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月1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
  • 大庆大法弟子韩丽华生命垂危,庆新派出所见死不救

  • 黑龙江省宾县大法弟子救死扶伤感动世人

  • 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和公安局附近发正念除恶

  • 通化县“610”办公室的近期恐怖活动

  • 江西大法弟子江兰英被超期非法关押

  • 广州公安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 吉林省劳改中心医院对王可非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大法弟子裴国旗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太和县看守所

  • 邪恶图片全部不见了

  • 我在洗脑班的遭遇

  • 让学校老师佩服的大法小弟子

  • 武汉大法弟子郑小奇被绑架

  • 黑龙江省伊春市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 兰州中学女教师遭绑架

  • 重庆北碚区龙凤镇政府用精神病院迫害大法弟子

  •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洗脑黑幕

  • 重庆江津市610办公室利用洗脑班长期劫持大法弟子

  • 黑龙江省八五七农场非法拘押11名大法学员

  • 黑龙江省密山市政保科暴徒的犯罪纪录

  • 上海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 上海大法弟子家属探望亲人时的言谈

  • 佳木斯警察打家劫舍

  • 重庆大法弟子被绑架进精神病院遭受摧残

  • 贺长春法轮大法日

  • 大庆大法弟子韩丽华生命垂危,庆新派出所见死不救

    大庆采油六厂实业公司物业退休职工大法弟子韩丽华,女,52岁。2001年9月25日因去单位和领导谈话讲清法轮功真象,回家后,庆新派出所以王琪为首的四名警察开车到她家中,把她强行从家中带走送到拘留所,至今已四个多月了仍不放人。由于长期关押,韩丽华的身体极度虚弱,多次休克。有位拘留所的警察出于人道主义,对人生命负责,给六厂庆新派出所打电话,让把韩丽华接回去养病,但庆新派出所不接。见死不救,这是何等的残忍!人心都是肉长的,韩丽华不是罪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道德何在?

    希望与此次事件有关的责任人,你们能猛醒,分清善恶,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着想,从人道主义出发,尽快将韩丽华释放。也希望见到此消息的正义之士,能伸出援助之手,使韩丽华能早日回到家中。

    庆新派出所所长:刘得林;
    管片民警:李自有;
    主要责任人:王琪。


    黑龙江省宾县大法弟子救死扶伤感动世人

    2001年11月23日,黑龙江省宾县宾州镇二线领导干部徐广发和妻子王亚琴等四人乘车去哈市办事。快到金家检查站时不幸遭遇车祸,汽车撞毁,车上除司机外,徐广发等四人全部受伤,其中两人伤势严重。情况万分危急!司机和闻讯赶来的村民一起拦车。“救救命吧!救救命吧!”人们拼命摆手,喊声中充满焦灼和哀求。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过往的车有几十辆,其中一些是警车和官员坐的车,却没有一辆停下来。人们站在寒风中,心都凉透了:这世道怎么了?难道XX党的官和警察都是铁石心肠?就在人们绝望之际,一辆小型面包车开到跟前停下来,车里下来三位好心人,见状立即把伤员抬到车上,把车直接开到宾县县医院。徐广发等人感激的不知说啥好,掏出钱来表示酬谢,被好心人婉言拒绝:“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救人解困是份内的事,这钱一分也不能收。”说完开车走了。

    这件事在群众中引起很大反响,人们在问、在说:那些整天高喊“三个代表”的党政官员和警察见死不救,反而迫害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到底谁正谁邪?大法弟子的高尚行为,铁的事实不是有力地证明了一切吗?


    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和公安局附近发正念除恶

    自从明慧编辑部文章《关于发正念》一文发表后,大法弟子不拘于形式,在邪恶集聚点发正念除恶。

    某市看守所暴徒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消息传出后,在外大法弟子于2001年12月23日前往邪恶集聚点(看守所、公安局等)除恶。他们三人一队、两人一伙,不限形式,或围绕转圈、或就地而坐等默念正法口诀,有针对性地除恶。大法弟子们身神合一,心怀强大慈悲正念,有力地清除了邪恶,并顺利结束了这一活动。在电影院门前的画展于第三天被彻底清除。这一活动大法弟子们反映很好,并将在其它地方不定期、不定时地进行正念除恶。


