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主动讲清真象 马尔堡市长伸出正义援手


【明慧网2002年1月11日】2001年夏天的时候,从国内不断地传来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一位女弟子傍晚在北京城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便衣当街殴打并强奸;湖北的一位弟子被警察活活烧死;在马三家有一百多名弟子绝食,抗议对她们非法超期关押,然而当局置若罔闻,视人命如草芥……,国内同修的情况越来越危急了。

我问自己可以在德国做点什么。以往我虽然经常参加由其他弟子组织的大法活动,但总觉得这样还不够。如果在正法时期我依旧仅仅局限于“参与”而没有积极主动地去寻找机会讲清真象,我怎么能算是一个讲“真善忍”,追求无私无我境界的大法弟子呢?

我三年以来一直在马尔堡市念书,很早就想去找市长讲清法轮功的真象。但是由于懒惰和其他一些执著心迟迟没有做成。这回我总算明白了,我必须得付诸行动了。于是我马上写信给市长,向他介绍我个人,法轮功,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迫害以及国外法轮功修炼者,特别是德国这儿,怎样努力采取营救措施等。信的末尾我请求市长签署一份给德国政府的呼吁信,以此来支持中国法轮功学员。接着我还写了一封同样内容的信给马尔堡市妇女代表。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是因为我在参加马尔堡本地大赦国际小组聚会时,意外得知妇女代表也很致力于人权问题。

写完信我想找我男朋友修改一下语言,结果没找到他。于是我打电话给一个熟人,让他帮忙看一下。没料到,我的这位德国朋友看完信后反应激烈。他马上给我回电,问我是不是准备很长一段时间不回中国了,他充满疑虑,认为我可能会被人利用,给自己招来麻烦。我平时很看重这位朋友,所以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真有些不稳了。挂上电话我思考了很久,我想这是一个对我的考验,看我心里是否百分之一百的想写这封信,看我这当中是不是有显示心,干事心等执著心隐藏着。认清了这一点,我感到很轻松,我明白我一定要写这封信。第二天我去市政厅交了信,然后便去了日内瓦参加那儿的活动。

从日内瓦回到家,信箱里已静静地躺着一封妇女代表的来信。信中说,她们对在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感到无比愤怒,已应我的请求给总理府和外交部写了呼吁信。我很高兴,这些做妇女工作的人真有善心啊!接着我想,我已经给市长写了信,应该直接去找他谈才更好。

我的那位德国朋友那天还说,政治家出于政治考虑一般很难对我的呼吁信作出明确的表态。我想,那最好亲自向市长介绍一下我本人和法轮功的故事。我去了市政厅,见到了市长秘书。她证实市长已经收到我的信。由于市长正在度假,秘书给了我一个两星期后的与市长面谈的时间。

两星期后我如约前往,一路上挺紧张,还有点顾虑,想自己如果到时候回答不好市长提的问题以致于无法让他明白真象怎么办。我脑子里想出了各种各样有可能被提的问题以及相应的回答。进市政厅前我发正念,希望一切顺利,没有干扰。

市长个子很高,也很和蔼。他相当坦率,马上就告诉我他可以签名。但他又问,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因为他认为一封呼吁信马上会被遗忘。我想象的那些问题里头可没有这个问题。但我马上想到了在许多国家举办的“正法之路”图片展。“那,要不办一个法轮功展览,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象?”我问到。市长表示同意,还说展览直接可以在市政厅的休息厅办,真是出乎意料。“那您到时能讲话吗?”我又问。他又点点头,接着带我去看那个可以办展览的休息厅,还把我介绍给市政厅管理人员,以便我到时得到必要的帮助。

就这样,马尔堡的“正法之路”图片展应运而生了。当我再仔细回想起整个过程,我愈发觉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市长对我的呼吁信没有回避,并充满信任地决定伸出救援之手。他告诉我,他去过中国,亲眼看到过中国市民一大早晨练的情景。“我肯定看到了你们法轮功!”他笑着对我说。

我明白了,一切都自有安排。善良的人们都在等着我们去告诉他们真相呢。正法之事,正象师父说的:“…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2001年12月德国爱尔巴赫市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