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昌看守所不畏毒打坚持炼功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9月8日】我是一名武汉的大法修炼者,我谈一下在狱中的见闻和经历。

2001年1月5日,我因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在南昌市第三看守所。一到看守所,管教刘英对牢头狱霸说:现在牢里不准炼功,不准绝食,否则叫你吃苦头。那几天,牢头狱霸对我们大法弟子特别得狠,不准我们说话,甚至于上厕所也要报告,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在绝食的三天期间,暴徒打了我六次,两次为绝食,四次为炼功。用正掌、拳头、胳膊肘,膝盖,腿踢,脚蹬,打得我头青脸肿、浑身酸痛,嘴角出血,手也擦破了皮。但在正念的作用下,我挺过来了。

1月6日中午,因绝食抗议,牢头狱霸与另外二个打手在院内打了我一顿,后又叫我到里面,当着全牢房的人,牢头狱霸上来就是拳打脚踢,狠狠打了我一顿。当时很多在场的犯人都哭了。牢头狱霸打累了,扬言说,下午再不吃饭,叫全牢房的人来对付我,叫我尝尽牢房的苦,扒光衣服,用刷地板子等各种方式打我。还说晚上有的是时间,不信对付不了我。我劝他不要这样伤害别人,打人会造业。晚上吃饭时,叫我吃饭。我告诉她们我不吃饭,因为我是无辜的。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们是好人,不应该被关。因当时牢狱霸不在,其它人看到我中午被打的厉害,不愿再看我被打,叫我吃饭。连中午打我的那两个帮凶也说她们不愿意再造业,要我吃饭。我坚持不吃。我看到大家的善心出来了。当牢头狱霸回来问到时,大家帮我回答,我没吱声,以后都是大家在帮我,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帮我化解了。

我晚上起来炼功。1月6日晚上炼功时被发现,牢头狱霸起床,打了另外两位功友,说不管年纪多大,照打。对我说,你这个新来的,明天找你算帐。7日早上,把我们晚上炼功的一个个找过去问话,打我们。当问到我时,我说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被别人利用,成为帮凶,你都不知道,我为你生命的永远担心。她说她就是喜欢被别人利用,不准你们炼功,你们要炼,叫全牢房的犯人晚上轮流值班,守着你们,谁炼功就打谁。我想大法已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了,不炼功怎么行?如果炼功,将面对的是什么,我很清楚,我思想斗争了一下午。晚上我的心突然非常宁静。我想到师父的话,要为自己而存在,而不要为干扰你的人而存在。我知道对我是个生死关。

7日下午,大法弟子、年近七旬的郭春玲(化名)分到我们18号监狱,她一来就说,我这次出来就放下了生死。她的话对我有很大的鼓舞。晚上,我叫功友们都起来炼功。8号早上,我坚持起来炼功打坐。有一个犯人发现了不准我炼,我不理。牢头狱霸过来,用两只脚踩着我的手,不准我炼,打我。我说我炼功没有影响谁,坚持着炼。她狠狠地用脚、胳膊肘打我背,打得我身子往前倒。我还是接着炼,坚持着大家起床把功炼完。上午吃完饭,牢头狱霸把我叫去,打我的脸,大法弟子郭春玲老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叫她不要这样打人,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她还是不停地打,直到打得她手都肿了,后用脚踢我腰、背,把我一次次地踢倒在地。她打累了,叫另外几个人来打我,别人不愿意,都躲开了。当时在场的人很多都流了泪,我一直坚持着一声不吭。

8日下午,大法弟子陈大姐(化名)来了,当她了解到这里的情况后,她知道自己是来正法的。功友们在心性上还存在问题,她就和功友交流。大家也悟到要坚持炼功。9日早晨,所有的功友都起来打坐,一个姓涂的管教发现了,就大叫不准炼功,把所的牢房里的人都吵醒了。牢头狱霸叫另一位帮凶说,把昨天挨打的拖起来。她便上来揪头发,扯衣服。我不理她。牢头狱霸冲过来,又狠狠地踢我,打我。当时,大法弟子郭春玲和其它几位功友劝阻她,不准她再打人。可是那个牢头狱霸没有一点人性,恶狠狠地对着年纪可以做她奶奶的老人打了三个耳光,还加一脚。把老人的脸都打肿了。可是管教干部却任她行凶,不制止,一直说不准我们炼功。郭春玲老人说我们要炼功,到哪都要炼,不炼就不行,我的身体就是炼功炼好的,不炼就发病。经过一场较量,牢头狱霸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们干部都管不了,我也没办法。管教最后也只好走了。
 
在严酷的考验面前,我们都坚定地走过来了。无论她们使用何种手段,都不能使我们屈服,最后她们只好同意我们炼功。从此以后,我们又有了一个比较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

这一次我又亲身体验到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慈悲,体验到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只要坚持宇宙的真理,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会怕的。我们坚定地走过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