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SOS!紧急救援”汽车之旅首次活动纪实(二)


【明慧网2001年9月7日】参加这次“SOS!紧急救援在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长途车旅行动的六名学员,除了两名小弟子,法语水平都不甚高,表达起来多少都有些困难。出发前,大家多希望能有西方学员或法语讲得好的学员同行啊!因种种原因,他们暂时都不能去。也有学员建议我们晚些日子出发:“这次如果有西方学员一起去,效果会更好的;再说也可以准备得更充分一些。”但参加的几名学员都悟到: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正法进程中,我们不应该为此而等待,不应该把语言当作我们的一个障碍。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已经告诉了我们:“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事实证明,重要的是需要付出我们的心。


一个学员事后讲了一个笑话给大家听:在某市警察局他想表达“紧急救援”的意思,一见到警察便用法语说道:“Ausecours!Ausecours!”其实,这个词是遇到危险时喊的“救命!救命!”当然弄得那个警察一下子很紧张。但他随着学员的讲述,知道了并不是当时发生了什么意外,而是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正遭受着残酷的迫害,他的表情从紧张到放松,又从对江泽民集团镇压的不解、震惊到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同情和对我们行动的理解,表现了他那颗善良的心。也许他从内心明白了我们学员此时用“救命”这个词的真意。

圣马洛(St. Malo)的Ouest France(<<法国西部报>>)报社的一位女记者听完学员用不完美的法语讲述的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事情后,她的眼圈红了:“我一定把这些都登出来,明天见报!”看来我们学员用心在讲,她也用心在听啊!

第四天在布列塔尼的首府Rennes(雷恩),我们被允许在市政府广场洪法、炼功。我们一早来到广场,不失时机地向市政府前站岗的警察洪法。警察建议我们地点选在广场中心,因为会有更多的人看到。写着“SOS!紧急救援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白底大字横幅、功法介绍和法轮功真相的看板及优美的炼功动作和音乐吸引着过往的人们驻足观看、询问。

一位太太深深被法轮功优美的动作所吸引,久久不愿离去。她对我们说:“你们的炼功动作太好看了,太美了!音乐也好听极了!我非常喜欢!”一位大学生仔细看了传单和看板,被江泽民的集团的暴行震惊了,他对我说他简直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后又问我:“我怎么才能帮助你们呢?”我告诉他方式很多,例如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周围的人,也可以给政府和议员写信,呼吁他们帮助制止这场邪恶的镇压。他口气坚定地说:“我要写信,我一定写!”顿时我的眼睛湿润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发了数不清的传单。

在大城市Nantes(南特),市政府的官员不仅认真地听我们讲述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记下了我们的愿望和要求,还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全市最便宜的复印店。OceanPresse(<<大西洋新闻报>>)报社的一名年轻记者听到我们想找一处热闹的地方洪法、炼功,亲自带我们来到市中心的商业广场,并在第二天对我们的活动进行了采访,临走时握着我们的手说:“你们能这样做非常好!”

南特商业广场上人群川流不息。六名学员有的炼功,有的一边发传单一边回答人们的提问,四个钟头里没有丝毫的间歇。一位先生在我炼功时已跟其他学员交谈了很久,见我站起身来,正欲离去的他又回转身来,指着图板上天安门广场上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狠毒殴打的照片,对我说:“法轮功学员被如此残暴对待仍然坚持他们的信仰,我想,他们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对吗?”我回答他:“是的,这种力量来自他们的内心,来自“真、善、忍”。”当他听到法轮大法是传统的修炼方法,是久远年代以前就有的,只是九年前我们的师父才把他洪传出来出来时,他感叹道:“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的出现肯定不是偶然的!”我真为他的悟性而高兴:“先生,您不觉得您今天能遇到我们,遇到法轮功,也是不偶然的吗?”“当然!我曾经四次差点死去,可每次我都死里逃生。我相信每个生命来在世上都不偶然。初生的婴儿那么纯洁,随着长大他们的罪恶也越大。人们拼命想消除罪恶,越打击却越厉害。”我极力建议他去看看《转法轮》,他说:“我会看的!”分手时,他又认真对我说:“一件看上去非常痛苦的事情,反过来说可能就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相信我,这件事(他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再过几个月一定会结束的!”我眼里噙着泪水望着这位有缘人:“我相信!请记住法轮功,请记住法轮大法!”

六天的“SOS!紧急救援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车旅行动,我们每个弟子都深深体会到了“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这是我们必须做的,这样的行动会继续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