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弟子心得:修炼之伟大


【明慧网2001年9月9日】我是一名公司职员,今年26岁,修炼大法2年了。

我在正法过程中,对大法的信念更加坚定,也发现和去掉了许多执著心。在此,我想就如何在正法中找到隐藏的执著心,并除掉它,以及如何能够使自己真正成为一名大法粒子方面,谈谈自己的体会。

我的一个体验是: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活动中,许多平时隐藏的心会表现出来。比如,我习惯了用命令的口气对一起做大法资料的同修说:“这个应该这样做。”或者用批评的口吻说“不对,应该那样才是”。不去考虑对方,认为自己理解得正确,就对对方说话不友善了。遇到有人提出与自己不同的意见,或者讲的东西超出自己的思考范围时,心里就生出不平和埋怨之念。

为什么就不能退让一步呢?为什么凡事都要自己优先呢?修炼者应该常守大善大忍的慈悲之心,总是和善与纯真的。这样,我们的正念才会威力无比。然而,自己的思想念头有时却会被在常人生活中形成的观念所左右,思想框框非常狭窄。我现在感受到了超出自己思想范围以外的东西,也明白了至今为止自己心的容量有多小。我不知道人的思想有多少是被封闭的,但是我下决心一定要打破这个壳。

在炼功点学法,也有许多不足的地方。特别是对不出来证实大法的学员,没有努力去交流与沟通。当周末有活动时,没通知之前,便凭着自己的判断,想即使打了电话也不会来的吧。但是我悟到这是一种没有责任感,缺乏慈悲心的表现,是自己得救了就行了的非常自私的念头。我现在的想法是:当前正法时期的修炼,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落下了。

一天,我们在街上最热闹的地方立起迫害事实的展示板,派发SOS资料。有3位女子高中生走过来看展示板,她们一直盯着受迫害学员的照片,边看边吃惊地说:“啊,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太残酷了。”她们问我:“我们能作些什么呢?”我回答说:“请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那请给我们些资料,我们要给学校的所有师生都发一份。”当我正要给她们很多资料时,她们又说:“不要紧,我们可以请老师在学校复印,发给大家。这些还是留给别人吧。”

当时,我为不修炼的她们能如此积极而感动,同时感到自己的正念还不够纯。我们大家表面上都在做着各种讲真象的工作,但是心里对大法到底有几分呢?修炼大法是非常严肃的,即使能骗得了周围,却骗不了自己的心。何况师父也在看着呢。我悟到,至今为止自己虽然明白但却不想去掉的许多执著心,已经给自己的修炼和正念带来了重大的障碍。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感到应该把法轮功介绍给更多的年轻人。如果在中学的课堂上,就法轮功受迫害的专题大家讨论的话,不就有更多的青年人和他们的家人得以了解真相吗。当今的社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标准都找不到了。所以,人在迷中,急速向下滑,犯罪也增加了。许多年轻人一看上去就很可怕,他们都是被周围的恶劣环境和不好的观念所影响。还有许多人在摸索自己的生存方式,表面上好象挺快乐,我觉得他们其实都很苦。我想把善与恶,德和恶业,还有宇宙不变的真理真,善,忍的道理告诉更多的年青人。开创新的未来,是得法在先的我们的必行使命。

我还悟到,与人交谈时,洪法时,不能带着人的观念讲话。我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过去有位修炼者,被一个嫉妒他的人多次伤害,最后被其人下毒,而他在剧痛中,仍愿用自己的死来救度其人。

以前我与对方谈话时,或者想到对方时,会想像:他是怎么想我的呢?或者是:我和此人性格合不来啊。现在我为自己这种自私和疑心很重的脏心感到可耻。我要尽快超越这一切常人之心。

在周围常人的对骂和欲望中生活,时常会感觉苦,想早早从这样的世界超脱出去。但是,返过来看看自己,不禁大吃一惊:自己不也是在心中骂着对方吗?自己和他们不正是在同一个层次上吗!想往上修,自己不符合高标准的要求可是不行的。

7月,我参加了华盛顿法会,耳听中国大陆修炼者的伟大行为,目睹海外修炼者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自己也暗下决心,舍弃常人观念,在正法过程中,成为老师的真正弟子。

我认为,在证实大法的活动中,稍微有一点自己已经修炼得不错了的想法,都是错的。大家还都在修炼中,如果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肯定会挑起矛盾,还会派生出各种不好的想法来。

我看到记载着在重重困难中向众生讲明真象,发正念铲除邪恶的伟大行为的一枚枚照片,感动地流下了眼泪,我真正感到了我们的伟大。不再象从前,全然没有了作为常人的那种对将来的期待和不安。人人都有善心在,我从心底里希望能给每一个人讲清真相,使他们能为自己的未来开创道路。

我想对人慈悲,莫过于去救度其人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