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的血腥暴力给当地百姓带来灾祸

【明慧网2002年1月1日】题记:比如几个人同住在一座房子里,其中的一个人把房子的地基挖坏了,那么房子塌了砸死的不只是挖地基的人。比如大家住在一个村子里,共饮一井水,如果一个人在井水里投了毒,毒死的是全村的人。

近日中国大陆,爆炸、中毒、交通事故接连不断,仅重庆的交通运输部门就发生了至少两起重大交通事故。

重庆客车失控坠河9死35伤

明报讯(2001/12/29),重庆周五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辆卧铺客车在湖南山县和湖北来凤县交界,失控坠河,造成9人死亡,35人受伤。意外发生于周五早上六时半许,一辆载有45名乘客,由福建石狮开往重庆的卧铺客车,驶至湖南龙山县和湖北来凤县交界处时,车辆突然失控,坠入河中,7人当场死亡,另有2人在医院抢救后,证实死亡,而35名受伤者当中,5人重伤。

重庆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至少13人死亡

新华社12月1日报道,昨天上午9点10分,重庆云阳县南溪运输公司一辆车号为渝F5077的客车,从鱼泉镇鹿鸣村开往云阳县城途中,在硐村乡大虎头翻于公路左侧下方30米处的汤溪河内。

据幸存者称,车上当时有30余人。事故发生后,云阳县立即组织施救。据重庆市交警总队值班室证实,到记者发稿时为止,至少有13人死亡。

百姓的不幸灾祸绝不是偶然的,正是当地的恶徒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做了恶事,给大家带来的恶报。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四川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位于重庆市北碚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大法学员失去了人的最基本权利,长期惨遭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杀。江XX政治流氓集团看到自己灭亡的下场,刽子手已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2001年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泽涛被邪恶的劳教所狱警毒打,被逼跳楼,后抢救无效死亡。在劳教所里的其他大法弟子还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残酷虐待。由于恶劣的环境及严密的封锁,辗转多处才获悉几个月前劳教所内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一些事实,酷刑还在继续,不知现在里面大法弟子的境况如何,从当时迫害的残酷程度看来,现在他们的生命安全令人担忧。

从2000年11月份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一个“教育七大队”,并调来了一百多个“药教”(吸毒犯)一对一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监控。日夜进行监视,不准大法弟子念经文,也不准嘴巴动。如有嘴巴动者,轻则捏嘴,重则卡喉咙,更不许炼功。中队长恶警田晓海对那些“药教”交代任务说:“你们是代表政府来协助我们管理法轮功学员的,大家要负起‘责任’来。”每天上午恶警强迫学员跑操,下午强行学习攻击法轮大法的报刊、书籍。大法学员都知道那些报刊都是造谣、诽谤师父的宣传,站起来向警察讲清真相,便遭来恶警的毒打和那些“药教”的毒打。哪一个大法学员要是先站起来便被指控为“带头闹事”或“哄监”等“罪名”,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站立两天两夜后,投入小间禁闭二十天或一个月不等,如大法弟子张勇军、陈建华、李洪福、王昌德等等。

教育大队的恶警为了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七大队专门成立了一个“严管组”,由七人组成,都是吸毒人员,组长是蒋伟。这个严管组是专门整治法轮功学员,谁要是在会场上站起来发言抵制不实的宣传,恶警们就认为是在带头闹事,便送到严管组严管,每天被罚站立,除了吃饭外全天站立,晚上站到12点、2点钟,生活上每顿吃二两,还要遭到以蒋伟为首的邪恶之徒的打骂,多人被打伤。

如大法弟子张其勇、李洪福今年四月份在一次会上站起来揭露恶警读的资料是纯属造谣,便遭到恶警的毒打,被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两天两夜后送到严管组严管。在严管期间,教育科科长恶警田兴带着警戒科的打手们毒打了大法弟子李洪福,教育大队的陈指导员也跑到严管组毒打李洪福,严管组的组员们以蒋伟为首的吸毒人员他们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些暴徒们把打人当作乐趣,致使大法弟子李洪福胸腹部严重损伤,吃不下饭、咳血。恶警见大法弟子李洪福不行了才把他从严管组弄出来,两个多月后才好转(现在李洪福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

大法弟子伍群在一次会上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便被恶警送到严管组严管。在严管期间,被蒋伟等七个吸毒人员打断了两根肋骨。至今走路都是弓着腰走,身体被折磨得非常消瘦。

