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烛光


【明慧网2002年1月1日】最后一抹夕阳消失在公寓楼群巨大的身影里。楼群对面的中国领事馆一下子暗淡下来。

我搬下盘得有点发麻的双腿,从领事馆前的草地上站起来。七点了,我看了一下手表,不知今晚谁来值夜班。24小时在领馆前请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一想到国内的功友仅仅为了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要受到残酷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我们这些微薄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

马路上异常繁忙,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在急着回家。我也开始收拾我的东西。当我把打坐的垫子和空的矿泉水瓶子塞进背包时,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大力,你怎么来啦?贝贝呢?”望着来人,还没等他走近,我便喊起来。

暮色中,大力的神情有些异样。“我把贝贝送到张阿姨家了。张阿姨家离贝贝的学校比较近。……贝贝懂事多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见我一直充满疑惑的望着他,便垂下眼帘,嘴动了动,欲言又止。我的心一动,“是不是丽萍姐……国内有什么消息吗?”当他抬起双眼时,我看到他眼中闪动着焦虑和悲伤。

“丽萍被加刑10个月。我岳父去劳教所评理,里面的人告诉他,除非写保证不练了,否则别想从这里出去。”

“真无耻!”我气愤地捏紧拳头,“仅仅是回国探亲,就把人抓起来,现在又不放人,真是无耻!”大力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他轻声说:“有人见过丽萍。”

“真的?!”我睁大了眼睛。

“是和丽萍同在一个劳教所的功友托人辗转传出来的。”大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很坚定,吃了很多苦……”

大力侧过脸,没有说下去。黑暗中,我看见两行晶莹的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他低下头,擦了擦眼睛,抬起头,对我笑了笑,说:“这不是一个坏消息,是吧。”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此时此刻,除了奔流的泪水,我想不出一句要说的话。

大力从包里拿出一根小小的蜡烛,点燃了。他席地而坐,守护着小小的火苗。他凝望着烛光,那柔和的光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这一刻,是属于他们的。

天黑下来了。我被裹在人群中走着。在一个十字路口前,我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只见那朵金黄色的烛光在风中微微摇曳着,黑暗中它为步履匆匆的行人照亮了脚下的路……

两周后,传来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130名法轮功学员为抗议劳教所的超期关押已绝食十几天生命垂危的消息。

金黄色烛光点燃了,一朵,两朵,十朵,一百朵,成千上万朵……小小的烛光在世界各地燃起,汇聚成几个大字:SOS!紧急救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