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难中的祖孙三代


【明慧网2001年9月7日】我与丈夫都是修炼人,由于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迫害我俩早已流离失所在外。我的小孩现在两岁多,从她一岁多开始我就不能在她身边正常照顾她了,只能把她托在我的母亲那里。我的母亲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而且身体状况也不好,常常是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再加上家里居住的房屋也不好,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的大雨停了屋里还在下雨,按她这样的条件我这个做女儿的应该是帮她请一个保姆照料她老人家了,让她安度晚年,享享清福了。我又何常不愿在家里孝敬老人,管教孩子呢?由于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迫害,却不能……

今年夏天,我所在的城市遭到了百年罕见的高温,在那样的条件下,母亲想办法找到了我,向我发出呼救,希望我能把孩子接到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能够平安地度过这个夏天。当时我的心里很是难过,这时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佛法无边,有的是办法,但作为修炼人,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得顺其自然。就这样我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个地方,我心里很清楚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的。

天气慢慢转凉了,孩子还得回到我的母亲那里。由于孩子幼小不懂得为什么要跟妈妈分开,为什么妈妈不能回家,她常常提出这样的问题。就在这期间我与她一起学法,讲了很多大法的道理给她听,每天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和发正念的手印姿势,她都能准确地达到标准,而且还能背《洪吟》中的许多篇,还有师父的经文《心自明》、《论语》等她都能够一字不漏地口齿清楚地背下来。

在我与母亲商量她是回母亲那里去还是送幼儿园全托的问题,母亲很希望我能把她送去全托。我也有这个想法,因为看着母亲那瘦弱的身体我真是不忍心让她劳累。可是经过多方面的努力还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全托。由于江泽民的爪牙经常去我母亲那里骚扰,母亲的生活也不能得到安静,体重由九十多斤下降至七十几斤。从她身体的体重就能想象到我的母亲的巨大承受。我的母亲是坚信这个大法的,她以前也学过法,由于种种原因中断了,但她相信法一定能正过来。

在我与母亲商量孩子的问题时,母亲常常提到我的丈夫不负责任,难免有些不好的语言与情绪,搞得我也很闹心,这时我的女儿说:“外婆,修心性,上天去。”我想这是我与她学大法的结果,这是大法的威力,随后我的心也平静了许多,在这个问题上我也要修心性,放下常人的观念与框框。

今天早上在我与她们分手的时候我把女儿和母亲送到车上坐好后,我对女儿讲:“回家后好好听外婆的话,不要闹外婆,外婆年纪大了带你不容易。”女儿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也没有笑,也没有闹,而以往我与她要分开她总是又哭又闹。看着她的眼神我好象明白了话多,她仿佛在跟我讲妈妈你快去抓紧时间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