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采访周巧愚


【明慧网2001年9月4日】8月22日,休斯顿法轮大法电台采访了当时在中国领事馆前已绝食3天的德州大法学员周巧愚,下面是部分采访内容。

周:我是很多东西都不能吃。冷的,热的,酸的,甜的,硬的,什么都不能吃。是非常痛苦的。那时我才25岁。

主持:你这个病是先天的,还是…

周:我得这个病的时候才25岁。那么到28岁的时候,吃任何药都不变好,而且有很大的副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又雪上加霜。97年的时候,我又被诊断为子宫内膜异位,导致严重的不孕症。当时到北京医院找专家门诊,妇科专家告诉我必须要做手术,否则没有任何怀孕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家庭及我本人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我当初萌生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原因也很简单。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听到我姨父的肝癌,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就想试一下。开始我没有学功,我只是看《转法轮》9讲的带子、听老师讲法。在这9天里,我就发现我完全变化了。这个变化怎么讲,我是很多感想。我在回忆着我从小到大,我发现我很多事情做的不对。平时不管我在学校里还是家里,老师也好,家中人也好,跟我说的好多话我都当耳旁风,还发脾气,蛮横无理,我是自私的、任性的,可是9讲听下来以后,我觉得我的心,我的品质一定要改的,而且我坚信我一定能改好。然后我就发现我的整个人的品质就变了。后来几天,我根本没有炼功,我真的在反思,并且我真的把它落实到行动上。我真的感觉到这部法有这样的力量。我平常在学校里,或在家庭里,突然出现一个什么令我困惑的事情,法立刻就在我的脑子里头,法的力量使我一点点地纠正我自己,变得非常开朗,变得非常为别人着想,周围的人,从老师到朋友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学功,动作还不准确呢。可是一个月之内,我所有身上的各种毛病都没有了,人有病的滋味和人没有病的滋味是很不一样的,自己知道。完全是没有疲劳的,“精神百倍一身轻”,那是很明显的。骑自行车的时候好像有人在背后推你。三个月以后我怀孕了。

主持:你怀孕了?

周:我1998年4月份生了一个男孩,现在3岁了。而且孩子也非常聪明,非常健康。这一点不光在我身上,也在千万人身上,再现了奇迹,这就是实话。法轮大法非常真实,我想说的是它非常真实。大家都想一想,像我这样的受益者千千万万,那么国内这么严厉地去迫害大法的话,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啊。做为一个人来讲的话,我们都得站出来。但是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绝食。因为(大陆学员)囚禁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变本加厉,他这样去做,国内学员生命都处在生死线上,但他们仍能善心待人。经常看到有学员流离失所呀,没有办法,没有家了,都被剥夺了,他们还在跟周围的人苦口婆心地在讲真相呀。这是什么样伟大的生命呀?人们有没有搞错哪?这么没有人性地对待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这是促使我绝食的原因。因为我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唤起他们善良的本性。我们没有任何为私的目的。请所有的人都睁开他的一双眼,请看一看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学员,他们大善大忍的行为。

主持:是,我觉得你说得很好,我也很感动。

周:我就是这么一颗心,这么一个正念出来了。所有人也能听出来,我现在的声音,非常健康。

主持:是非常健康。我想只有法轮功的学员才有这样的奇迹,因为昨天在DC(华盛顿特区)的时候,跟好几个学员聊天,我觉得那声音怎么那么好听。如果以后有机会,我都想请他们几位到电台里来做主持人了。

