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大法弟子丁延被承德监狱恶警虐杀


【明慧网2001年9月6日】丁延,女,32岁,石家庄市人,因参加99年广州法会被捕,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后关押于石家庄市二监狱女子中队,河北省保定太行监狱女队,河北省承德监狱五监区女队。承德监狱恶警自设水牢,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丁延也曾遭到承德监狱水牢的酷刑折磨。丁延是在被转到承德几个月后被迫害致死的。

丁延在1999年10月28日北京新闻发布会上
向记者描述警察用背铐的酷刑折磨学员

据悉,保定太行监狱关押了多名大法弟子,当时包括大家熟悉的石家庄大法弟子丁延。丁延对一切邪恶坚决抵制,她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信念,使邪恶望而生畏。狱警多次秘密开会研究如何迫害丁延。当时丁延的家人还不知道她被关押在何处。

保定太行监狱地点:保定满城县南行5公里。
电话: 312-7169999

丁延的“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一文曾鼓舞无数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汇成滚滚正法洪流。丁延兑现了自己神圣的誓言,为众生为大法舍尽了自己的一切。她伟大的正法生命之光将永耀宇宙。

让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看到此消息后共同发出最纯正最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的旧势力,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让所有残害大法弟子的人间邪恶之徒现世现报。



附件:修炼体会: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我叫丁延,31岁,美发师,河北石家庄市人。

自4.25、7.20以来,我也投入到了前赴后继的护法正法的行列之中。我最喜欢听学员的修炼故事,我也听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今天我也想把我的故事讲给大家……

10月15日下午石家庄炼油厂的邱立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炼油厂的大法弟子已被看起来了,因为他们接到了内定邪教的通知,就对学员动手了。并且在家炼也是违法的。

听到这消息,我出的第一念是赶快通知学员知道这件事,立刻上京,别等到公布,要先站出来护法。当晚就动身了,17日早去看升国旗,之后就在天安门站出来。

望着灿烂的朝阳内心充满了喜悦,我知道那就是“如归”。我突然悟到了一个法理,就对身边的一个学员讲:“其实,我觉得修多高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为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义。”这时我看到了太阳真是清凉的世界……

那天在天安门遇到了很多石家庄的大法弟子,大家就在天安门广场坐下来围成一圈,这时一个武警过来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学员回答:是。他就用对讲机叫警车,并说你们等着。这时,又有其他地方的大法弟子看到后加入进来,警车来后,把我们装上车,在开走时,又有两个学员在喊,等一等,我们也是大法弟子,但警车没要他们就开走了,我们被抓到了天安门地区分局。

整个一个上午就有近200人被抓进来,其中有75岁的四川老太太,警察问:“这么大岁数了怎么来这儿?”老人讲:“我有很多的病都好了,我能不来吗?你看我多棒,大法好啊。”警察问:“那你从哪儿来的?”老人用手指了指天上说:“宇宙中来的。”还有个15岁的男孩子,警察想从他身上打主意就喊:“小崽,你这么小怎么也来了,你也是来护法的?”男孩笑嘻嘻地回答:“是啊!”“那你不上学了?”回答:“不上了!”理直气壮。还有夫妻俩带着几个月的婴儿,还有……还有……还有……

中午时分,警察对大家讲:“每个人都得照像(象给犯人留案底那样的)再交30元钱。”希望我们配合他们的工作。许多学员都拒绝拍照,但他们强行拍。到了我这儿,我告诉他我拒绝拍照,拒绝交钱,但是他还是强拍了。我告诉他:“我知道你在干坏事,我再去配合你我是在助纣为虐。”钱就在手中拿着,不能够给他。这样他没敢动手抢。我看出了他知道抢钱不对,不磊落,他有明白的一面。我想用这办法造成“抢”与警察的对比,唤起他的良知,正念。他的手动了动还是缩回去了。后来把我叫到办公室,还是从我手中抢走了钱。我知道与他的缘了了。

