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黑幕纪实


【明慧网2002年1月10日】“朝阳沟”本是一个美丽而又充满阳光的名字,而我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里却从没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所经历的全是黑暗、异常的黑暗。

2001年初,我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头一个见面礼就是全身大检查。在管教干警的监视下,一个叫马大四的犯人骂骂咧咧地一件一件扒光我的衣服,把我冻得直哆嗦。可人家就象没看见一样,依旧一件一件地摸索着每个角落......当从我内衣兜里翻出一篇师父的经文时,就象碰到炸弹一样,诚惶诚恐,立刻紧张起来,视我为仇敌,公然在管教面前对我大打出手,一个一个大耳光重重打在我的脸上,打得我脑袋翁嗡直响,眼前一片漆黑。而他十几、二十几个耳光过去了,依然没有停手。疼痛使我想起了管教,我把目光投向那个姓玉的管教,期望他能制止这种野蛮残暴的违法行为。这位管教仍漫不经心地坐那吸着烟,根本没有制止的意思。我失望了,看来在这个执法机关这种野蛮行为可能一直是默许的。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沉重,这不是对野蛮和暴力的纵容吗?

不久我被分下了队。到了新环境,发现这里有许多奇怪的事。班里有一种人和普通劳教子(被劳动教养人员的普遍绰号)不一样:别的劳教人员白天必须规规矩矩地坐板(盘腿坐在铺板子上),不允许乱动,而他们却可以随便出入监舍,走动、聊天、甚至睡觉。后来知道,他们是中队里值班的劳教人员。听说这值班的可不是谁都能干的上的,要有“关系”,并且都得花钱才能干上的。一般时候班长每年要掏出2-3千元钱,黑、白班各自1-2千元钱。不过他们这钱也不白花,一般当上值班的,不但不受这里规章制度的限制,生活环境会变得比家还自在。他们每天都有专人给洗衣服、专人侍候一日三餐、专人负责保健按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土皇帝一样的生活。

当然他们舒服并没忘了管教,在班里挑选二三十岁的精明干净的劳教子专门负责管教们的日常生活。每天早晨给管教把皮鞋打好油放在床头,烧好洗脸水、摆好香皂、毛巾,等管教洗完脸立即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刷牙水送到管教的手里,……,管教哪里不舒服还时常给按摩按摩。这些侍候管教的人减期分也比普通劳教子高3倍左右。

那班长给管教又花钱又送东西,自己不赔上了吗?没有!他们对管教“关心”;管教自然也“体贴”他们。所里规定:劳教子家里接见给拿的财物必须经过班长检查,这是“正常管理”。只是每次经过这种“正常管理”之后的物品就要少一半或以上。谁的家里一接见回来,他们那贪婪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人家的东西,找寻着自己需要的物品,生怕被其他值班拿走,见到好东西伸手就拿,从不跟本人打招呼。正象他们常说的:“在这里,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而我的东西你不许动。”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家里给拿的鹅绒褥子,自己一次也没铺着,五六斤苹果只吃到几个。有的拿饺子、肉类食品的更是糟糕,幸运的能吃到一点,不幸的连味都尝不到。

在这里看不到道理、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人类应有的道德。管教给值班的“正常检查”的机会,而值班的把“正常检查”来的东西再分点孝敬管教,他们之间真是相互生存,互相得利,配合默契。这是在利益方面,在其他方面,他们的默契依然存在。

2001年5月左右,六大队三中队的管教李忠波别出心裁地叫法轮功学员马胜波去砖厂出工。由于队里规定不许法轮功学员出工,马胜波就没有去,这下可惹恼了李管教,认为自己丢了面子,没了力度,就对三个值班的说:“这马胜波也没改造好啊?!回去得好好教育教育。”三个值班的心领神会,回到班里有的打马胜波的耳光、有的踢飞脚、还有的竟抡起了铺板子。作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学员马胜波怎能经得起这三四个人的毒打?当天就动弹不得了。过了几天刚能起身的时候,就又被逼着出工了。

类似的事件在朝阳沟已经屡见不鲜了,这是值班的为了讨好管教而形成的一种“默契”,而管教为了讨好上司也有类似的“默契”。

2001年夏,所里开庆功大会,里面有诽谤法轮功的谎言。所领导怕法轮功学员站出来揭穿,就事先找大法弟子谈话,要求大法弟子维护大会秩序。六大队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常帅当时表示:我们能维护大会秩序,但大会里不能有假话或诽谤法轮大法的语言。因为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允许人去破坏他,而且破坏他你们会造下很大的业力,会有恶报的。”常帅的直言不讳气恼了一中队管教王涛,认为在领导面前丢了面子,大骂着常帅把他强行拉进水房大打出手,手脚打疼了就取出电棍电,自己打累了,就叫劳教子帮着打。那疯狂的气势以及全无人性的行为令全队劳教子瞠目结舌、心惊胆寒。他们采取各种残酷的手段足足折磨常帅一个下午。在恶警王涛眼里,法律成了一纸空文,他以一个执法者的身份践踏着法律的尊严,败坏着人民警察的形象。

大法学员王恩国、常帅、刘昌鹏等几人多次以书面形式要求无罪释放,将材料交给管教希望能逐级向上反映,可是迟迟得不到答复。大法学员们采取了绝食的方式抗议管教们的渎职行为,要求答复。可是邪恶的管教们不是及时地向上级反映情况以顺利解决这个问题,而是采取强行灌高浓度盐水的方法来折磨学员,并拳打脚踢。大法学员们已经四五天没吃东西了,本已四肢无力、身体虚脱,又被打得遍体鳞伤,还被灌了一肚子浓盐水。可见邪恶的管教王涛丧失人性!

还有比管教王涛更凶狠残暴的人,比如二中队管教王和兴。此人对待二中队绝食学员董文强不是亲自动手,而是说:“二中队班长没有管理水平,使班里出现了麻烦事。”让班长自己解决。本来就以“电炮”出名的侯班长得此暗示,便又一次在班里大施淫威,痛打董文强,强迫其进食,以显示自己的“管理”手段,以讨好王管教。事后管教王和兴不思悔改,反而拉着长声说:“就是揍得轻。”这哪里有一点人民警察的味道?就是黑社会的地痞流氓!

管教们无视法律践踏人权的行为,使得值班的犯人们更加肆无忌惮、无所不为:

有个法轮功学员看师父的经文,被值班犯人发现,他们蜂拥而上,把学员金启辉打得口鼻穿血,直到打人的声音引来高层领导才停手。当被问及打人的原因时,值班犯人却反诬说:“金启辉违反所规,不服从管理,还打人。”并当场胁迫四五个犯人写伪证。结果是,值班人员“管理”有功,每人减期3-5天,学员金启辉却被关进了小号。类似事件几乎每日都在发生。

在管理科给值班犯人的一次会议上,管理科长说:“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绝食呢?就是压力不够!”在管理科“压力不够”的号召下,在“打人是正常管理”的身教中,朝阳沟劳教所看不到一点法律的影子,找不到一丝人格的尊严。值班犯人、管教和所里干部形成一道黑黑的屏障,挡在被关押者和法律之间。

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要坐十个多小时的板,而且睡觉有人看着,吃饭被人看着,上厕所被人看着,不许说一句话,否则非打即骂。

我们何时才能摆脱这恐怖的黑暗呢?

我们呼吁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有阳光的角落向我们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帮助我们赶走这无边的阴霾,使正义不再受欺凌,使公道重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