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芬揭露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邪恶

在迫害中锤炼 炼就正法的坚定与成熟

【明慧网2002年1月12日】尊敬的师父、可敬的同修:

我叫王秀芬,是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自99年7.22邪恶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黑暗笼罩华夏大地以后,我曾两次依法进京护法、上访,先后三次被非法拘留,并于1999年11月被非法送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当时,我与狱中功友不服判决,上诉书、复议书写了多次,而且以绝食进行抗议,而始终没有得到答复。

刚到黑嘴子劳教所时,是四大队的候管教和另一位管教去接的我们,一见面,她就说:“我看谁敢炼功,不出一个月全得决裂”。当时,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可到晚上想炼功时还是由于怕心没敢动,而且人为地想用人的情去感化她们,用世故的心态去圆滑地解决炼功问题,想让她们理解,这种想法现在知道是变异的观念,她们理解了从而自己就可少受到皮肉之苦,这又是隐藏多深的私心呀!根本没走出人来,所以那当然是行不通的。也做出了有损大法威严的事,除了被迫害从早晨5、6点钟就起来直到晚上11点、12点才让睡觉,整天都在干那无休无止普通男劳力都望而生畏的重体力活,还给管教洗个人衣服(当然是她们强迫的),但由于人心的驱使,还以为自己心性高,其实就是怕心下的魔性表现,完全没有正念。

所以,自己还以为她们对我好,而且由于有一个我校毕业生分到那做管教,看起来对我又特别照顾,连家属来看我,我也对她们说“这里如何、如何好,吃的好、住的好、管教对我们也好”,其实这些都是假象。直到2000年春节,我决定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坚持炼功,于是自此,假善的面具撕开了,她们露出了真恶的本质,对我及当时狱中的功友进行疯狂迫害,这些事实是当时关押在此的大法学员及常人都亲眼目睹的,邪恶之徒是抵赖不掉的。

从2000年春节开始,整个劳教所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大法弟子每天坚持集体炼功便遭到她们无理的电棍电、拳脚相加、捆绑,及那些无尽无休的邪恶迫害。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遭受着惨无人道的精神及肉体折磨,严重时,两个电棍同时电一个人,而且那些所谓的国家公务员、国家执法人员、国家的形象代表,边折磨大法弟子边口出污言秽语,狂言、诉骂声不绝于耳。有甚者,她们总是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单独叫到管教室或小号,(因为她们懂法律,怕有证人,所以不让别人看见,迫害完让你回去还不能说,但受迫害的伤痕却不会为那些管教们掩盖事实的真相。)一个管教单独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想怎么迫害就怎么迫害,拳脚相加是家常便饭,电棍烫焦人肉味更是充斥整个劳教所。

当时由于自己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看问题,认为是欠她们的,就得还。于是被邪恶钻了我们放任的空子,候ΧΧ站在监室地中间叫嚣“谁还欠我的?站出来,谁还炼?”当晚四大队有四五十大法弟子,在她们的淫威下,陆陆续续地有功友回寝室了,但只要坚持炼,就让你坐在大厅的木凳上,一动不准动,连眨眼都会招来她们(常人犯人:吸毒、卖淫者)的拳脚相加。这样一直坚持了四五天,最后只剩下五个功友了,才让回去睡觉。在这其间,有一个叫刘淑霞40多岁的功友,在一天晚上被她们整整折磨了一夜,戏耍、打骂、侮辱。有个功友叫尚东霞,因每天坚持炼功,多次被捆在床上,呈大字形,手腕、脚腕用皮带固定,头不准枕东西(床上的草垫之类全被撤下,只有用铁片编的床板),24小时不放开,不准上厕所,只能在床上吃喝拉撒。

这样,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四那天,是管理科的岳科长和四大队的候管教值班,她俩把我叫到办公室,以谈话为名,设计将我绑在床上(俗称死人床)。因为我的消极承受,因为我的善念被她们利用,让她们钻了空子。直至五天五夜时才被放开。这些在当时都是有目共睹的。从那以后,每天面临的都有是无端的迫害,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摧残,肉体上受到很大折磨。由于我的上诉,触及到她们,于是对我加倍摧残,关进小号不让出来,最后被她们折磨得神志不清,后由家里接回。

我所要说的是,由于自己不能正面揭露邪恶,而使其钻了空子,现在有从黑嘴子放出的叛徒迷惑人,说什么里边的功友也从没见过迫害过我,妄图想抵赖,给邪恶之徒涂脂抹粉,颠倒黑白,这是决不能容忍的。事实就是事实,当时我在狱里面时,迫害过我的常人(犯人)也说“你告吧,我给你作证,对你的迫害都是管教让我干的,不然我敢吗?我不干,她们就给我加期。”也有管教私下里问我“你们如果出去了,会告我们吗?”,可见,邪不压正,同时,我再一次声明,所有在我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自己有执著,我会决心修掉,但这决不能成为邪恶迫害我的借口,事实是抵赖不了的。同时我也要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善恶到头终有报,歪曲大法、迷惑众生,不会有好下场的,不要再助纣为虐了,立即悬崖勒马,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严正声明

在我身心遭受严重迫害的时候,由于根本的执著心没去--对情的执著,夫妻情、母子情等等,还有自满的心,认为自己做得很好了,北京也去了,劳教所也进了,该过的关也过了,该差不多了吧,还有强烈的执著圆满的心,以至受邪悟者的影响,想象她们说的玄而又玄的境界是什么?在种种私心杂念的作用下,一天晚上,睡觉时,睁着眼睛感觉有人在心里和自己说话,当时欢喜心一起,没认清魔的幻化形式,还以为恩师法身,它说什么自己就相信什么,而且出现很多幻觉,现在回想起来那都是自心生魔的表现,而且没能从法上认识,最后失去了人的行为规范,完全破坏了大法的形象,以至给大法带来损失,我再一次声明,我7.20以后所有在神志不清时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会尽全力弥补自己的过失,跟上正法进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王秀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