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法轮功你们多保重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周末家人休闲一起到城里转转,在街上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在游行,忽听到一句:“啊!法轮功要从悉尼走到布里斯本去,真厉害啊!”我随手接过一张传单看了看,上面并未有这个内容,上面倒有讲绝食的,我们澳洲和一些其它国家炼法轮功的,正在绝食声援国内法轮功学员。坎培拉还有一位绝食后体力不支者被急救车送进了医院,怎么刚绝完食又长途步行?正疑虑着看到一辆随行亮闪灯的面包车后写着:注意前面有步行者Sydney(悉尼)——Brisbane(布里斯本),我发呆地望着他们的背影。

这两年来无论在领馆、国会大厦、中国城、市政府、大小公园无处不见他们的身影,在电视上也常看到他们的画面,我也接到过多次他们的报纸传单,从中我对他们有了一些了解,也知道了一些他们在中国受迫害的消息。以我在文革中领教的被整的苦头,对他们今天的处境深表同情,同时我更佩服他们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些在海外本可以仍自由自在地炼法轮功的人,却为了国内与他们炼同一种功的人的自由不停地奔走呼吁,几乎哪个国际重大场合在电视上、新闻中都可看到炼法轮功的。这使我想起了以前曾轰动一时的评剧《杨三姐告状》。讲的是杨三姐的姐姐和孩子在其夫家被害而死,当时年龄不大的杨三姐从其姐夫的哄骗中看出破绽,一心要为蒙冤的姐姐伸冤,她不畏权贵,一次次找“包青天”,最后在她真情的感动下验尸官讲出她姐姐和孩子遇害而死的真相。我看这些海外炼法轮功的个个都像杨三姐,把国内炼法轮功的都当做自己的亲人不停地奔走呼吁,如今这种为了别人,尤其又是为远隔万里的国内的人动真格的太少了,所以我佩服他们。每一次接他们的报纸、传单,我都从心底里向他们致谢,我感到他们不仅给了我一张传单,还向我展示了一种像杨三姐一样对亲人的真情和不屈服于邪恶的精神。

气功是中国文化渊源流长的一部分,习炼法轮功是继承中国文化、是爱国的具体表现,也许这些人的爱国才招致这场灾难。就像当年文革搞钢铁研究的我一样,由于担心全国提倡大炼钢铁会给国家带来得不偿失的巨大损失,就对全国大炼钢铁私下提出质疑,结果召致大祸临头,一整就是十几年。后来反革命的帽子虽被摘了,但那恐怖的专政阴影,至今不能散去。这两年法轮功的处境让我感到文化大革命又来了。

其实翻开中国远近历史,清晰可见倒霉的总是爱国者,岳飞“精忠报国”被陷害;文革多少爱国豪杰被害蒙冤(彭德怀、刘少奇,张志新……);爱国学生热血洒长安。今日法轮功洪扬中国文化,却遭到关监狱、酷刑、虐杀的对待,令人心寒。我望着他们长途步行远去的背影,心头思绪万千。刚刚绝食完,又踏上远途征程,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在默默地祝福:法轮功你们可多保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