周:对,我也欢迎休斯顿的居民过来,到大使馆前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实的。

主持:对,眼见为实。

周:现在我想插一句,我觉得我做这个很理性的,不要再说这个事情不关己的了。因为,作为一个民族应该是正义的,要对所有生命的未来负责。作为一个人,我们从小教育孩子还要教育他不要撒谎,要有诚信,还要这样教育。那你说这样教育有什么用啊?我们当时这么教育的话,好像看不到什么实际的功用,像生产产品那样。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教育啊?我们做人的话,该是遵从真、善、忍的,我们应该做这样的人。作为一个民族的人民,对于政府,我们应该大力地支持。这样的好人应该是越多越好,政府也应该鼓励。这样的民族多好啊,所以我感觉到,所有大法弟子的心理很简单,也很真诚、很善良,就是这么一个想法。不要听人家乱说,这样不好。特别是我觉得国内受蒙蔽的一些中国学生,中国人也好,当我听到他们说一句,说我现在不管什么法轮功,我也知道政府这样不对,但是这不涉及到我个人的生命,这又不关系到我个人的学业,我将来要找好的工作,我要挣多少钱,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为什么要伸出援手啊?我这颗心都要碎了。这也是其中促使我要出来的一个原因。我的心在哭泣,我为这些冷漠的心而哭泣,所以我have no choice(没有选择),而且我相信我的身体会很强壮。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很理性化,因为我自己的时间是很flexible(有弹性)的,不是的话,我自己会考虑这个问题。

主持:我觉得你是在很理性的情况下决定要做这件事的。

周: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唤醒人心。我们的目的是看到人们充满正义的、善良的双眼和他们那颗用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善心。而且我们相信,这个善心是有力量的。也有些朋友问我,你们这样一天天的呼吁,像愚公移山一样,但国内那个镇压也没有停止。我们坚信的是,当全世界所有的人能尽最大努力知道这个真相了,这个人心当他看到说:“I see(我明白了),”那么他的心就变了,因为我的心是从大法中改变的,是大法真、善、忍这三个字使我的心改变了,那么我又用我这颗大法改变的心去改变更多人的心。这些人的心,当他知道真相以后,唤起来的正义感,这个心才是真正的power(力量)。这不是一个政府,某个人能有的,作为江泽民,他糊涂,他没有power(力量),因为他这个power(力量),他没有注重人心。这是最虚的,这是最假的。可是我们大法学员就是这一颗愚公的心,因为我们坚信,我们就这样一挑一挑,一天一天,我们就这样一张一张的flyer(传单),我们以一个非常健康的,非常清醒的状态,一直要讲真相下去的话,那么全世界的善心加起来,这个power(力量)不得了,是very,very strong(非常、非常强大)的。那么我们也坚信,有一天这个镇压,这个残暴的镇压会停止,一定会停止,就在不久的将来。

主持:说得真好,周巧愚。

周:还有我们坚信的力量,而这个心是真心的,是善心的,是现在这个世界太缺少的。

主持:对,你说的的确是这样子。

周:真的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这个邪恶想不到还有这么多人能做得这么好的,他没有想到。所以SOS紧急呼吁会一直坚持,没有任何泄气,没有任何懈怠,会永远坚持下去,直到法正人间那一天,直到真相大白那一天。

主持:对,我想如果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能让更多的人能够启发他的善良之心,因为如果真相真的显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想后悔真的是太晚了,真的是,我想你……

周:我们有足够的耐心。

主持:我想不会太远,会的,夏先生,你有什么要说的?

