,通过进一步学习新经文,尊敬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能够真正走出人来,清除自己头脑中不好的思想,清除思想中的变异。师尊为了救度我们,承担着一切一切,我愧对师尊、愧对大法。

我不想成为大法的罪人,我要洗清自己的罪业,我要摆脱邪恶思想的控制。因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中所说所写的背离师尊、背离大法的一切东西作废。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要重新回到正法队伍中来,在正法中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更新自己的生命,圆融大法,决不辜负师尊的苦度,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刘秀英 2001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叫莫代琼,97年有幸得法。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滚滚而来的时候,我走出来维护大法。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我被非法判刑,在劳教所被关禁闭、强迫暴晒太阳、不准睡觉,被捆被打,都没有倒下,但在伪善的邪恶势力利用栽赃陷害造谣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高压下,神志不清的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这不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不情愿的。在对人的执著和侥幸心理以及怕心的支使下被迫妥协,甚至被邪恶利用来助纣为虐,干下了做为大法弟子不能干的事,对大法犯了罪,对师父犯了罪。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再一次震醒了我,清醒过来,我悔愧难当,我有什么资格做大法弟子啊?师父,弟子错了,错了,错了,弟子愧对大法愧对师父愧对宇宙中的众生,愧对善良的有正念的人们啊!清醒过来,我立即就对妄图毁掉宇宙众生、毁掉大法弟子的邪恶严正宣告:你们的阴谋彻底破产了!我要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欺骗与迫害中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所作所想的一切统统作废!我要坚定大法,坚定修炼,坚决抵制和铲除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对师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正天地,法正人心。

大法弟子 莫代琼 2001年9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1年1月26日被骗去参加邪恶举办的所谓的“洗脑班”的,因为没有经受住邪恶无法无天的无限期的关押产生了执著心,写了所谓的“四书”,其实这根本不是发自我内心的,当时只是想以这种表面形式避开邪恶的迫害,自以为是开启智慧,现在我悟到这种表面的妥协也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修炼的弟子,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为了修出更纯、更正的境界,配得上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现特发此声明,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写的所有有损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决不符合邪恶的要求,我决心加倍弥补,用正念除恶,跟随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 冯大伟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今年5月底的一天,当地派出所把我从单位强行带到办事处,被数名警察日夜轮流看管4天,后被强行送往大兴新安劳教所,在那儿进行15天的强行“洗脑”,他们用恶毒的语言骂师父攻击大法,不让我睡觉,帮教还打我,警察队长看到后还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我的胳膊被他们拧的几天抬不起来,不能梳头,睡不着觉。那些帮教还说这次不写保证就劳教。他们见我还不妥协就换了一种方式,让那些走向邪悟的人来干扰我。由于当时我对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没有摆正,再加上头脑中那种人的旧的权威观念的影响,所以就写了那些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东西,及“保证书”。

回来后一直焦躁不安,什么事也不想做,吃不下,睡不着,一想起在那里的事就象刀割一样难受,一天在路上碰到一位功友,她给我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的材料,才使我猛然醒悟。我的邪悟是因为我法学的不好,让邪魔钻了空子。当我明白过来后痛悔不已,想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一次又一次的点化,等待我的醒悟,我的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曾说过写过的一切违背大法、破坏大法及师父名誉的东西一律作废。还师父及大法清白,给邪恶曝光。从今以后我一定“以法为师”,接受这次深刻的教训,和功友们一起在助师正法,讲清真相的洪流中发挥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贾玉华 2001年9月13日


声明

由于我以前不够精进,悟性低,心性差,对大法理解得不深,对邪恶迫害法认识不够,去年在当地派出所、乡政府的逼迫中,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决裂书”及在其他邪悟书上签字。做了炼功人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给大法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学了《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和其它经文,看了其它学员的经验交流材料后,才猛然惊醒,我之所以向邪恶屈服,写“保证书”、签字,是有变异人的思想,加上不愿为大法承受的私心和怕心。让邪恶轻而易举地达到了破坏法的目的。给老师正法带来困难,也给自己修炼造成了重大阻碍。痛定思痛,回想过去,无颜面对伟大的师尊和众多护法的同修!为弥补自己的过失,特此声明如下:

1 自己以前所做所写的违心的一切言论,书面文字和签字一律作废;
2 保证以后不再重犯类似错误,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 周宝生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5月24日下午,几名警察到我家要强行拉我去“洗脑班”,没有得逞。但我却没能珍惜这次机会,没有走入正法洪流中来。当时自己对讲清真相抱有消极态度,认为自己做的也不少了,就没有主动去做。当时有许多学员被抓到“洗脑班”,而我能逃脱,心里产生了欢喜心,因而被魔利用。不和学员接触,接不到新经文,学法又少,使得原来隐蔽很深的执著心都暴露出来了。这期间,女儿准备结婚,双方家长见面,收拾房子等,完全泡在常人的“情”中了,怕心也越来越重,总盼着修炼快点结束,根本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邪恶看到我的执著而到处抓我,最后被抓去“洗脑班”。

