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为世鉴


【明慧网2001年9月4日】我以前所在的点上,有一个姓王的老太太,别人都说她有点神神叨叨的。可几年前,有一次我去某大学办事,偶然发现她偌大年纪还在该校上班。就和她聊了起来,发现她思维并不混乱,只是好象有点想说又不敢说、怕别人不理解的矛盾心情在里面。最后我多少打消了她的一些顾虑,使她和我聊了一会儿她炼功的事。因时间隔了好几年,只记得当时她说她在修炼后不久就常元神离体到各个空间中去,有一次她居然看见当年爬雪山过草地时死掉的红军生活在“天上”,这倒使我大吃一惊,但她又不肯详细说下去。我看她是神智清醒的,不然学校也不会返聘她。我想她明知自己是炼功人也绝不会信口开河的。

我认为常人中的各种战争等大事,其本质并不象人所认识的是是非非,不能仅仅从人的角度来看问题,那是天象变化带动下造成的,是神的安排,让一些人去完成人的所谓事业,达到某种人所不知的目的而已。不论长征的实质怎样,当年普通的参与者是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面对走投无路的绝境,走了一条别人不敢走的路,能否活着出来谁也不知道。在这时间里,可以说在一定程度放下了生死。

师尊在一次讲法中也曾提到宇宙中败坏的旧势力还想安排破坏大法的东西也圆满的事情。《封神演义》中的故事很多人只把它当小说,可是小说也罢,历史也罢,那个故事中就反映出旧势力的这种想法——无论是武王代表的正的一方还是纣王代表的负的一方,最后都被姜子牙封了神。面对纣王的残暴敢于直言因此被杀害的忠臣如比干被封了神,可是纣王也被封为“天喜星”,连那多次谋害姜子牙且嫉妒心不去的申公豹也被封了个职位。我认为这种安排是不对的,不能让象纣王及助纣为虐背离宇宙特性的人成神,旧势力变异的思想体系是无法得到新宇宙承认的。

关公的一生只讲忠义二字,“义不负心,忠不顾死”,对一般人喜欢的财色等不动心。思想专一,做事不同于那些思想发出就来回转弯的常人,这些执著心没了就有一定能量。能让华佗刮骨疗毒而气定神闲。连他的马都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在落入敌手,任人宰割的情况下,视死如归。这样的人放下了生死就成了神。

甫志高一开始也不是软骨头,许鹏飞吓唬他要把他吊起来下面用火烤,让烤出的油滴在火里使火更大,还说要让他上老虎凳,加两匹砖就吃不消了,要加到七八匹砖,就是放下也残废了,甫并未屈服。最后是因为他情太重了,被打中弱点了,才导致叛变。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当然这可不是江的那种喝了半两酒就要装一斤酒疯的东施效颦的假风流)。就是在身临绝境,走投无路,孤立无援,任人宰割的情况下看自己还能不能放下生死坚持真理,会不会忘本,而体现出神的本色。

可叹我身边有个别前辅导员,魔难来之前看上去也很坚定,也很积极,“7.22”之后,在还未有人给他拍桌子,仅仅收了身份证的情况下,就有意无意地接受媒体欺骗宣传,早早地将自己淘汰出去。这算什么修炼呢?淘汰的都是投机者。我想真修的弟子的思想都是由致密的物质构成的,邪恶的宣传那粗颗粒能钻得了空子挤进来吗?有漏才挤得进来。修得好的,拿俗话来说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连老百姓都知道:中央电视台的话要能听得,那老鼠药不也能吃了吗?这些蠢才记者搞出来的污蔑我们的假新闻就是用人类的逻辑去推,都能发现是漏洞百出的,骗骗常人尚且困难,何况是正法门弟子呢?可悲有的人几十年来总被同一宣传机器反复欺骗而不知悔悟,在常人中这都叫智力低下叫愚民,天上会欢迎这样的人上去吗?真的上去了,魔一骗他,他又要在天上反戈一击了。只有多学法,增强主意识,真正认清自己走错的路,加以改正,永为后世所鉴,以杜奸计。

我为那些心里明白但熬不过酷刑或一时糊涂的人感到惋惜,为那些出卖别的弟子为虎作伥的叛徒而愤怒。大家知道,人本来不是来当人的,是大觉者给人一次(这次)机会,看你还能返回去否;被度的前提是自己想被度,能度你的人来了你躲开了,谁也度不了你。你要是在其他法门里还了俗不要紧,只要你业不大还可轮回,说不定还有得遇更高的法来度你的机会。可是这次传的是宇宙最高法理,是万古不遇的。师尊要是都度不了你,谁还能度得了你呢?大家想一想还有其他办法吗?那么那些大觉者觉得你做人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希望的话,该销毁就只能销毁了,叫我看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