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与小家


【明慧网2001年9月7日】只有谈心得体会时,我才不会谈起得法前的人生经历,因为那历史充满了泪水,也充满了自私。

我和我爱人都是下乡知青,在农场经人介绍相识,回城后结婚生子,但分居两地。孩子出生时,我就发现他的心思不在我们身上。直到小孩三岁,我们搬家到一起生活,这个问题就突出了,因为他经常晚上不回家。

能说清的理由只有一个──接送通勤。

偶然看到一封他给别的女人的信,我当时懵了,不知如何是好。我人地生疏,唯一的亲人是三岁的孩子,带来的钱基本上都花了,他的工资也不给我。我觉得好委屈,我好傻,我一心一意追求的幸福、不远千里追求的依靠、不顾家里强烈的反对,原来是这个样子。我想到离婚,想到自杀,最终代替这些的是无休止的争斗。

这段人生,让我愤怒,自卑,痛心,妒嫉。我只觉得苦啊,太苦了。我想解脱的办法,离婚?自杀?出家?93年我请了好几尊佛像当起了居士。每每烧香拜佛,我都会求佛三个问题:一、使他改邪归正。二、小孩健康成长。三、解除我和家人的病痛。此时,我已疾病缠身,尤其严重的是腰和妇科病,他和孩子也轮番得病。

96年,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明白了一切苦难病痛乃业力所致。但我的执著心仍然放不下,心里总是酸酸的,有机会还是吵架、闹离婚。终于,接连不断在梦中看到了过去的我,变异地、扭曲地执著男女之情的我。这下彻底明白了。苦难的根源原来真的是自己的执著与业力。

从此以后,我慢慢地不再记恨他、追问他。没出多长时间他退休了,没有了公款吃喝玩乐,没有了以公营私,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他的心全心全意地转向了家庭。这几年来,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不断地去执著心,在哪都做一个好人,甚至比好人还好的人。也影响到他。我看到他善良的本性逐渐显露。我们不再吵架,不再计较,钱商量着花,我回来晚了他自己先下厨房,剩饭也抢着吃。他以前曾经说过他睡觉都睁着一只眼。我知道那时他提防着我。现在我们之间交流多了,体贴多了,尊敬多了。

说到笑。修炼这几年来,我从内心里笑,白天笑到黑夜,家里笑到单位,我整个人都在笑。我真的好开心。我的腰间盘突出不治而愈,严重的妇科病不治而愈,我心灵的痛苦不治而愈,困扰我们家庭的灾祸我不治而愈。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是谁以洪大的慈悲救度我们这地狱之人?不用我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至尊至善的主佛──李洪志师父。困为修大法的人布满了全世界。社会是由无数个小家组成的。一个欲破碎的小家庭是大法使他改变,使家庭和睦。那么千千万万个家庭都全家欢乐、和睦相处是不是国家的大幸事,社会大家庭的大幸事,他带来的必定是社会稳定国泰民安。做为社会大家庭的一员,我真心希望家家幸福欢乐大家繁荣昌盛。然而政府却不管什么大家和小家一意孤行,镇压修炼大法的人,其目地是什么?成千上万的人进了拘留所、劳教所、戒毒所、精神病院,酷刑折磨;打伤无计其数,打死目前掌握的已多达260多人,歪曲、诬陷、造谣、中伤,强奸女大法弟子。我知道国民党屠杀XX党,令人不耻,没有想到现在对手无寸铁的修炼人,使用暴行更是有过之。多少个小家遭难?给大家带来什么好处呢?

我知道:目前大家庭问题百出,蛀虫多多,黑气、黄气、邪气充斥上下。
我知道:目前大家庭的头等大事是不惜一切财力、物力、人力,镇压法轮功,镇压修炼真、善、忍的人。

试问:
我们大家庭积蓄的资金是大家的,还是家长的?
我们大家庭的专政机关是为大家服务的,还是家长的工具专治大家的?
我们大家庭的宣传机构是传达大家庭的讯息,还是哄骗大家专为家长服务的?
我们大家庭的家规是惩恶扬善,还是挑斗群众惩善扬恶?

试想:家长是想让大家过上幸福生活呢?还是要毁掉这个家?

家族成员们:你们每个人都在其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