在“洗脑班”中,几个人轮流给我“洗脑”,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放弃修炼。由于我自己学法不深,又有放不下的执著,而被带动邪悟,写下了“四书”,干了绝不应该干的事。回来后,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又和学员交流,才知道自己走向了邪悟,给大法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阻碍了正法进程,自己已不配做大法弟子了,然而师父一再慈悲,给我机会,让我悟回来。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邪悟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我要做一个真正的正法中的大法弟子,在“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 中加倍弥补。

王淑英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2月21日邪恶想再次将我关押,由于本人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认识,邪恶想逼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本人不写,结果利用我人的一面,他们便写好底稿,叫我女儿为我代笔写下“保证”,现在本人声明在压力下所写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在正法中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 朱文辉 2001年9月10日


声明

2000年6月份,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护法、正法。和同修打开一条横幅,并高喊“法轮常转,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当时就被天安门广场邪恶公安抓上了警车,关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下午又被送到北京拘留所。晚上邪恶公安问我:“学法轮大法几年了?”我说学了二、三年了,又问我学法轮大法有什么好处,我说好处很多,为官者:不贪、不嫖、不赌,做好官;为民者:不偷、不扒、不抢,不做任何坏事。对家庭、对儿女、对亲戚、对朋友、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因自己学法不深,对邪恶讲出了真名,十几天后回到自己家里,不久被邪恶抓进了拘留所,关了二十多天,由于我悟性差,怕苦,执著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出来时写了“保证书”。现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法轮大法弟子 赵水英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1年7月18日至2001年8月9日,我们被非法关押22天。在这22天中,在江泽民邪恶势力的高压及强迫下,我们写的“保证书”不是本人意愿,在我们心里一刻也没放弃法轮大法,大法是神圣的,无论现在和将来我们都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此严正声明:我们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曹长芬 刘元松 曹长香 2001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今年6月12日,我被派出所三名警察以“所长想找你交换意见”为名骗走,先后在劳教所、“法制培训班”受到共28天的强迫“洗脑”,期间曾几天不让睡觉,还把我的孩子带到劳教所,我被人的“情”、后天的观念带动,用文字游戏的方式,先后写下了“三书”及“揭批材料”,蒙混过关,在修炼的路上当了可耻的逃兵,至今羞愧难当,不堪回首!我玷污了“真,善,忍”,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悔恨,流不尽的泪水也难涮掉心灵上的污点。我郑重声明:在“洗脑班”期间写下的“三书”全部作废,在“揭批材料”中凡是由于我的原因造成的对大法不敬,对师父名誉的亵渎之词全部作废!!!我郑重声明:我永远是法轮大法弟子,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同化大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用我的生命,用我的一切卫护大法,用我的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弟子 苏威 2001年9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谎言逼迫下,违心的交经书两本、磁带一盒和有法轮图形衬衫一件,其次曾多次配合邪恶按手印、照像、在拘留证上签名、写过“认识”。以上的这些行为,我悟到完全是与大法修炼相违背的,与自己在千万年前向师父所发誓约背道而驰的,为此,本人严正声明以上那些错误的言行全盘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谭爱华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为了让政府了解我们是修炼,根本不是什么参与政治,我上北京上访。政府机关人员根本不听我们的,把我押回当地,非法判劳教三年。在这期间,我受到非人的折磨,由于学法不深,走上了邪悟,还去影响别人,给大法带来了很大损失。现在我声明,我在教养院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重新走上修炼之路,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不能让邪恶再迫害我们,同时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尽快醒悟。

大法弟子 姜磊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有放不下的人的观念和执著,接受邪悟,做出了有损大法的事,这是我的耻辱,是对大法对师父最大的不敬,我深深忏悔,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三书”和有损大法的信件和言行全部作废。我要重新回到师父的身边,坚定地跟师父走,坚定不移地走正法修炼的路,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许金华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1年6月11日,派出所三个警察强行把我从家骗走,在一个宾馆被非法软禁三天,然后送往劳教所以劳教相威胁强行逼迫放弃修炼,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自己邪悟,偏离了大法,起了破坏法的作用,写了“四书” 。我明白过来后痛悔至极,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我说过的有损于大法的话一律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跟上正法进程,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决不再给宇宙大法中修出来的一切正悟抹黑。

