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坚定正信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我是重新走入正法中来的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在走出迷惑与误区后,于2001年8月24日早5点50分左右,怀着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心愿和决心来到天安门广场。面对天安门,我在人最多的地方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的肺腑之言。师父只看我的这颗心,再次帮我化解了一切魔难,让我体会到大法的神威,鼓励我继续精进。下面我想谈一下我这次进京的体会,请指正。

一、破除各种观念,从人中走出来,坚定进京正法的决心。

当我心中产生了再次进京正法的想法后,我发现阻碍我的是自己的各种观念。随着静心学法和以法为师,我破除了种种阻碍我的观念,坚定了进京正法的决心。

1、放下生死之念破除怕的观念,由于亲身经历过邪恶环境的考验,每天体会着一些弟子受迫害的事实而惊心动魄,又想到自己是走过错路的人,会不会更加大魔难过关。这些观念严重阻碍着我迈出这一步。师父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通过学法,尤其是师父后期发的这些经文,我感到自己的决心,一点点自心底升起,法赋予了我无穷的力量,师父说:“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大法坚不可摧》我有了坚定的信心,做好了在任何环境下,都要放下生死之念,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和安排的决心和准备,不再存任何侥幸。

2、把自身融入正法之中破除私的观念,走出消极承受的误区。过去惨痛的教训使我深深认识到执著于个人修炼的圆满是一个多么危险的漏。它能导致你脱离正法的轨道,它也导致你为了个人提高,追求消业,追求魔难而消极承受还以为自己在树立威德,陷于魔难而不可自拔。所以当一种想要以此加倍付出弥补过失的念头一产生时,我就深刻意识到了它的肮脏,这同样是追求个人圆满的翻版,这是想要利用大法求得个人解脱的肮脏心理念头,我绝不容许它的存在,我要用最纯净的心去做最最神圣的事。我是宇宙大法真、善、忍中赋予的一个生命,用最纯净的心去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清除邪恶,是我此行唯一的目的,也是我神圣的职责。我不再想自己是否能圆满,只因为我有幸在今生听闻佛法,师尊的佛恩浩荡将我的生命一次次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作为一个生命,我有责任有义务而且也是必须应该在这亘古未有的机缘中去宁可舍尽一切也要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我还有幸,有机会尽可能地付出自己的一切,这已是佛恩最浩荡的慈悲,哪管未来自己的存与灭,能够趁现在去做一点最有意义的事,对一个生命来说是一种多么的幸运和多么大的幸福!

3、临行前还有一个遗憾在心里也动摇着我的决心。我在邪悟的泥潭中荒废了太多本可以更好利用的时间,很可惜彻底走出泥潭真正静心学法只有半个多月。一个念头阻碍着我,这么长时间脱离学法,我能坦然做得更好吗?很想再多些时间好好学法,可我意识到这后面掩盖的仍是一颗不想付出的自私的心。法是时时都应该珍惜去学的,但不能以此为借口就不去做自己该做的,师父和众多承受着魔难的弟子都在用巨大的付出在等待的就是我们啊,我们还有什么借口也去等待呢?这时候我发现我有机会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对我很有帮助的有关正法修炼的文章及师父的法,我也不断地在明白着正法修炼的内涵和当前正法的进程,法在我面前展现出了另一种境界,我无以言表师尊的慈悲。我更清楚自己如何去做,《道法》中说:“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我有了一种信心,凭着自己对这两句话的认识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4.由于我的一些人心,我很想找一个功友同我一起去,可是我遇到的人都说该去可现在还没把握,看到了这一点,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知道我这颗依赖的心理不该留,任何的阻碍都是一种借口,恰恰顺从了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

5、想到自己不知能否回来,对情的一种牵挂偶尔闪现于心迹,我知道这是我根本的执著,这人世最后的一根缆绳也已变得很脆弱,轻轻一拉就断了。我想到了大法才是根本,没有大法就没有人世间的一切,任何执著都是舍本逐末,与其等待着在碌碌无为中被淘汰,不如在这伟大历史时期,倾尽所有发挥一点生命固有的光和热,把美好呈现给未来。就这样我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了无纤尘、心中只有大法的境界。

二、坚定正信,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这些观念一一破除之后,我的决心一点一点展现出来,这期间虽然只有几天时间,也遇到了一些小小的、上不了档次的干扰,诸如,一出门鸟粪拉到了我的裤子上,临行前鞋陷进了臭水坑里了,新做的横幅油迹未干,但我的决心升起时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不再延用旧的思维去想是否不该去而是以一种全新的积极主动的正念去排除它,我知道这些小的干扰只是针对我这颗还不十分稳定的心来的,而我的决心生起时,我已经知道这只不过是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一种阻碍,它只会钻人思想中旧的观念的空子,而对一个伟大的觉悟了正法修炼的内涵的人来说,这一切阻碍都微不足道。

正是当我的这种不可动摇的决心生起时,我觉得什么也阻挡不了我正法的脚步,我也感受到了一切都开始顺利地促成我的北京之行,也正是我的这种决心升起的时候,对师父对法的一种强大的正信升起于我的心底,澎湃于我的整个空间场,我感到我就是宇宙中的一个粒子,我具备了大法赋予我的一切,我有了无限的信心和力量,那是来自于对师父对法正信的力量!

这时我忽然警觉到我的那一丝动摇源于我给邪恶留了一个思想中的空子。师父在《理性》中说:“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决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那么我为什么要在思想中留有空子,一定要被它迫害呢?这不等于我默许了它在这一步的安排吗?我这一点思想的空子无疑于等于是在追求魔难,等待着和允许它对我的考验,而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允许它对我迫害就等于允许它对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师父说:“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不禁感到汗颜,如果不及时认识到这个漏洞,就不能更好地起到一个正法粒子的作用,无疑也会给法造成一种损失,所以我们正是要在正法中更加严格要求看书,不断修正自己,不让邪恶的旧势力钻我们思想的空子,这就是对我们每一个正法修炼者的要求,在修正自己的同时更好地起着一个正法粒子的作用,或者也是在充分发挥自己正法粒子作用的同时,不断修正自己向更高境界升华。我们走出人来证实大法是要从人的一切观念中走出来,那么为什么不用神的一面去证实大法呢?

人是很弱小的,对被抓被打的一种想象不正是人的一种观念吗?我们是未来宇宙中的神,人怎么能制约得了神呢?抓人者也是有待于被救度的生命,首先我们不怕抓,在证实法中即使付出生命也是一种伟大,但作为正法弟子最主要不能在思想中留有任何空子被邪恶的旧势力所利用,我们才能从根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也才能充分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我们顶天立地不与人为敌;我们堂堂正正,不惧怕人。我们有师父赐予的除恶口诀和在正法修炼中被赋予的神通和智慧,我们就具备了正念除恶的能力;我们不断同化宇宙大法,有师在有法在谁又能动得了我们呢?我有了一种坚定的信心:我一定会平安返回,心中一路默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心中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惧怕,只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声音,我知道自己修成的一面在另外空间是高大的神。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再次完成了自己的又一心愿。

感谢慈悲的师父又一次为我点破迷津,帮助我在回归之路上精进、弥补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