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天河“610”犯罪人员违法长期关押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1月12日】2001年1月3日,广州天河区大法弟子陈雪清和李建中分别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天河区洗脑班。

陈雪清,女,五十多岁,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访,被送回广州后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刚回到家不久,恶警骗她说要请她喝茶被拒绝,后又说要找她谈一谈,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当时被绑架时,其母刚刚去世,恶警不许她送殡,从家中强行绑架走。

李建中,男,三十四岁,广东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工程师,2000年6月28日曾去北京上访。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

天河区洗脑班非常邪恶,学员一进去就搜身检查,不许学员说话,不许走出房门,不许有正念学员的家属去探望。每个学员每个月要交一万元左右(有单位的要由单位出)。

天河区“610”雇了几十个人,每个学员由两个人轮流陪同看管,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如影随形。还有二十几个保安把守。

天河区洗脑班让学员看央视的焦点访谈,每天早上五点钟就开始放高音喇叭,震耳欲聋,进行精神迫害,企图干扰学员们炼功。但学员们不为所动,坚持背法,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它们只好把音量调低了。

学员们向这些陪同人员、保安、公安、“610”的人讲大法真象,结果整个洗脑班成了讲大法真象班。

开始的时候,“610”的人欺骗学员说学习班二十天就结束,结果到期以后不但不放人,反而增派了看管人员。

为此,学员们悟到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就绝食抗议。陈雪清绝食五天,李建中绝食七天,后被恶警绑架到医院强行输液。

2001年4月2日,陈雪清、李建中由于不配合邪恶要求,被转送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

可笑的是广州法制学校不但不讲法制,而是采用违法绑架、强行洗脑等卑鄙手段,对学员进行精神、肉体上的迫害。

法制学校网罗了一批广州槎头和三水劳教所的毒瘤对学员进行迫害。

在这里,陈雪清因坚持炼功被恶警关禁闭。

李建中之父李大照是福建省一退休公安,此人是非不分,忠奸不辨,竟站在邪恶的一边,与“610”的人串通在一起,对亲子进行多次迫害,把家中搞得鸡犬不宁。

李建中坚持真理与信仰,不为私情所动,不为邪悟所惑,对大法的心坚如磐石。

邪恶见动摇不了大法弟子的坚定信念,又挖空心思进行迫害。

2001年7月23日,“610”又将陈雪清、李建中转送至臭名昭著的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强制戒毒所进行迫害(其恶行已在明慧网上多次曝光)。

一来到黄埔区戒毒所,首先对学员强行搜身,检查所携带物品,不许盘坐,不许学员之间说话,不许打电话,否则就会遭毒打。坚定的学员不许家属来探望。

每个学员被锁在一个牢房里。牢房内装有监视器、窃听器。每天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与资料。每天逼迫学员写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不写不许睡觉。

学员写正面反映大法真实情况的文章,它们看到后,马上就象恶狼一样扑上来,对学员拳打脚踢,谩骂师父与大法。只要写的东西不符合它们的心意,不是打就是骂、罚站,一连几天不让睡觉等等。

有的学员就是在这种种迫害下,神志不清,违心地写下了违背大法的话。

师父救度一切众生,而邪恶在人间的总败类及其帮凶、走卒这样不计后果的迫害,目的就是要毁灭众生。

戒毒所白天只有几个人值班,其余都是晚上出洞。半夜十一点了还在密谋对学员如何进行迫害。每天晚上都是灯火通明,活象一个大魔窟。半夜二、三点钟了学员还被叫去问话。洗脑班的王主任,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无论开会还是问话,都戴着一个大墨镜,生怕被人认出来,充分表现了其做贼心虚的恐惧心理。

在一次会上,有个毒瘤辱骂大法,李建中站起来制止它,不许它骂人。邪恶气急败坏,就又开大会迫害李建中。

陈雪清、李建中两位大法弟子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他们没有动摇对大法的正信正念。

这两位大法弟子在单位、家庭、社会上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包括参与迫害的单位、街道、“610”,对他们的品格也都是交口称赞,不得不承认。就是这些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却在遭受着空前的迫害。

现在,他们仍被非法关押在黄埔戒毒所,精神与肉体倍受摧残,请各界善良的人士给予关注与支援!呼吁善良的人们一起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早日还大法与大法弟子清白!

参予迫害的有关恶人名单:

广州市天河区“610”办:成文虎 李建辉(女)
邮编:510630

广州市天河区沙东街办事处:蒋丽萍(女) 龚海兵 杨静
电话:87726016 87726019 87726017 87712308 87726020
邮编:510500

广州市天河区沙东派出所:张所长 袁某
电话:87747574 87748563 87747227 87747252
邮编:510500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赖处长
邮编:510000

广州市黄埔区戒毒所:王主任 林主任 丘朝华(打手) 张丹
电话:82191383
邮编:51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