    通化县“610”办公室的近期恐怖活动

    2002元旦前几天,通化县大法弟子遭受了邪恶的迫害。有19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有11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在市县“610”恐怖组织的指挥下,大批警察强行进入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只要搜出大法资料,就非法把大法弟子带走关押;只要问还炼法轮功就被非法带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绝食已十几天,以此抗议邪恶之徒对大法的迫害。

    在此严正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否则,等待你们的是“无生之门”。


    江西大法弟子江兰英被超期非法关押

    江西大法弟子江兰英99年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由于不配合邪恶一直被超期非法关押。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为掩盖其非法行为,于2001年11月把她放出后又直接送入看守所,面对民警的查问,她直言不讳地说要坚修大法,之后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现送入南昌市劳教所。

    遭到类似迫害的还有梁美华、舒娟等。出了省所又进了市所或看守所。


    广州公安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据可靠消息:12月10日,8、9个身着警服及便衣的人,撬门而入广州市大法弟子邹丹予、陈涌滔的家中,随意抄家并将二人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抓走,也未通知其家人。紧接着这群人手持锤子等工具闯入邹父母家中,将其母夹住并照相,翻遍家中所有物品。据说抓走邹、陈二人的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的人。至今二人仍被囚禁中。

    另据可靠消息:去年12月份,因江XX赴澳门参加“回归一周年纪念”,广州市安全局大量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陈涌滔也被非法关押达20余天。光天化日之下,乱捕乱抓。


    吉林省劳改中心医院对王可非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1年12月20日上午约9点多钟,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把被劳教所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长春大法弟子王可非送到吉林省劳改中心医院。在该院,人们(管教)看到王可非已经不省人事,神智不清,医院只开了一张心电图的票子,而没做心电检查,当事人有王管教等在场。医院在未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就对王可非开始输液,从上午9点多到下午6点共输液9瓶,每瓶500毫升,平均1个小时,输液500毫升。挂完吊瓶以后,整个输液过程中,医护人员均未到场查看,是由一名30多岁的因伤害他人被关押的且有癫痫病的女犯人给换的吊瓶。

    上午时,王可非发出“啊、啊”的声音,后来大小便失禁,便在床上,也是由那位女犯人给收拾的。

    在输液过程中,王可非的双手一直被手铐扣在床上的两侧。

    到下午6时许,同室(4楼410室)的人发现王可非没有任何声音,报告了管教,管教来时翻了一下王可非的眼睛,看见王可非的眼睛已经没有反应了,于是将王可非抬到太平间,未做任何抢救。


    大法弟子裴国旗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太和县看守所

    大法弟子裴国旗因被叛徒出卖,现被非法关押在太和县看守所。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大法弟子高贺武等四人。

    大法弟子裴国旗系淮南工务段铁路工人,曾于99年7·20之后多次到京上访,为大法申冤讲清真相,因此被单位领导视为重点看护对象。该弟子被捕后,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愿出卖同修而遭到恶警的毒打。

    同时,当地一位在供电局上班的大法弟子去看望裴国旗时,被太和“610”恐怖分子当场抓捕。

    另据悉太和县许多大法弟子均遭当地不法之徒的毒打。特建议太和县及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清除太和县邪恶因素,在减轻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同时,挽救更多的世人。


    邪恶图片全部不见了

    合肥市区委区政府宣传橱窗展出污蔑大法的邪恶图片,十多位大法弟子相约后于第二天元月5日星期六上午到达现场,坚定正念除恶,将正法标语张贴在橱窗上,约一小时后,邪恶图片全部不见了,只剩下十几块空空荡荡的橱窗。


    我在洗脑班的遭遇

    2001年8月8日上午,当我在单位值班时,领导突然通知我,说要给我办洗脑班。于是,闯上来几个人,不由分说地把我带上了警车,我一直被挟持到朝阳区法制教育基地。

    在洗脑班里,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人身自由权利被剥夺。在数名工作人员的安排下,进行强制洗脑。他们逼我抄写歪曲材料,看捏造、诽谤的录象,还要谈体会,写认识。工作人员诋毁的语言令人不堪入耳。我据理力争,与他们进行辩论,坚持认为法轮大法是正法。由于我坚持自己的观点,惹来的是讽刺、挖苦、恐吓、打骂,有时罚站、蹲达两个小时以上,人格受到极大侮辱。工作人员还有意提醒我:这次培训费用可不是个小数目(培训费含4名工作人员工资、食宿费,2名保安人员伙食费等,每日约700元,满期30天。期满后仍不屈服,直接送劳教所劳教一年半),你若早转,可减少花销,而且单位还给报销。我非常明白,这是从经济上进一步施加压力。不管怎样,我始终没有写他们要求的“三书一揭批”(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材料),并尽量平和地向他们讲清真象。