夏:先向周巧愚女士表示致敬。我想说的是,刚才主持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昨天有人提出来,你们在海外有什么用?我想发表一下我的意见。第一,社会是由我们每一个个体组成的,我们个人,从表面上来看,一个人的说法是没有用的,其实如果每一个人都把自己放在整个社会的一部份的话,那么每个人就是有用的。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Injustice is somewhere,Injustice is everywhere(当不公正存在某处时,不公正存在于所有的地方。)”所以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法轮功学员这样,从自己做起,那么我们就能够影响周围的人,然后我们周围的人再去影响他们的人,其实每个人都在其中。你象国内,如果说那些奉行江泽民的旨意去打法轮功学员的,虐待法轮功学员的那些人,如果他的亲戚、朋友能够站出来对他说话,我们不说改变中国(江泽民)政府的政策,就对他每一个人,启发他的善心,那么对每个地区,每个个人直接参与镇压法轮功的人,如果他们能够用良心来看问题,如果能够至少是消极地来对待上面的命令的话,那么整个情况就不是这样。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对江泽民政府说“No(不)”的话,我知道现在还不可能,但是法轮功已经证明了是有这个可能的,因为法轮功就是普通的人,每个法轮功人已经做到了,为什么这个社会不能做到?也能做到。所以说每个人都在其中,如果我们每个人,海外每个人告诉自己国内的亲戚,告诉国内的朋友应该怎么去做,如果他们都能够这样做到的话,那么这个力量就是非常大的。这个力量,海外并不是无所作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有用,每个人的善心。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每一个人当他是童年的时候,都曾经有过梦想,他不会说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当一个坏人,他都以为自己会当好人,当我们在中国大陆读书的时候,我们读到文天祥的《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时候,他肯定没有想过,我将来要成为一个屠杀文天祥的凶手。没有人会这么想。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看鲁迅文章的时候,他肯定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个看客,甚至是一个蘸人血馒头吃的人,他肯定不会说我长大要做个坏人,那么这么多年,我们就把我们的自我丢失在这个生活的逼迫,或者是政治的压力等各种各样的这种邪恶的面前,我们丢掉了自己。现在我们已经把童年时候的正义丢掉了,我认为法轮功至少让人们看到了,人们是能够重新拣回正义来的。所以我想这种做法不是没有用,确实是有用的。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中国人跟我们谈起这件事情时,都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出了这是江泽民一手搞起来的。他们会传给他们的亲戚朋友,这个作用就会非常大。

主持:对,当一个人明白了真相的时候,他就会传给他身边的人,他身边的人一旦明白了真相的时候就会传给他身边的人。我想只要心传心,当你认识到真理的时候,人不怕真理,当你的真理能够显现出他的辉煌跟光辉的时候,我想人都是有善的一面的,不管他在这个社会上怎么样地沉没下去,受社会现实的某些现代化的东西诱惑也好,堕落也好,但是他一定有他的善念,就象古人说:“人之初,性本善”,所讲的就是法轮功学员今天所做的,尽他自己能力做的就是想要启发人的一颗善心,哪怕你还剩一点点。那么能不能做到,我想以后的日子里都会给您一个答案的。

周:我还有最后一句话,就是说,我曾经和一个人谈过一个问题,他对我说,三十年以后你会后悔的。我回答他说:三十年以后,后悔的是你。想想看,三十年以后法轮功今天这样伟大的壮举会被写入教科书了,然后你们的子孙问你,当年你在干什么?你是助纣为虐了呢,还是当了一个看客了呢?还是当了帮凶呢?我想后悔的是谁,大家都会知道。

主持:对,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好像是马克思曾经说过的,巧愚,我们的时间还有三分多,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们听众说?
周:我想我刚才已经说得很多了,我希望更多有善心良知的人伸出正义的援手来制止这场残暴的屠杀和迫害。

主持:是,我想。
周:就这样吧。
主持:好。
周:如果有观众,我欢迎他们打电话来,我还想跟他们聊聊,或者是听听他们的看法。
主持:好,谢谢你,巧愚,再见。
周:再见。

主持:听众朋友,刚才您听到周巧愚女士目前是在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门前绝食静坐,从她这种洪亮的声音中看,我想昨天很worried(担心)的听众朋友,您可以听到的,从她的声音中也可以看到她的信心和她的力量,也欢迎听众朋友如果您要眼见为实,可以到中国大使馆门前亲眼见一见周巧愚,也可以和她交谈,我想周巧愚一定愿意和您交流的。那么剩下的时间我想还是送给您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因为我昨天发现这首歌真的无论从旋律上还是从歌词上都非常好听。当初在我听了这首歌之后我还特意去了汉城奥林匹克那个会场去感受当时他们那个气势,所以接下来我们一起来欣赏,我想您一定知道这首歌:心手相连。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