韩敬桂 2001年9月13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派出所的威逼、强迫下,写下的所谓的“保证书”,通过学法以后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现在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努力,弥补自己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直至永远。

大法弟子:张桂升 2001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违心的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保证书”。现在深深痛悔,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是师父替我消去了生生世世的业力,是大法给了我真正的生命,离开了大法,我的生命将失去意义。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写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保证”全部作废。我要重新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去讲清真相、根除邪恶、助师世间行。

法轮大法弟子 吕运英 2001年9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心存执著,去年和今年先后两次在邪恶的逼迫下,在他们印好的所谓的“保证书”上签过名,虽然不是出自内心,但也是由于个人执著而向邪恶妥协,这是本人留在修炼上的污点,万万不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签名作废,加倍弥补,坚决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袁镜 2001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6月26日“610”和派出所强行把我拉到“洗脑班”上。当天它们用恐吓的方法没能征服我。后来,那些叛徒用卑鄙的办法把我拉到了邪悟上,使我干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回家后,经慈悲伟大的师父点化和大法弟子的帮助,我悔恨不已,后悔自己学法不深,没看出它们的真相,犯下了滔天大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用放下生死的决心挽回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特此声明,我以前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

陈玉清 2001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高压迫害下,长期残酷的精神及肉体的折磨使我们动了常人心,做了做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绝对不该做的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们一定更加精进,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吕济勤 姚充法 2001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们于99年12月去北京证实法,由于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在遭受邪恶迫害时,“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从而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在此严正声明:在遭受邪恶迫害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用生命去证实法,实现自己久远的誓约。并在此正告邪恶势力,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为了你们生命的永远,停止迫害,回头是岸。

大法弟子:杨左翔 李拴课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从北京回来后,邪恶来我家要我签名,那些邪恶之徒在我面前说法轮大法的坏话,说得很难听,我想让他们快些离去,就签了名,后来我悟到是错的,特声明签名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文美莲 2001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由于自己主意识不清,吃了他们的饭,喝了他们的水,我就开始昏睡;第三天被强制“洗脑”,他们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平时派出所叫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都不签,在“洗脑班”我完全失去了自我。出来后又在家昏睡两天多后明白了,晚了。这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特此声明:我在“洗脑班”所写的“三书”,在拘留所、派出所的签字、笔录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刘秀云 2001年9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说的不该大法修炼者说的话,及不够大法修炼者心性标准的行为,在此,严正声明一切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元昌 孙明英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上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中由于学法不深,在执著心的带动下,在邪恶的欺骗迫害中写下了“悔过书”等文字材料并在所谓的横幅上签了字,我现在追悔莫及,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文字材料宣布作废!我要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用实际行动来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马天江 2001年9月23日


严正声明

去北京之前我说过不炼功,从北京回来后也曾先后两次签了名,还要我儿子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名,特别是在2001年4月25日,在证实法上做错了方式,我后悔不已,特声明以上所签所做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赵雪光 2001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2001年1月份以来,我万分痛恨自己主意识不强,修炼有漏,还存有一些执著心,让邪魔钻了空子,在江泽民邪恶集团高压迫害中,使我神志不清。我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不情愿的,被迫的。严正声明在不同时间、地点、场所,说了做了一些不利于师父和法轮大法的言论及行为。全部作废!我要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机缘,跟师父坚定修炼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过失,彻底擦去污点,返本归真。要听我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心不动,助师世间行。紧随师父,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张贵方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非法、残酷的强制“洗脑班”里,被强迫按手印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从今以后要坚定不移的修炼大法,加倍弥补,不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马相亮 武光珍 2001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掩盖执著,错误认为只要心不变,表面顺从办事处,签了字就行了。看完师父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才悟到,不是个人修炼,这是正法时期,应该堂堂正正的从人中走出来,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在此严正声明老伴在办事处所写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赵淑珍 2001年9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执著而邪悟,在2001年全县办的所谓“洗脑班”上在所谓“保证书”上盖了手印、签了名、照了相,现声明在压力下所写所做一切作废,不承认邪恶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黄美华 张佳云 2001年9月5日


严正声明

自7.20邪恶迫害大法以来,由于我不好的观念,在对法理认识不清的情况下,无形中配合了邪恶势力(如在拘留证上的签字等)。所以我郑重声明:我以前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心性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同时声明:我家人的所谓“担保”我也一概不承认。(1万元保证金能保证得了人心吗?)任何人、任何压力也改变不了、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我的生命与法同在!

