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情牢笼 溶入正法洪流


【明慧网2002年1月11日】正法进程已到了最后时刻,法正人间之时就要到来。但有一些大法学员被家庭所束缚,磕磕绊绊,不能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有的甚至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地学法、炼功,被家庭的囚笼封锁。因此,我把我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2000年4月底,我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工作单位截回,投入看守所。看守所中的犯人很邪恶,我倍受欺辱,遭浇凉水、码坐、打骂、戏弄。由于对法认识不深,用人心去承受,没有用正念面对。后来承受不住,违心地写下了保证。回家后,家庭的阻碍非常大。我家与父母家、岳父家、姐姐家住在一个楼区,距离较近。家人寸步不离地看着我,我早晨到外面走走,妻子、父亲跟在后面,上班时,单位同事看着我,根本无法学法、炼功。

一天早晨,我盘上腿想炼一会功,妻子醒来看见了,立刻火冒三丈,搬着我的腿,把我掀翻在床上。第二天,我又开始炼功,同样受到阻碍。就这样,半个月过后,家人看我态度坚决,也只好默认了。但学法还得偷偷地学。

一天晚上,妻子出去了,我在家里偷偷看书。没料到妻子突然回来了,我赶紧把书藏到被子下边,但还是被发现了。妻子脾气火爆,问我要书,我不给,她就打我的耳光,大哭大叫,然后开始打电话。一会儿,我的父母、岳父、岳母都来了。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一直折腾到晚上11点多才离去。

转眼到了7月份的敏感日,家里让我向他们口头保证不再去北京,好让他们放心。我想,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我虽然还没有想再去北京,但我也不向你们保证什么。于是我坚决拒绝。家里人不放心,老父亲天天跟着我上班,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一直跟了我两个星期,看我仍不妥协也只好作罢。

常常听到家人在旁嘀咕,光炼功没有什么事,只要不看书(学法),不接触其他炼功人,就没有事。我悟到要打开这个被动局面,就必须与其他同修切磋。有位女同修是去北京上访,常常正正走出看守所的,对我帮助很大。她给我讲了其他同修在家中正法的故事,使我倍受鼓舞。那天晚上,我鼓起了自己的勇气,拿起大法书在家里看书。这回我不象往常,而是开着门看书。我知道,性格火爆的妻子马上就要进来。但我是大法学员,怎么能再偷偷摸摸地看书呢?果然,妻子进了屋,看着我。我的心怦怦地跳着,肌肉在紧绷,虽然看着书,可是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见,但我还是坚持着。就这样僵持了两分钟左右,那是怎样的两分钟啊!妻子在屋里转了两圈后象没事似的,到别的屋去看电视去了。我知道我已过了这一关。我想起了师尊在加拿大讲法中说的“其实我们有很多人过关过不去的时候,都是因为你们拖泥带水地放不下人的那点儿事,才使那个关一拖再拖。如果你们真正能决断了执著,走想要走的路,一切都会变。特别是干扰你学法的这种事情,那很快就会变。”(《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从此以后,我能在家堂堂正正地看书了。

看到师尊的《理性》经文后,我和同修们悟到应该让世人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我们把明慧网上登的学员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复印后开始散发。楼区出现了真相资料,家人听说后,怕我也是参与者,非常害怕。一天晚上,我给孩子辅导完功课后,要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妻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一急就对她说:“你让开路,你不想得救,别人还要得救呢!”妻子好象有点害怕,让开了路。有了上次堂堂正正学法过关的经历,这次我的勇气足了许多。从这以后,我再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就很少遇到阻力了。

在家里我是一分钱不当家的。虽然自己是搞科研的工程师,比妻子挣钱要多,但是自己平时身上只带10~20元钱,有时甚至一分钱都不带。复印大法资料需要钱,我就从工资卡中取出400多元钱用来复印。妻子发现后大发雷霆,马上把我的父母、岳父、岳母找来给我“开会”。我想,以前我可以让着你,让你经济方面大权独揽。但现在世人需要明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从而被救度。复印资料需要费用,我怎么能再象以前一样呢?于是我就告诉他们,钱是我用了,没有乱花,是用在干好事了。由于我很坚定,又顶住了这一关。

就这样,我一步步向前走着,终于冲破了家庭的囚笼,溶入正法的洪流之中。不知怎么的,在我过家庭关后的几天里,妻子心情很好,要给我烙饼吃,在我家里是很少有这样的事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