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被迫害致死的大陆大法弟子们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又有20位大法弟子在过去四周被迫害致死,死亡名单已增至343名。据中国官方内部透露的实际死亡人数早已过1600人。见证着有生以来最残暴的一幕,我无法想象凶手何以邪恶至此,几近肆无忌惮。人性、天理、国法、良知,统统视如草芥。我确信:这邪恶逞凶的原因在于后面主子的撑腰,“打死算自杀”已是暴徒们视为圣旨的口喻。否则,何以出现这样大量的死亡人数。尽管欺世的谎言满天飞,什么“自杀,自焚,杀人,升天”,一派胡言。假话一戳即穿。试问一句:迫害以前,大法已洪传八年,怎从未见这些事情发生。导致这么多善良人被迫害致死的唯一原因就是邪恶对法轮功空前绝后的残酷镇压。

我虽身在国外,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做着我的科研工作,也做着大法弟子修炼人的事。然而我的心一天也没有忘却那些曾朝夕炼功的国内同修。跟我曾一同做辅导员的小赵,虽然文化不多,但他那颗对大法的赤诚和对修炼坚强的意志却常常让我这个“文化人”惭愧和感动。九八年,当得知我在国外洪法缺少资料时,连夜赶赴长春购买资料,当天返回并寄出资料。当时他已下岗,但此次就花去他1000多元。一年前,当我与他通话时,他已经两次因上访被非法拘留。而与大连辅导站高秋菊的一面之缘,也使我领略了一位集母爱和大法弟子的无私品格于一身的修炼人的正气。然而她早已身陷囹圄,被非法判刑九年。

九七年出国攻读博士前,我已在国内修炼了两年。那两年的经历是我终生难忘的。寒冬酷暑,斗转星移,千里明月见证了我们修炼人的辛勤汗水及善良纯真的本性在大法修炼中的回归与升华。我的昔日国内同修,他们都已遭受迫害,只有我,依然在国外始终如一地自由地修炼。

两年来,我目睹了邪恶用最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诬蔑、诋毁、镇压法轮功,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尽管经历过文革的风暴,耳闻过父辈多次讲起的历次政治迫害,听过“六四”街头刺耳的枪声,但对法轮功所遭受的残暴镇压还是让我触目惊心。作为一名过去的XX党的成员,我无法理解,缘何对这群包括我在内的毫无政治诉求,只想身心健康做好人的无辜百姓大打出手。其中多数是退休的大爷大妈,而所采用的手段不仅卑鄙甚至罪恶。从造谣,诬陷,栽赃到不惜用精心策划的牺牲“肉线”的“自焚”来挑起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

作为这场迫害的经历者,我看着邪恶之徒道貌岸然的画皮被一层层地剥开,露出恐怖分子的狰狞面目。古往今来,多少奸佞小人,不敬天理,祸乱朝纲,视王权为己有,待百姓如草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法轮功修炼者这两年来所遭受的空前的磨难正是邪恶集团滥用权力的真实写照。亿万善良的民众只因为强身健体,信仰“真、善、忍”而横遭涂炭。人不敬天,天必谴之。

邪恶除了强奸民意,更能欺骗百姓。记得亲友从国内出来,见到国外这么多大法弟子,惊讶地说:“国内政府宣传说国外无人炼法轮功,各国政府都反对,政府怎么这样撒谎。”我无言以对,对江泽民政府谎言的惊诧于我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但我仍常常不胜悲悯那些生活在谎言,专制,集权国度中的同胞。在人类已跨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谁还不让我们堂堂正正的像人一样地活着?有自我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信仰。

作为法轮功学员,对政治从不感兴趣。尔虞我诈,权利倾轧的官场那永远是政客们的用武之地,与修炼人毫无关联。对“真善忍”的敌视只能表露邪恶的本质。修炼法轮大法,使我更加珍惜生命的可贵。它不仅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顺利完成我的博士学位,更重要的是它使我由一个自私,狭隘,忧郁的性格变成大度,开朗,乐观向上的善良的生命。

虽然我身在海外自由的环境,但从未有游离于这场无名的苦难之外。因为我常设想如果我留在国内,必然遭受同样的境遇。我痛惜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在一个善恶颠倒,邪恶肆虐的国度,做好人也要付出代价。好在邪恶的真实面目已被更多的世人所识破。天作孽,是可为;人作孽,不可活。让我们静待天理惩恶扬善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