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被捕的赤坚一家的委员会第二号新闻公报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格勒诺布尔,2001年9月2日

我们仍然没有有关赤坚一家处境的消息,他们2001年7月16日回国一个月,一直没有回来。

我们,赤家的亲近好友,在赤坚所任经济研究人员的格勒诺布尔(Grenoble)皮埃尔-孟德斯法兰西大学(l'Universite Pierre Mendes Francede Grenoble)过渡发展课题组(GTD)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声援委员会。我们整理分类了消息并定义了所要采取的行动的模式。

我们从他们那儿收到了几个消息,特别是:

· 他们刚到中国,就有了“机票问题” 。
· 一张8月9日寄出的简练得出奇的明信片。
· 8月的第三周,赤坚直接打电话给某人,说他们要晚回来并交代了一些他商店的事。
· 8月的第三周,一个相对平静的消息发到了大学,说“有些问题”而要“中断注册一段时间”,“一旦允许”就恢复注册。
· 8月的第四周,一则消息使我们了解到赤坚和太太在一起,但似乎不可能直接与他们联络。

这些消息的一部分得到证实,它们确实来自赤坚一家。另外那些我们不能确切地肯定。而且,即便是第一种情况,我们也不能保证说他们能自由地表达。

太多的矛盾之处使我们担忧,特别是:

· 所有消息的内容平静但没有给出问题的实质及赤家的处境。
· 赤家最亲近的朋友从来没有被(赤家)这样联络(对待)过,那些消息只涉及如何处理一般事务。
· 提前三个半月要求暂停注册意味着要么打算长期缺席,要么中止与法国的关系并排除返回(法国)的可能性。

很明显,赤家并没有想去哪儿和对外联络的完全自由。他们还有护照吗?他们的自由活动是不是处于监视?还是被监禁?我们尚不能回答这些问题。但我们对他们的命运已忧心忡忡。

这一切和赤家与在中国被粗暴、野蛮镇压的法轮功运动的接近密切相关。自从宣布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举行后,对该运动的镇压加剧了,似乎北京想在全世界媒体聚焦北京之前“解决”这一问题。据我们了解,赤家的事是自宣布奥林匹克运动会后第一例在西方居住的中国人回国旅行而受到骚扰。这件事是要求中国当局遵守普遍人权价值的时机,这一价值也是奥林匹克的理想之一。

我们的目标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得到赤家处境的消息并要求他们得以立即返回法国。

我们希望中国当局令人满意地回答这一要求。

我们希望法国政府支持我们的行动。

我们希望法国和国际舆论支持、转告和参与我们的行动。


声援赤坚一家委员会

http://turn.to/chi
gtd@upmf-genoble.fr
电话:0476825819
传真:0476825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