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出家弟子:走遍全省洪法行(一)

对出家人讲清真相与洪法


【明慧网2001年9月6日】缘起

欣闻大法后不长时间,就向同样视修行为今生最大事的同门师兄弟洪法,却遇到很大的困难。虽然心急,在抵不过大环境的整体形势之下,只好暂时将洪法搁置,可是我心里从没忘记这件我应该尽的本分。直到今年参加华盛顿DC法会听师父讲法时,除了深切体会到自身的不足,也感到向出家人洪法的时机已经到了。七月三十日回台湾后,在一次读书会上,慧佑提到宜兰一对林姓夫妇建议先向宜兰的出家众生洪法。也就这样,燃起了我们全省走遍的心愿,而宜兰、台北、桃园三县市就成了我们洪法的第一站。

过程

在宜兰山上的寺庙,我们一提起法轮大法,大多数的僧人并不知有此法。他们可以接受大法的真相与洪法,异议不大。到了市区,洪法难度较高。原来不少台湾出家人到大陆寺庙参访时,将当地僧人对法轮功的错误资讯信以为真,并把这讯息带回台湾,使大部分出家人的想法已经跟中共文宣如出一辙了。

在北投遇到过一位非常排斥法轮大法的男众住持,他对我们倒是有些好奇。当他得知我们出家的寺庙在台湾佛教界也算是小有名声之后,他不解的问我:你们学此法,寺庙的住持赞同吗?我很诚恳的回答他:「修行是个人了脱生死之事,谁也无法干预。今天我来的目的只是希望你们能听到一些正确的资讯,能有客观的看法。」由于他提的问题我都给予理性的回答,让他无话可讲。一旁他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师父露出窘态,藉故双双离去。

反观桃园地区的僧人对大法的接受性较高。他们赞叹法轮功对群众身体健康起到的功效,可是对大法的认识也只限于此,而不认为法轮功可以成为一个修炼的法门。因为讲清真相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心中盘算着在全省走遍之后,再来与他们作第二次沟通。我们也与桃园的学员达成共识,过一段时间请当地学员再次造访,看看他们的炼功动作是否正确,并进一步洪法。在洪法过程中,当然也有愿意听闻大法的,不过有不少僧人坚持待在原来的法门,因为他们也有不二法门的原则。以他们的角度来看并没有错,因为这毕竟是个人修行的缘,也不能勉强。

与大法在家弟子相处有感

在这一段洪法过程上,我们真是由衷感谢各地区的学员给予我们的支援,晚上我们也常常与各地大法弟子交流。由于一些学员经常对出家弟子提出相似的问题,这些问题我相信未来也会被问到,因此我也想藉此机会提出我个人的看法与感受。

(1)很多学员总认为出家人学大法非常稀有难得,我自己倒不认为有什么难,因为我既已出家,本来就是要走修炼这条路。学法轮大法是因为我在过往的修行中,到了一个需要继续往上突破的层次,需要一个更高的法来指导我往上修炼。法轮大法与我以前修炼的法门最主要的不同在于法轮大法背后的内涵使修炼者长功快,又可加速层次的提高。这是我最深切的体会。

(2)我们也常被问到为何不还俗。我必须慎重严肃的声明,师父并没有说专修人士必须还俗,而且我认为学大法对出家人来说只是另一个层次的提升,并不需要对外相有所改变。如果我们专修人士都必须还俗的话,对社会、宗教界会造成大的震撼,他们对大法会有负面的批评,这不是在毁谤大法名誉吗?若学员可以更深一层认识法,我想这类问题也就不会再被提出了。

(3)在台湾,一般人称呼僧人习惯加个「师」字。其实这个「师」并不是师父之意,有点像常人中称呼别人为某某「小姐」、某某「先生」,只是一个名称的表白,没有老师、师父的涵义。有些学员在听到别人称呼出家人为师父时,马上态度强硬的制止说:「不可以叫他们师父!只有李老师是师父!不可以叫他们师父!」这些制止别人的学员忘了考虑这位被称为师父的出家人并不是大法弟子。出家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型态。我们出家的大法弟子对这件事会做适当的解释,学员也不要太过紧张,而有偏激的行为语言出现。我也曾听到有学员对初次见面的僧人说:不要拜佛、念佛,我们李老师比释迦牟尼佛功高。我个人认为才刚见面,这样的洪法方式并不恰当,你想对方作何感想呢?

结语

我们都知大法好,洪法时一定要用智慧去洪法,如果太感情用事,非但无法说服对方,还可能造下不必要的是非与对方的反弹。那你说这是在救渡世人呢,还是在将他推入深渊?同修啊,我们在洪法时一定要谨言慎行啊!

北部洪法拉开了我们全省洪法的序幕。当其他出家人了解到我们为何要南北奔波外,他们即使留在原法门,也支持我们的理念,为我们所行感到佩服与感动。虽然一趟下来发现完全排斥者约占三成,不排斥但坚持原法门的约占四成,可接受、愿意炼的也还有三成啊!且不管收获如何,毕竟也踏出了第一步,不足之处还请各位同修不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