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广州收容站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12日】2001年6月中旬,我在广州某公园讲真象被抓。在派出所里,我向所有接触到的人讲大法真相,说法轮大法好。

恶警抢走了我身上携带的仅有的三百元钱。为了确认我的姓名与地址,警察强行给我照相,做好材料让我签名按指模,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恶警就指使保安对我拳打脚踢。恶警又打我耳光,并下流地抓我的小便处,严重地侵犯了我的人权。恶警边用卷实的报纸筒打我,边邪恶地说:“是报纸打你,不是我打你。”面对恶警流氓行径,我无惧邪恶淫威,大声斥责:“警察打人犯法!执法犯法!”最后问不到任何材料,派出所所长狞笑着说要把我当“三无”人员送收容站。在被送往收容站的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等。在我高呼的时候,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销毁掉。

到收容站已经是晚上了,我还在高呼“法轮大法好”。一中队不愿收我,二中队勉强把我收下,关进了一个“小号”里。进去后,我看到小号墙上写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工整的楷书大字。我知道在我来到这里之前还有大法弟子曾被关押在这里。

小号里只有一个冲厕桶,一个闭路电视监控器和一个喇叭,其它什么也没有。小号不通风,面积小,没有灯,蚊子特别多,粪坑中发出阵阵恶臭。我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外,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想:“有师在,有法在,在这里一样可以护法洪法啊!”于是我选定一天中不影响别人休息和工作的时间,对着号外高呼:“法轮大法好!”等。有时向人们揭露江泽民残酷镇压和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当时正是严打期间,所以收容站每天都有七、八百人被收容。就这样,我喊了两个半月,听众多达几万人。我放下生死,一心想让人们把“法轮大法好”记在心中,能够救度更多的人是我最大的愿望。

因为我没报名字,他们都叫我“法轮功”。一天,一个年纪五十岁上下的矮胖队长让我填表,报姓名、地址和家庭情况。我不填,他让我蹲下我也不蹲。我说:“我没犯罪,马上把我放出去,还我自由。”他对我说:“你们法轮功了不起啊?!看你硬还是XX党硬,你说说你们法轮功大还是XX党大?”我简单地对在场的人说明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正法,不参与任何政治的实际情况。最后我回答队长说:“XX党只是中国的一个执政党,而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

队长听后暴跳如雷,和一个比我高半头的当差合力把我扳倒,左右夹攻,用高压电棒电我的脸部、头颈等处。我身上多处被电击出血,但我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等。两个暴徒对我拳打脚踢,最后那当差的把我连踢带推,从三楼一路打回楼下的小号。当时有几百人目睹了这场暴行。

当天楼下中队院中民政管教人员和当差的也对其他收容人员施暴,许多人看不过去,对那帮暴徒起哄,对我们表示同情和声援。人们议论纷纷,都说XX党是土匪,专门欺负自己的老百姓,对法轮功特别凶残。

回到号里,我腿肿头胀,回想事情经过,念及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每天都面监着被关押、被打伤打死的威胁,师父、大法还在遭诽谤攻击,不禁泪流满面。我不知道在这里结果会怎样,做好了关键时刻为大法舍弃生命的打算。在小号的墙上,我用别人留下的圆珠笔写上大法真象和揭露邪恶的内容。

小号中又关进了不少哑巴,他们居然能看懂,不断地向我竖大拇指赞好。后来我看到有人在墙上乱涂鸦,悟到大法是严肃的,不能随便写在这种肮脏的地方,于是我就把写的大法好的字擦掉了,只留下“江泽民是大魔头”在墙上呆着。

关在小号里的人,不管老弱病残,我都一视同仁,对他们非常友好。三个月中,进出小号的有上百人。有三个三至六岁的小女孩随父亲一起被关进来,还有一些便衣特务,混进来想弄清我的身份。他们很多人是不明真象的,我悟到让我遇到这些人都不是偶然的,说不定师父就是这样安排了他们的机缘。我向他们讲大法真象,许多人不同程度地明白了大法真象。我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被江泽民炮制的假新闻蒙蔽,将来在外面遇到大法弟子一定要敬重他们,想修炼的话,可向他们要书看等等。还有几个试图自杀的人被送进小号,我都用大法中的法理开导他们要珍惜生命,人命可贵不可自弃。还给人们讲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导演的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其他号的人都不搞卫生,都是由当差的进去搞。我每天把号里的卫生都搞得干干净净。在这里,我向人们展示了大法弟子的形象,也赢得了许多人的友谊,有些人买了东西分给我吃,有几位还说要给我钱用。我说现成的食物给我就吃,师父教导不能要别人的钱。

开始收容站里当差的对我不理解,经常走到小号窗前向我吐口水,用烟头烫我的手臂,用扫把捅我,还向号里泼水。后来他们看到我对谁都很友好尊重,就再也不这样对待我了。有时队长、当差的、一些收容人员也会走过来和我聊几句。他们对我说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我就说:大家好,请大家记住真善忍,做好人有好报交好运。队长和当差的还经常给我加饭加菜,都说法轮大法好,是江泽民领导下的XX党变成了匪帮,把许多无辜的老百姓抓进收容站来迫害。不少曾受蒙蔽的人都说:“怎么我遇到的法轮功个个都那么好,不象政府说的那样。”

我在里面一个人坚持学法炼功,有时觉得很孤单,总想如果有同门弟子多好啊。再一想不对劲,自己因为有执著才会被抓,还想让同门弟子也关进来陪着自己的思想很不好。再想想有师在、有法在就不觉得孤单了。

收容站给收容人员每天只吃两顿饭,饭菜质量很差,吃少了不饱,吃多了难受,还拉肚子。在这里我消了几次业,拉肚子拉得几乎虚脱,胸部痛得如刀割,我都挺过来了。在收容站里,邪恶操纵的恶警每隔十天半月的就讯问一次,威逼利诱,我都不为所动。

最后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走出了魔窟,重新溶入正法的洪流之中。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经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