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信仰与忍辱负重


【明慧网2002年1月14日】前段时间家人与朋友总在劝我以家庭为重,有个家人说:“一个人首先应该对家庭负责,其次才是个人的信仰。”他的意思是我为了个人信仰,在邪恶以家庭幸福相挟时不为所动,令家人遭受痛苦、担惊受怕,太自私了。

在“洗脑班”里,也经常听到所谓工作人员讲:“XXX为什么能三起三落,就是肯认错,一代伟人尚能如此,你们就不能认个错?”朋友也劝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认个错,出来再说。”

这在现代中国人的观念中,人们把它叫做“忍辱负重”,为了自己家庭,为了个人生存,忍受暂时的委屈,屈从强加的意志,牺牲本应该坚持的正确立场,甚至牺牲他人利益,以至牺牲信仰,这已经成为当代中国人称赞的正面品格了。

其实,这是一种变异的观念,它堂皇的表面背后是极端的利己与自私。

记得以前看过一部台湾电影,讲的是二战时期中国的一个爱情故事,女主人公爱上了一位男士,他对她非常细致、体贴、忠诚,影片对男主人公是以正面角色处理,表现他在爱情上的完美,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伴侣。然而,他却是一个“汉奸”,在国难当头的大是大非面前,他“忍辱负重”,保全了自己安逸、富裕的生活,当然也保全了自己的爱情。

按照现代人的观念来讲,这个人是值得称道的,如果他坚持不做汉奸,坚持自己作为国家公民必须遵守的起码道德规范,从而流亡他乡,甚至被害,以至无法与女主人公成全那段动人的爱情,是不是太自私了?

再来谈谈近代政坛上颇具传奇色彩的“三起三落”,这也是所谓“忍辱负重”的典范,我这里无意评说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事实上这件事的主角本身就是惨遭迫害者,其被迫害的经历令人同情。这里只是借这件事揭示一种观念的变异,因为邪恶也在利用这件事向人们灌输邪恶、败坏、变异的东西,所以有必要破除它。

不知有谁见过xxx的“保证书”、“悔过书”,当然这都是不宜公开的档案,但从他的同事刘少奇的下场来看,xxx的“悔过书”没有足够的深度、广度,是很难在当年“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的斗争中保全性命的,国内历次政治斗争的主角几乎无一例外地被折磨致死,唯有xxx奇迹般存活下来,正如国人所周知的:肯认错是主要原因。

笔者在这方面有过经历,深知xx党整人时所需要的深度、广度意味着什么。“深度”就是要“深入揭批”,要骂,要上纲上线,要把自己过去坚持的东西骂臭,从根子上彻底地骂,要承认强加给自己所有的罪名,越无耻越能迅速过关,稍有良知,稍有保留,都过不了“专案班子”的“关”。“广度”就是要揭发别人,揭发的越多越彻底越好,当然揭发的过程中,必然是推卸责任,“他是主谋,我一时糊涂受蒙蔽”,甚至为迎合“专案组”需要,有意诬陷别人,作假证、伪证,什么友谊、什么道德、什么良心,根本不能再幻想,统统抛掉,保命要紧。其实,被逼着写出这样东西的人,内心的痛苦也是可想而知的,因为他背叛的是自己的良心。

那么,有些人的确保全了性命,并坚持下来,最后成就了一番事业。然而,人们想过吗?这里面可能就牵连多少人牺牲了前途、健康以至生命?牺牲了多少家庭的幸福?更可怕的是,这给国人树立了一个典型:背叛原则、出卖良心才能保全性命,成就事业,“忍辱负重”才能活命。

在历次运动斗争中,xx党一直在逼迫人们写这样无耻的“悔过书”、“保证书”,顽固不化者,他们的家人、朋友、同事被逼迫写“决裂书”,逼妻子与丈夫决裂,儿子与父亲决裂,这种事情在几十年中简直是家常便饭,以至我年幼时,小朋友们之间偶而闹别扭,都会大声说:“我要与你划清界限。”贻害之深,可想而知。

这种灭绝人性的“决裂”在当时成为一种“革命”的时尚,而被媒体宣扬,成为一种社会群体性的效仿。

50多年来,xx党为了让民众顺从统治者的意志,一直在鼓励这种东西蔓延,以家庭和生命相要挟,让人们放弃自己正确的立场,承认被强加的罪名,出卖朋友、同事,甚至出卖家人。经过多次运动斗争折磨训练的中国人,深知只有毫无原则、毫无条件地跟着当权者说假话、说空话、骂人、打人、斗人,才能活下去,才能有暂时安逸的生活。当权者的目的其实就是维护自己的私欲和权力,在自己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时,令天下人噤若寒蝉。

我对家人说:你们希望我为家庭“忍辱负重”,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你们也知道大法在我心中的份量有多重,那么,连这个我都能牺牲,还有什么不能在“忍辱负重”中牺牲掉?如果有人以生命相逼,在生死攸关时,我会不会与妻子决裂,会不会与父母决裂,会不会与兄弟决裂,那么连自己的至亲家人都能决裂,出卖朋友更不在话下,你们想想,如果我真这样做了,象我这样的人还算是人吗?你们还愿意与这样丧尽天良的东西生活在一起吗?

今天为家庭与大法决裂,明天就可能为生命与家人决裂,那些受邪恶蒙蔽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们,你们想过这个道理与后果吗?

分析现代人观念中的“忍辱负重”,表面上“重”的是家庭,是亲友,其实是自己,最后的本质就是牺牲道德、良心,保全自己肮脏的私欲,难道这不是极端的自私表现吗?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为自己的私欲放弃信仰、道德、良心,因为他们觉得信仰、道德、良心是精神方面的东西,虚无飘渺,不如现实物质利益来得实惠,50年来国内的无神论教育,人们不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才敢为所欲为,不择手段。

其实,“忍辱负重”一词本身是没有这种变异的内涵的,真正的忍辱负重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忍受个人的屈辱,为他人着想,为他人的未来着想。大法弟子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承受着巨大的屈辱痛苦,仍然向世人讲着真相,这才是真正的忍辱负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4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