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


【明慧网2002年1月10日】修炼人的一念好与坏,成了神与人的区别。当我们符合大法对我们不同层次的标准要求,就已经在法上了,这样才会把正法的事做好。否则就会漏洞百出,使邪恶有机可乘。

2001年11月初,我在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过程中,一切都非常顺利,不知不觉中生出了欢喜心和争斗心。一天晚上,我在盖“法正人间”印章时,不慎被蹲坑的便衣跟踪,甚至警车大叫着开到家门口都没有引起我的重视,突然我发现两名巡警已到跟前。人的一念涌上来抑制了神的一面正法,忘了正念的作用,我撒腿就跑。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当我跑到商业街时,被两名恶警打倒。这时我的头脑清醒了,清楚地意识到神的一面应该正法。我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人们都纷纷围聚过来。我接着喊:“天安门自焚是愚弄百姓的假戏!刘春玲是先被便衣击倒后焚烧的!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当江泽民的殉葬品了!”人们议论纷纷,有赞扬的,有不解的,还有的说:“法轮功真厉害,治不了。”几个恶警呆立着,不知所措,直到头头喊:“快把他整走!”他们才如梦初醒,一下子上来四个抬我,我心生一念:“抬不动。”他们刚迈一步又放下了。我继续讲真相,他们急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塞进警车。我又发正念:“车开不走。”车真就在路中央横着不动,把两边的来往车辆堵得似一条长龙,喇叭声、抱怨声不断,气得恶警直骂。

到了派出所,我开始打坐发正念,警察们心中直发毛,装出笑脸讨好说:“什么动作?还挺好看的。”我笑道:“是吗?待会儿我教你。”他们变了脸,要把我再锁进铁椅子,我决不配合他们,他们又找手铐铐我,我想“找不到”,他们忙得晕头转向,翻遍整个派出所,也没找到一副手铐。他们问我:“你是法轮功炼习者吗?”“是!”再问,拒答。他们问了一个多小时,口干舌燥,毫无收获。第二天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我关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我对照大法向内找,在正法修炼中,由于法学的不深入,对高层次的法理理解肤浅,不能溶于法中,关键时刻不能在法上,不能用神的一面出来正法,一念之差,让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说:“当然我们讲了,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忽视向内找,这是有漏的根本原因。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精进要旨》中“大法坚不可摧”)。看守所不是我这么高尚的人应该呆的地方。我要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一定要冲出牢笼,融入正法洪流之中。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正念一出,师父就给我机会。在被非法关押的第15天,警察叫我谈话。他问:“你还炼吗?”我回答:“炼!”他又无奈地说:“枪打出头鸟,好就在家炼呗。”我正言道:“信仰自由,信访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江泽民造谣污陷,还不许我们信访。”警察急了:“那你去吧!信访去吧,让你走!”我心一动,走?人的一念冒上来:层层铁门,看守这么严,怎么走?你这不是逼我吗?一念之差失去了这次机会。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第33天,看守叫我和另一个犯人去卸车,我意识到:我该走了。我从容地系好鞋带,边走边观察路线,发正念,让看着我的犯人进屋出不来。卸完车,犯人立即进屋没出来。我转身就跑,刚跑出50多米,感到两腿不听使唤。我想:神在跑。速度立刻快起来,一会就把一里多路甩在后面,公路上一辆出租车正等着我,我明白是师父安排的,上了车很快就到了同修家。

通过这次经历,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正信、正悟、正念,才能正行。所以修炼的人一思一念都应该在法上,生死攸关时更能表现得淋漓尽致。遇到突发事件时,第一念的正与否,会产生不同的后果。我们应时刻保持神的一念——正念。破除千百年来人骨子里带来的观念,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成为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成为真正的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