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民警抓贼惩犯 只看到派出所殴打法轮功


【明慧网2001年9月8日】“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正大穹》)

从99年7.20以来,大陆上下瘴气满天迷住常人眼。就连一个小小的乡镇也不例外。就在这恶劣的环境下,不畏严寒的梅花时时开放,越开越艳。一夜之间“真、善、忍”写满大街小巷。百姓见之“真、善、忍”有什么错?为什么硬是不让炼法轮功?乡政府闻之,集合人马,带上湿毛巾骑上摩托车满村子跑。边擦边自己解嘲地说:“他们不会写别的,就会写这三个字。”

今年7.20左右,摩托车每晚嘶鸣,路口站岗。他们万万没想到大法弟子在他们后头做正法工作。次日凌晨,各色标语贴满整个乡镇(7个村子)。“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普度众生、济世度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对大法好的一念会决定你的未来”、“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世人啊清醒过来吧,伟大的佛法就在你的面前”、“坚持大法受益无穷”、“破坏大法现世现报”……等等,似盏明灯驱走黑暗。他体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救度世人和对邪恶的警告。我被蒙蔽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愿你们早日醒悟,端正对大法的正信,使你不至于对大法犯罪,免去你们的痛苦和灾难。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

进7月以来,杀气满中国,坏人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乡政府把在名单的都叫到了派出所。暴徒们对这些学员大打出手。用电话线拧成绳,三角带挽上疙瘩抽打学员。扬言:“上级有令,打死白打!”逼学员说出谁写的、标语谁贴的、传单是谁撒的,还有谁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以后还去不去北京,还炼不炼功。

有个大法弟子当场被打昏两次。到了晚上把灯一灭,群起而攻之。这真是“黑帮乱党,政匪一家。”违心说不炼的人每天要报到并被非法罚款,仅西村学员就被非法罚款近6万元,拿不出的牵驴卖牲口。说炼的学员被送到县里。“明知道是假的,改变不了人心,为什么非得这样做呢?为什么非得让你签那字呢?为什么非得让你说个“不炼”才放你呢?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这个差异也太大吧?正常吗?不正常。那不很明显吗?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坏人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他们逼迫每天报道的人骂李洪志老师,不骂者挨打。谁见过这样叫人骂街的国家干部?李老师教人向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无论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能否承受得了。暂且不说,就说谁不是父母所生,母亲怀中长大?哪个母亲教儿女骂人?在校读书,哪位教师教你骂人?在社会工作,哪位领导教人骂街?小小的邪恶之徒啊,你尽情地表演吧,你不知道侮辱李老师、侮辱大法犯的什么罪?真是“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

他们对大法学员不仅进行肉体折磨,经济搞垮,精神摧残,而且又想出了新的招数“以无情利用有情。”

征收公粮对乡干部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今年又有雹灾,正当西瓜上市之际,一场冰雹打了个万朵桃花开。公粮不减照收,百姓怨声载道,纷纷念起了《捕蛇者说》里的“苛政猛于虎”。乡干部去百姓家十趟八趟收不上来,他们便把这个重担子强加给了法轮功学员。逼迫大法学员限期内把所分配的户数征收完毕,否则罚款。他们对大法学员无情无义,百般刁难。说也怪,这招还真“灵”,不几天公粮收清,他们便去领功受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眼人不难看出:老百姓担心大法学员挨打,再受罚,所以主动上交。他们利用老百姓和法轮功学员的真情,想出了这卑鄙的招数。让百姓有苦难言,有冤难诉。

作为百姓看不见问民饥苦、为民谋利的焦裕禄,只看见搜刮民财的乡干部。东家少车,西家少驴,毛贼穿堂入室。看不到抓贼惩犯的民警,只看到派出所殴打法轮功。毛主席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已让这些人变成“专门利己,毫不利人,一心一意为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