    一周以后,工作人员见我仍然很坚定,就加强了对我的攻击力度。不仅白天强制洗脑,黑夜也如此。从晚上一直到凌晨4点,不准睡觉,然而几名工作人员却可以轮班休息。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还叫嚣着:下一次找电棍来,让你尝尝电棍的滋味。

    由于在洗脑班里我受到的威胁越来越大,我已经连续三天吃不下饭了,身体很虚弱,精神上趋于崩溃。但是工作人员对我的侵犯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就在第十天的傍晚,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为了躲避更大的迫害,抵制压迫,想趁此时机逃出虎穴。我看见楼道窗户开着,就急走几步,甩开身后的两名看守,从窗口跳下造成了腰椎二、三节骨折……。这就是我在洗脑班里的遭遇。


    让学校老师佩服的大法小弟子

    有一位小弟子,今年7岁了,上小学一年级,刚上学的时候,就告诉老师说:“我炼法轮功,我妈妈也炼。”老师说:“现在不准炼呀。”他却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还能强身健体呢。”有一次,小弟子消业,腿上长了好几个大脓包,又痒又痛,一走路疼痛难忍,还一瘸一瘸的。学校老师看了那几个脓包吓一跳,心疼地说:“腿都肿了,多痛啊,上点药吧。”过几天小弟子手上也长了几个脓包,学校害怕传染,不让他上学了。在家期间,小弟子坚持发正念,不断学法,并自学了落下的全部课程,一个月后,小弟子来上学了,可是距期末考试只有三、四天的时间了,家里不炼功的人都说:“学习跟不上,就留级吧。”老师也很担心他的学习,并关心地问:“全好了?”“好了。”

    在最后的几天复习中,小弟子学习很认真。考试成绩出来了,小弟子考了全班前5名,老师非常高兴,也很激动,她在给小弟子的期末学生鉴定中这样写道:“你很坚强,我佩服你。”

    小弟子用实际行动感动了老师,也感动了周围所有不炼功的人,就连一向不让小弟子修炼的父亲也无话可说,使他们对法轮大法修炼有了新的认识。同时也证实了大法的圆融、智慧和伟大。只有这样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才能造就出坚强、刚毅、聪明、智慧的修炼人。


    武汉大法弟子郑小奇被绑架

    元旦前后,许多大法弟子无故被抄家,被恶警抓走。12月28日晚,江岸区新村街派出所徐洲二村两名户籍警及两名居委会人员突然闯入武汉大法弟子郑小奇家,无任何法律手续要开抽屉"检查",遭到该弟子的严正拒绝,使其违法行为没有得逞。第二天下午,又有一帮新村派出所恶警强行进入郑小奇家,他们翻箱倒柜,肆意搜抄,之后又强行带走郑小奇,被抄后的郑家一派狼藉。

    江氏集团倒行逆施,鱼肉百姓,为天理所不容。我们奉劝那些跟随江氏行凶作恶的人,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否则,地狱里层层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

    武汉新村街派出所电话:027-82875855


    黑龙江省伊春市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石淑珍(女,47岁)、石永成(男,66岁)、李玉华(50多岁)。

    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主管:安国华(局长)13845891003
    派出所:文满辉(所长)13945871599
    派出所电话:0458─3655494


    兰州中学女教师遭绑架

    兰州市第八中学政治教师魏周香,30多岁,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拒绝向邪恶势力屈服,一直被剥夺授课的权利,并受到种种非法对待。去年12月,公安和八中个别人互相勾结,对魏周香老师进行了绑架。据可靠消息,最近她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已送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


    重庆北碚区龙凤镇政府用精神病院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吴红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在2001年12月18日,被重庆北碚区龙凤镇政府和当地派出所在瞒着家人的情况下,以"保外就医"的名义从重庆女子劳教所接出,强行送往位于重庆市北碚区远郊的歇马精神病院,实行非法强制关押至今。

