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洗脑班上演血腥暴力,大法弟子正念慈悲救人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纪实 - 长春市洗脑班现位于长春市郊兴隆山的农业学校内。这个洗脑班由市政法委牵头,下由司法(从事精神洗脑) 、公安一处(从事暴力迫害),巡警(负责非法关押)三个部门组成。自春节前夕开办,至今先后非法关押了200余名大法学员。由于大法弟子坚实修炼,受到残酷的迫害,至今还有几十名大法弟子在魔窟中遭受摧残。

公安一处的张征振是个打人凶犯,晚间,当人们茶余饭后休闲之际,这个暴徒便带着一身浓烈的酒气来到大法弟子宿舍。张牙舞爪地向大法弟子大施淫威。用他那坚硬的皮鞋尖恶狠狠地踢向大法弟子的小腿骨。在一尺多长的小腿骨上踢了二、三十道深坑。他边打边说:“让你们明天不能走路。”第二天这个学员的小腿是紫的,肿得如同原来小腿三倍粗。

张犯打人一次不过瘾,过二、三天又来打,有一位年近花甲的女大法弟子,被他用皮鞋尖踢坏了两条小腿后,第三天他又用大皮鞋跟,蹬在其大腿上用力地碾压,造成大面积肌肉破裂,难以站立行走。上厕所只能由功友提来便桶在宿舍内解手,至今未愈。

当中央犯罪机构“610”要来长春视察时,他们更加疯狂。夜半三更把几名大法弟子从家中抓来充教,大显淫威。他们逼问大法弟子喊不喊口号。大法学员不配合他们,张犯便大打出手。一连在一位女大法弟子脸上打了四十多个嘴吧。见其不动摇,又将其按在床上用腿压住身体,把胳膊象拧麻花劲一样的拧。边拧边往墙上用力蹭。使包括肘关节在内的胳膊肌肉撕裂,筋扭伤。数日后,这位功友的面部都青一块,紫一块,黄一块,凹凸不平走了型。端着一只胳膊抬不起放不下伸不直。连背心都得功友帮助脱。

一位男大法弟子,因为拒绝读攻击大法的书,被暴徒们揪着头发往墙上撞。左右开弓打嘴巴。头上被撞出许多大包,眼睛充血,眼眶乌黑,面部青肿。

他们讲“掐尖”,将一名坚定的年轻女弟子带到楼上去毒打,打得浑身是伤,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

张犯感觉打少了不解气。有一天,他带来一名女恶警在一个宿舍中打六名大法弟子,然后又到其他宿舍去打人。他们用脚踢一名年轻的女弟子,然后又拧住这名弟子的胳膊,按倒在地骑在身上毒打让她说出不炼了。她不说,女恶警说:“让你当江姐。”用衣领勒住脖子。直到见这名女弟子一头倒向一边,他们以为出了人命,才肯罢手。张征振扬言说:“XX党给我这一千多块钱,就是让我打人的,我打人如麻,无所顾忌。”

在魔窟中有4名大法弟子因为不看污蔑大法的录相片,不去配合邪恶,而被非法送去劳教。还有6名大法弟子先后冲出魔窟。其中有一人被他们抓住毒打致死后焚尸,不敢公诸于众,还造谣说自焚死了。试想:谁会逃出魔掌后而去自杀呢?这笔血帐能赖掉吗?

它们的暴虐行径使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有的被打得脑积水;有的至今不能正常行走,胳膊活动受限……

然而张征振等打人凶手只是前台表演者,还有幕后指挥。从张恶警逼问的话中可以看出,晚上他所打的人,都是白天司法部门企图迫害的人。他们前后配合,软硬兼施。其罪恶目的,就是要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真修弟子永远不会被征服,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洗脑班是地地道道的人间魔窟。开了天目的弟子,看到这里的恶警在另外空间中是些低能的灵体和败坏的生命。都是我们用正念铲除的对象。

在魔窟中,那些正念尚存的干警,被我们的大善大忍之心和坚定大法的壮举所感动。另外,由于我们不断地弘法和讲清真相,他们对大法有了真正的了解。大多数人改变了对大法弟子的看法。并且他们经常私下议论张恶警他们做的不符合法律。有的见张征振来了,马上到宿舍报信:“张XX来了,马上到宿舍来了,专打老太太,注意啦。”有一名干警看到被打残的老年功友说:“如果是我妈被打成这样,我一定把他(张征振)装进麻袋扔到井里去。”

由于我们利用各种机会不断弘法和讲清真相,使干警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有的干警看到我们被邪恶折磨的不成样子,就悄悄告诉我们一个看着门,大家打会坐。”负责看押的巡警一周轮换一批。每次才来接班时对我们很苛刻,不让上厕所,不让打水,不许开门通风。在我们力争下才勉强能去。

一些干警在和我们的接触中,在我们的正念感召下,他们看到了大法的伟大和大法弟子都是名符其实的好人,是一个高尚的群体。他们开始佩服我们,公开说:“除了不能放你们走之外,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因此上厕所、打开水、打洗脸水方便了许多。他们的冰心被慈悲所融化。不断向我们投来同情的目光,经常叹着气说:“唉,你们在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善恶终有报。在大法弘传之时每个人都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上苍已经对恶人发出了信号,打人凶手张征振患肝硬化,幕后指挥王铁刚患上脑血栓,现已双双住进医院。在苍天的警告面前,恶人们是否清醒了,在正法中对大法的一念就定下了你的未来。如其不悟,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等待你们的只能是在无尽地偿还中被灭尽。

(长春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5/16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