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为什么要步行?- 加拿大“环球步行”日记


【明慧网2001年9月9日】(8月31日)

安排了我们手上的工作,我和丈夫决定参与加拿大“环球步行”活动。参加步行的学员很快就定好了。一个西人学员参加进来,我感到十分安心,因为我们其余的学员英文都不流利,而且都是从来没有面对过媒体、政府洪法。

(9月2日)

在讨论细节的过程中,西人学员因另外有事,退出了。还没出门,难度就加大了。
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能等,不能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们没有一丝退怯的想法,相反更激发了要做好的决心。现在,正是要求每一个大法粒子独当一面的时候。在证实大法中,我们要尽力做好。

(9月4日)

在辅导员学法时,提出了步行的方案。没想到没有引起我们认为有能力帮助的学员的立即呼应,却被问起为什么要走的话题:要想好了,现在不是个人修炼,个人付出消业的时候,要考虑全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理解正法全局。由于不止一人这样说,我们反复审视自己。

白天,丈夫忙于联络能帮助的学员,看着他不停地解释为什么、为什么,我默默地流泪了。如果我们连自己的同修都感动不了,我们怎么去感动世人!

我们真的有问题吗?

回想步行的初衷:听说要把两年来多伦多学员收集的签名信,送到渥太华,交给加拿大政府,望着那一摞摞被雨水、汗水、泪水,弄得皱皱的签名信,回想不分老幼的学员,在严寒、风雪、酷日、雨淋下讲真相,征集签名,我们想应该走路送去才配得上海内外学员为此的付出。这其中确实没考虑由于语言问题,不能在沿途见媒体,政府,不能达到更好的证实大法的作用。

一度觉得自己没错,就开始向外找,他们怎么不帮我。思想中激烈地斗争着,几乎无法专心工作。于是放下手中的一切,学法。

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大法是圆融的,师父都讲得这么清楚了。

无论多少困难,不论有什么效果,我要把我--一个正法弟子的正念,留在我的每一步足迹上。

不久,陆续接到学员的电话,要求加入,他们的英文都极好。一个完整的环球步行小组就这样形成了。


(9月5日)

做媒体的学员很早就催我赶快把步行声明写出来,我一直在推,希望别人写,并说,谁写得好,就让谁写吧。直到下午一个学员打电话说,快把你的声明给我传过来,我要发出去了。她急促的语调令我下意识地说,好,好,我这就发。我这才坐在那想我该写什么。

我为什么一直写不出来。回想昨天晚上,大家讨论具体细节时,气氛有些象常人的工作会议,讨论的都是些技巧问题,一个刚从大陆来的学员终于忍不住了,她说,你们真的想紧急救援大陆学员吗?你们真的想救他们吗?你们真的想去救众生吗?一个真正想救人的人,决不是你们这样的心态!

我们都愣住了。

是呀,SOS紧急救援的主题,都提出这么长时间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觉得紧急吗,在正法如此快速的进程中,我的全身心真的有紧迫感吗。虽然每天都在忙,时间长了,多多少少有些疲了,象常人的工作了。师父说,修炼就是修心,我的心没到啊!所以我连一个声明都要写这么长时间,所以这么多学员要问我们:为什么要步行?我真的有问题。

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还说: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提着笔,问着我的心,回想正法进程中的一幕幕,我一蹴而就,瞬间完成了步行声明。

现在我由衷地感谢那些不断提醒我、问我为什么要步行的学员,那真不是偶然的,他们真是问对了,那实际上也是师父要让我明白的。

在正法修炼中,个人修炼是溶于正法修炼中的,是不能分开或对立的,大法是圆融的,时刻向内找,在法上提高。正念不是用嘴说的,也不是人的激情,而是对圆融大法的深刻理解。

(9月6日)

今天接到渥太华学员的消息,要我们再晚几天到渥太华,这就涉及到我们的行程又要向后拖,其实我们已经一拖再拖了。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按原计划上路,不能再拖了。大家交流时,都明白,打破邪恶势力安排,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每个粒子都要时刻有正念。一个学员说得好:邪恶就是不想让我们动,他们最怕的是我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