    在此之前,重庆女子劳教所已经出现过大法弟子周成渝被强行用药迫害致死一事。在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无休止的迫害中,请转告还未从劳教所释放的大法弟子,决不要掉以轻心,没见到家属面,决不要跟着来接的人走。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洗脑黑幕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其中的管教干警凡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可获奖金500元,还可优先评选先进(地狱)、晋级提干,所以不法之徒们挖空心思、违规违法地做洗脑工作。

    大法弟子陈福,一被绑架进劳教所就遭数人用木棒毒打至昏迷不醒,醒来又打,打人者声称只要写了三书就不打了。

    暴徒们把一部份大法弟子调出大队,以利于采取不可告人的方法迫害。袁玉刚、刘明华、刘祥太、吴德强、梅光等五人,被送到二大队五中队由李勇、高空两个恶警分管,二人指使同舍房的普教多次毒打五人,不让睡觉,强行要他们诽谤师父,否则不停地毒打,声称若是写了三书就不打了。

    刘祥太七月解教后即进京上访,据说又被非法判刑。刘明华在宽管点声明收回三书,遭拒绝。


    重庆江津市610办公室利用洗脑班长期劫持大法弟子

    重庆江津市610办公室将重庆女子劳教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市看守所、拘留所释放的大法弟子李基明、唐本兰、温清华、谢兴玲、康毅、邝欣荣、周泽群、董少泰等人,在释放时用警车送入当地的洗脑班,实为非法关押。用警察看守。

    每位修炼者都有一名所谓的帮教人员并进行24小时监视。610恐怖分子威胁欺骗一些大法弟子亲属以每天60元交费,其中20元为修炼者本人生活费,20元为帮教人员生活费,20元为帮教人员工钱。康毅的母亲被迫交费900元。

    洗脑班以写书面保证为放人条件。甚至以修炼者放出去可能会干什么等等为由不放人。大法修炼者本着善心,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要求他们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修炼者。

    直到目前,邝欣荣、康毅被非法关押76天,董少泰被非法关押16天。温清华被非法关押60天,周泽群被非法关押17天。

    大法弟子王显军,重庆市电信局退休工人,12月24日送外孙上学后失踪,失踪前几天,被局领导找其谈话,他未妥协。

    王万新,沙区供电局退休职工,被重庆市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12月23日,是他59岁的生日,亲人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去探望他。然而,这个既不违反法律又不违反人之常情的探望权利也被剥夺,理由是不准炼功人探视。这里约有十余名来自不同地区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强迫进行洗脑,每天不准离开房间一步,吃喝拉撒全在房内,而且三名帮教昼夜监视,不准相互接触,强迫他们看诽谤电视、书籍,并不准亲人探视。


    黑龙江省八五七农场非法拘押11名大法学员

    2001年末正当家家户户准备过个快乐的元旦之时,黑龙江省八五七农场公安局长梁俊林再一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令恶警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拘押11名大法学员,他们是彭进宇、孙风松、董仁兰、高圆、张宏江、贾玉龙、黄玲芝、付连华、朱永山、邹怀兰、常燕,并且非法对邹怀兰、常燕家搜查抄家,严重违反宪法38条明文规定的“住宅不受侵犯”的条款,这又是一起严重的执法犯法的行为。

    目前邪恶的旧势力已经面临着全面崩溃。希望梁局长认清形势,立刻释放所有在押的大法弟子。目前大量出现的天灾人祸,已经是对破坏大法的人的警告了,善恶必报的天理已经开始兑现。不要再替江泽民充当帮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黑龙江省密山市政保科暴徒的犯罪纪录

    2002年1月3日晚,黑龙江省密山市政保科孟、杜带其打手窜到密山二中西侧100米处的薛燕荣夫妇家中,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在没翻到什么他们要找的东西的情况下,把这一家三口(还有个2岁的孩子)强行抓进政保科,连夜非法审讯,在被迫害中,迟春霞被逼无奈,从四楼跳下,摔在二楼阳台上,昏迷不醒。第二天政保科的人看到她昏迷不醒的趴在那里也不管,直到4日下午,才把其送到人民医院二楼骨科,由于没有及时抢救,迟春霞手脚脸部均冻伤,脑血管破裂,割开气管输氧,所有医疗费用逼其家人承担。现在2岁的孩子给薛的哥嫂照管。薛燕荣还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

    目前医院里布满了便衣特务。除薛的哥哥(人寿保险公司上班)让见之外,其余任何人都不让见,严密封锁消息,另外当保险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和薛的哥哥去看时(可能是办理保险业务的)马上被一便衣揪到脖领子拽过去了,问是干什么的?并非法搜身及所带皮包,薛的哥哥说是自己单位的,便衣经过一番搜查,确认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才允许在那呆上一会。

