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善恶报应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我家四口人,一个修炼,一个全力支持,二个受电视谣言蒙骗,对大法怀有仇视心理,都得到了不同的报应。

我丈夫是聋哑人,虽然不修炼,自始至终坚信大法是正法。他常说,在常人中没有哪一个人真正站在别人的立场上为别人着想,大法和师父就是不一样,只认人心不认人,对师父,对大法充满了敬意,经常做着正法的事。

我经常发放真相材料,每次他必跟着发放,还向他的同学讲清真相,我家亲人谁要攻击大法,他发现后立即制止,他还把大法中的诗用毛笔写成大字,画上精美的荷花贴出去。为大法他曾被恶警抓住一次。

一个炎热的夏天,我俩发放真相材料时被发现了,虽没被抓走,但他被恶警记下了模样,第二天走在街上立即被认出来了,光天化日之下被恶警包围,他一点也不害怕,他用笔写着问恶警:你们抓我干什么?对方说那边有一张真相材料是你贴的,并把他带到那个地方去了,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面对邪恶,他拿出了胆量,和恶警周旋了两个小时,火热的太阳晒得他大汗淋漓,最后恶警抓不住把柄,离去了。回来后和我讲起这件事,我也深深地感动了。

他为大法做不少事,大法同样给予他很多,他几次看见老师像金光闪闪,晚间金光四射。他骑车被别人给撞了,但没有撞倒他,反而撞他的人倒了。他胸部软组织拉伤过,一干重活就痛,他现在干重活怎么也不痛了,病不知不觉消失了。他由此更加努力了,每天默念正法口诀,我早、晚立掌,他总跟着做,可认真呢!

我婆婆对大法一直怀有仇视,我学法之前,架不住她的唠唠叨叨,总和她吵架,学法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她也不承认。大法遭到迫害时,她站在邪恶一边要把我的书都交上去烧掉,明着是不让我受到伤害,我知道离开大法意味着什么,就扔给她一句话说,书如果都交上去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干脆把我一同交上去烧了,这样她才不敢动我的书。她总干扰我正法,她说服不了我,还把所有亲人都搬来了,一个也没得逞。一天夜里我出去了,她左右盯着,结果一夜之间她左眼什么也看不见了,右眼也视力模糊,到医院做了手术,至今还没好,眼睛干巴巴的,又模糊,我告诉她别仇视大法了,否则会有更大的报应呢,她就是不愿相信。

一次一个功友来给我送真相材料,她误认为我这么坚定是那个功友强加给我的,就把那个功友冷嘲热讽一番,结果在当晚老太太就浑身发抖,直冒冷汗,站立不稳,口吐绿水,送去医院抢救,也没查出什么病,当成脑血栓治了,我告诉她这是警告你,不能对大法这样,这是师父慈悲警告,她还不信。

邻居都问我她为什么最近总生病,我给她们讲明原因,希望她们不要仇视大法,听后她们很相信,表示不反对。我婆婆知道后又从中干扰、歪曲事实,结果又遭一报。

公公听信电视新闻灌输,满脑都是攻击大法的东西,一夜之间也遭报了,症状和婆婆一样,到医院查不出什么病,当成重感冒治了。

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世人不分正邪、一味地听电视的,受害的不是自己吗?该清醒了。否则损失的不只是健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