大法弟子曹雪露看到恶警毒打其他功友,就喊了一声不准打人,被教育大队的恶警陈指导员当着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和一百多其他劳教人员的面硬把大法弟子曹雪露打昏过去,当时就送进医院,住了一个月的院。 大法弟子古良军也是反对恶警读攻击大法的报刊,被送到严管组严管,并用手铐铐在铁窗上,再用臭袜子堵上嘴,蒋伟等暴徒在警察的唆使下对其毒打。

大法弟子曹雪涛2000年在严管中队坚持炼功,被恶警用锤子把其左手砸残废(至今左手连饭碗都端不稳)送到劳教所医院,医生不负责任在打针时伤及坐骨神经使其左半身瘫痪。今年三伏天由于他不能跑操,被恶警李忠权弄到烈日下暴晒,一起被暴晒的还有大法弟子唐德良、张勇军、牟伦会等。

2001年5月大法弟子李泽涛、张培生二人被恶警从教育大队提到西山坪劳教所农业中队,分别关到农业中队的三楼,在田晓海、高定、李勇三恶警的指挥下强行逼迫放弃修炼,指挥其他劳教人员对二人长期折磨,毒打。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泽涛再次被恶警高定指使的劳教人员用扁担,锄把毒打,李泽涛无处躲避,被逼从农业中队三楼跳下摔成重伤,送往重庆市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死后,重庆市劳教局西山坪劳教所全面封锁消息,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多月后狱中大法弟子还是知道了,提出写申诉,可恶警就是不给纸笔。大法弟子原来也写过申诉,申诉恶警违法打骂法轮功学员,或罚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罚站。大法弟子张勇军、林德才多次给检查机关写过申诉材料,但都没有回音。

2001年6月23日,恶警高定、李勇将法轮功学员梅亮、刘明华,刘祥太、吴德强四人从教育大队提送到二大队五中队,吴德强三号舍房,刘明华四号舍房,刘祥太六号舍房,梅亮七号舍房,恶警将袁玉刚从西山坪劳教所医院提出送到二大队五中队二号舍房。教育大队恶警高定、李勇亲自坐镇二大队五中队指挥,跟每个舍房的组长开会下达命令,要他们在一个星期之内,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在几天内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目的,只要不把人打死,把骨头打断都可以。并且给每个舍房发两根南竹块,宽四公分,厚两公分,长六公寸,还说他们打至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每人奖励500分(等于减5天的刑期)。大法弟子刘祥太被高定关进六号舍房,舍房的组长叫徐闯,每天由六暴徒负责毒打。背上用肘打七十至八十下,再用南竹块打屁股,打得屁股皮开肉绽,再用手板打脸或用脚踢胸部。他们打累了,就逼迫刘祥太弯腰用手指尖挨到脚趾尖,晚上不让睡觉。头两天徐闯等人打得厉害时,大法弟子刘祥太便大喊报告警察“打死人啦”。而恶警不耐烦地说哪个在打你,你想哄监哪。后来恶警高定暗示不要让他叫,徐闯等暴徒很会领会恶警的旨意,回到舍房后用布条捏住颈子,用毛巾堵嘴,六人轮番毒打,还用吃饭的搪瓷碗打螺丝骨,直至把碗打烂为止。大法弟子吴德强坚持了四天四夜,腰子被打脱位,至今还不能站直腰走路。大法弟子袁玉刚也被毒打两天两夜,第三天继续遭毒打,打得袁玉刚无处可躲,便从二楼头朝下倒冲下来颅骨撞凹约三公分,表皮缝了十六针,流了很多血,昏迷了三天三夜,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至今还有头昏的现象。

大陆的同胞们,当你们了解到在江罗集团的唆使下,那些无法无天的恶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恶事,你们就会明白,当今发生在中国大陆越来越频繁的灾祸是有原因的,那正是江罗的邪恶给百姓带来的。江罗集团对宇宙“真善忍”大法不断造谣诬陷,使得中国大陆的百姓处在被官方媒体蒙蔽的可悲境地,随声附和,在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按着官方的调子指责法轮功,这就是犯罪,这就使自己不知不觉中走上了极其危险的境地。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站出来讲真相,就是在告诉人们,不要与邪恶同流合污,要共同制止江罗集团的暴行,只有这样才能免于天灾人祸,中华民族才会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