因为上访就会被遣送,也不允许讲话,所以大家干脆就去天安门,也不说是哪来的,叫什么名字,这样就不能被遣送。警察非常恼怒,站在一个大桌子上对学员喊:“把你当人看,你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人,让你们回家,你们不回家。”这明显的点化直指我心,后来把我们十几个不肯讲是从哪来的人弄到楼道里,摁在地上一个手在肩头一个手在后背,用手铐铐在一起,用脚踩后背,手往上提手铐,前后左右来回拎,学员痛苦地呻吟。在楼道里,他们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无所顾及地用刑,惨叫声让人听了都心颤。我始终一声没吭,几次痛得喘不出气来。后来他们又掐人中,又打脸。当我又一次清醒时,我想到了岳飞,那风波亭上的浩然正气,一片丹心,那种身心的痛苦,那种承受……我心里升起了无比的喜悦和庄严。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知道我的心境,我知道在归途之中了……

他们看不起作用,就给我换了一付铜手铐,并反复问说不说,中间的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而且还告诉我如果时间长了,皮肤坏死了手就残废了。但是我始终没有动任何邪念。我听到了在我身边一个承德的弟子对警察讲:“我不恨你们!如果用这种办法能够解除你对法轮大法的怨恨那我愿意承受……”

近三个小时后,他们一看不行就打开我的手铐,开始劝我,你何苦啊遭这个罪,说了吧,就剩你一个人了。两个保安说着,发现我的手很凉,就开始给我揉手,可手一直很冷,他俩就揉了很长时间。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闪烁的泪光,我发现了他们的善念,就对他们讲:“谢谢你们,谢谢。我这样做还不足以让你们触动吗?这么多好人你们这样对待他。我可以用生命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你千万要记住这句话,保持住你的善念不要丢失他。千古以来人们建庙拜佛,要求佛,谁是佛?不要错过机会。我这么讲是对你好啊!”后来又来了两个警察,我就对他们讲:“你们接触了那么多大法弟子,是你们的福份,你们收了那么多书,难道就没看一看里面讲的是什么?”警察说:“我都看了三遍《转法轮》了,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还告诉我的儿子不要欺负人,我不象别人那样打人骂人,我也不愿意在这儿,是这儿人手不够,才把我调来的,我是哪哪哪儿的。”这样谈了很多法的事,我心里真的太高兴了,我知道我的苦没有白吃,我用生命去护法,去兑现自己的誓约,用大法了却前缘,唤醒了善念良知。临走时他们送给了我两本书,一本《精进要旨》,一本《转法轮》。当我还在为得到书而喜悦时,有个学员对我讲这是你关过的好,给你的奖励……

我知道修炼的路上每一关都是为了提高,每一关都是垫脚石。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当我最后一次清醒过来时我知道再铐我一次我可能承受不住了,那样的话我想到了死,一头碰墙而去,后来又坚定自己。我不能轻言视死如归,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喜悦。这样一想,警察却把我的手铐放开了。几个学员被叫来,轮番劝我,要我配合工作,说我如何如何。对我讲,他们多辛苦呀,一天了,到了七八点还不能下班,你慈悲他们吧,还有个学员说,你看警察多好啊,忙了一天了还在劝你。我立刻明白考验又来了,我知道他们维护的是人,不是法。如果我在法理上要不明白,那就太危险了。我看着学员这样不明白,我落泪了。我一字一字地说:“什么是慈悲呀!让他知道法好,这才是慈悲。我看着他们干坏事再去帮他配合工作,这是慈悲吗?你要明白呀,这是根子上的事。这么多学员前赴后继的上访不能触动他们,那么就要用生命证实大法。这么大的法来到人间,人不能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是人类的耻辱啊!师父讲(大意)人类这层法必须得有,没有了还不行,那么他不承认大法,这层生命何存呢!”

我曾听到一个学员讲,法是由师父来正,也许师父会回来。另一个学员立刻讲,我们明白法理了,又有肉身在,那么我们就是这一层的护法神。就是我圆满了,只要有肉身在,我都要做这件事!

又有一个学员义正词严地讲,你还想让师父回来承受这痛苦,这么肮脏的土地怎么配得上师父的脚踏上来,你今天连这个恶念都得给我灭掉!我今天就是哪一层的神,我都要下来,不怕来当常人,也要站在师父的前面去,维护大法。

我听了这话,泪水往外涌动,内心升起了坚定,庄严,神圣的正觉!

这样修了一圈回过头来,我发觉,在天安门证悟的法理又升华了,其实我是溶于法中了,在正法、护法,在法中被正法带了很高很高…… 师父讲“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我觉得修得多高对于我并不重要了,只因为与正法联系在一起,我才觉得生命有了意义……

(199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