    告行恶者,立即悬崖勒马,重新做人。不然,等待你们的是无边苦海,将入无生之门。

    密山市公安局政委办公室:0467-5222376
    密山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0467-5223477
    密山市公安局政法委书记:0467-5235246
    密山市反贪局局长:0467-5237493
    密山市纪检委书记:0467-5222346
    密山市看守所:0467-5261117
    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0467-5230149
    政保科科长:孟庆启:0467-5231270
    政保科恶警:杜永山:0467-5223266


    上海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上海大法弟子郭廉清(得法仅两个月)、顾宝群、俞培英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六年、劳动教养两年。另悉,上海恶警在APEC前后非法逮捕、劳动教养了大批大法弟子,望知情者能提供具体情况,揭露邪恶。

    另,由于被出卖,大法弟子吴亮于9月23日深夜被江苏海门警察强行带走,并被非法抄家。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半,现关押于江苏大丰。

    在这里强烈的呼吁,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正告还在继续对大法犯罪的不法之徒,立即停止犯罪,否则必将受到天理的严惩!


    上海大法弟子家属探望亲人时的言谈

    以下即是我探视被非法关押的亲人时,亲耳听到的其他家属的言谈:

    “现在哪有什么人权,他们五、六个警察来家里抓人,我妻子不开,他们竟打119,五、六个消防队员架着云梯爬上来,把玻璃窗全部砸碎后开门,把我妻子强行带走。”

    “我妹妹在看守所时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一个女同志,竟一个多月不让她换内衣内裤,这个滋味……,身上更是留下了被打过的伤痕……”说着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时有人插话,“天天都打他们,以前造反派打手哪个有好下场”。

    “我们的这些亲人哪个吃、喝、嫖、赌的?没有,一个没有,她们钱也看淡了,名也看淡了,这就是最好的,最放心的。至于法轮功的事,她们出来以后知道该怎么做的。”

    “他们警察知道什么,法轮功的书里内涵很深的”。


    佳木斯警察打家劫舍

    一月十日上午,由于恶人陈照福及儿子陈守庆举报,长虹派出所四、五名恶警跳墙进入大法弟子李风华家撬开门锁,把正在装订资料的大法弟子李风华、李艳杰、李香兰、兰基芝、冯秀娟、段宜发抓走,同时搜走了大量大法资料和书籍,还拿走了一串钥匙,室内一片狼籍,恶警们抄家时连邻居家都搜了一遍,大吵大嚷,满口污言秽语。在此之前,李风华的丈夫和大女儿因修炼已经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现扔下小女儿(14岁)一人在家。一直有人在她家蹲坑。

    再次正告恶人及恶警,江泽民摆脱不了形神全灭的下场,如你等不悟,必遭恶报。

    此事被佳木斯《三江晚报》做了歪曲报导。

    此报导的犯罪记者:苏波
    编辑:张扬 秋影

    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李运阳 陈永德 陈万友
    举报的恶人陈照福:宅电0454--8430783
    长虹派出所:0454--8574408
    长虹派出所所长:纪福春
    郊区分局总机0454--8581454转内保科


    重庆大法弟子被绑架进精神病院遭受摧残

    大法弟子吴红梅2000年曾2次被关进重庆北碚煤矿疗养院精神病科遭受迫害。该院已有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全身浮肿,神志不清。承办人威胁吴红梅:“如果你不转化,把你当疯子医,把你整疯,再给你上报登一版,说你练法轮功练疯了的。”阴谋未得逞后,又强行把吴红梅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2001年12月18日,又被强行送到北碚区歇马场精神病院非法关押至今,进行迫害。

    重庆永川双石镇地区恶警从2001年12月28日到现在又非法将从劳教所释放出来的大法弟子和当地大法弟子关押,晚上不许回家。

    呼吁世界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制止以各种形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贺长春法轮大法日

    长春法轮大法日标志着大法在中国永远是春天。法轮大法正以勃勃生机赋予一切众生新的生命,特别在中土这个极其复杂的环境中大法弟子们显示着在大法中获得永恒的生命力,象一朵朵圣洁的莲花从污泥中脱颖而出。

    北京大法弟子
    2001年12月22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1/17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