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真相的人们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1.换岗

双城市某镇村民张某利用便利条件保护了大量大法书籍,后来张和几位同事纷纷下岗。但不久,张便在哈市找到了工作,每日工作4小时,月薪700多元,这真是好人有好报啊。张常对人说:“我还不炼功。我也不信江XX。”“我不认字儿,但我就愿看(大法)书里的图。”

2.所长被扯坏衣袖

2001年春节前夕,双城市某镇非法诱捕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按市里布署,每个乡镇都要送双城市二所几名大法弟子。镇上所长与书记意见相左,所长说:“大过年的我就不做那种缺德的事儿!”并拒绝签字。书记酒后恼羞成怒与所长撕扯到一起,所长的衣袖被气急败坏的书记扯坏,所长正义凛然,终未签字。后来该书记患两次重病,怕别人说遭报,封锁了消息。

3.“破坏大法,罪大无边!”

双城市某镇有位老妇人修道家功法,并有一些功能。1999年7月22日,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的运动开始后,老人家心疼地对在村里干事的儿子说:“孩子,还是回家养牛吧。破坏大法,罪恶无边呐!”儿子听信了母亲的规劝,放下了村里的差使,养起了奶牛。现在的日子过的红红火火,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村干部,“无生之门”正向它们敞开。

4.“我能为法轮功干点儿啥?”

双城市某镇中学门口有位修理自行车的工匠,大法弟子向他洪法,讲述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处境等等。工匠听后便问:“我能为法轮功干点儿啥?”大法弟子很是感动:“法轮功啥也不要你的,只希望你能记住‘真善忍’,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足够了。”

5.“你被人劫了是不是得怪我?”

双城市某镇村民田,见一农民与大法弟子的闲谈中,该农民一味责怪法轮功,田上前道:“你(指农民)说说,某地收玉米是5毛一斤,我们本地刚4毛多钱儿。我告诉你到某地去卖,回来的路上你被人劫了是不是得怪我?这和大法弟子被坏人迫害不是一个道理吗?怎么能把责任推向法轮功呢?!”那位农民听后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