大陆大法弟子:佘庆玲 2001年9月25日


严正声明

2001年春节前在邪恶的逼迫下,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当他们再一次到我家来时我不肯配合邪恶,他们就逼迫我女儿盖了个印,特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签所盖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谢瑞姣 2001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根本执著,没有认清正法的实质,被邪恶的因素所带动,在邪恶的迫害和欺骗下,写下了“悔过书”、“保证书”等文字材料,多次在笔录上签字,配合了邪恶。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材料”作废,紧紧跟上正法进程,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大法弟子 邱军 2001年9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逼迫下,曾写了所谓的“保证”,并被邪恶强行按了手印、照了像,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现特此声明:在邪恶的逼迫下,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珍惜这段时间,加倍弥补,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 刘宝珍 2001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因对亲情的执著,在江泽民邪恶势力的高压迫害下写了“决裂书、保证书”等污蔑大法的话。现清醒过来,痛悔不已。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师父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董珏 2001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6月25日被非法拘留后送劳教,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特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今后努力学法,紧跟师父,挽回自己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大法弟子 刘春泉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人的执著心太强。在单位和亲情的外在压力下,神智不清的做了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很痛心。为了修炼,为了返本归真,为了助师世间行,为了正法,我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话,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吴得香 2001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师父的威德感召下,我彻底清醒的认识到在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的一切言行都是邪悟,使我痛悔不已。为了清除头脑中邪恶,重新走上正法修炼之路,特严正声明:在劳教所写的所谓“三书”和一切有损大法和师父的一切言行和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成玲辉 2001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由于我们学法不够精进,对法缺乏更深的理解,就在派出所的“保证书”上签了字,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后来随着师父新经文的陆续发表,我们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所为不够修炼人的标准,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们严正声明:以前我们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贾桂荣、刘延南 2001年9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有执著心,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 。现在我明白这一切做法是错误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为了今后堂堂正正的修炼,我声明所写“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项丽元 2001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本人因法没学好,悟性没跟上,所以在“洗脑班”里在邪悟的诱骗下,对大法犯下了大罪。明白过来之后,痛悔至极,特此郑重声明:在“洗脑班”上所写的“揭批材料”,在“决裂书”上的签字及其它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李秀清 2001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24日深夜,一群邪恶之徒到我家逼我写所谓的“保证书”,在高压下,我违心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今特此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重新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加倍弥补,做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真正弟子。

大法弟子 梁善球 2001年9月24日


声明

由于以前没有好好学法,对大法认识不足,没有用心去悟,没有用心实修,在邪恶的威逼下写了“保证” ,干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痛定思痛,在忏悔之后,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有违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论和行动,一律作废!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决一修到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胡列燕 张爱花 王月琴 王海侠 张娥娥 刘改翠 刘锁琴 侯珠宝 强银课 张乾本 杨碧全 李晶银 黄喜凤 侯志光 田学礼 鲜明英 王洲义 王乾生 张安银 刘玉英 吴宇翠 张玉兰 王辉 付菊侠 苏爱琴 徐喜谦 党虎娃 2001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强制下,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特错大错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我痛哭一场。今天我在此声明以前所有说的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作废,重新走上修炼的路,重新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加倍弥补过失,做一个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 张献平 2001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使邪恶有可乘之机,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现在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紧学法。紧跟师父一修到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田秀英 王启荣 2001年9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劳教时,在邪恶的逼迫下,由于放不下人的观念和执著,接受了邪悟,现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一切损害大法和师父的文字和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周若煜 2001年9月20日


声明

今年4月下旬的一天下午,邪恶警察把我从拘留所放出来,带到县公安局政保股办公室,强迫我写了“保证”后,才能将人放回家。今天我特此申明,我写的“保证”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法轮功弟子 理庚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邪悟了,我先后二次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现声明作废。我对不起师父,今后我决心学好法,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 李爱群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魔难中,在邪恶的威逼下,产生了怕心,在神智不清时说出了一个大法修炼者不该说的话,导至同修受到伤害,现特声明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唐永光 2001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抱着执著心不放,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2000年10月27日在邪恶的压力下,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名,现声明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敏敏 2001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有所说、所做、所写的有损于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从今以后我们要重新溶入大法修炼中去,继续正法,护法,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田宏 赵小玲 庄庆桂 赵秀芝 段家芝 2001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下,没有坚定正信,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修炼者心性标准的话和所写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向勇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做了愧对大法的事,从2001年1月18日至2月27日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所谓的“认识”,特声明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阳旭辉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名,使我深感自己对大法不坚定,对不起师父。现声明由于邪恶的逼迫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朱健辉 2001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2个多月,在邪恶的逼迫下于2001年3月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特声明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刘访平 2001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盖了手印,照了像,现严正声明以上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一律作废。以后一定要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赛华 2001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下,被迫写了所谓的“决裂书”,这不是我内心真实的表现,特声明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冯述雪 2001年8月9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30/9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17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