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污泥而不染


【明慧网2002年1月14日】人类历史又进入新的一年,元旦清晨打开录音机聆听“普度”,思绪顿时卷入刚刚过去的那两个半年头。洪法、正法中冲过了惊涛骇浪,击垮了荆棘路上魔怪们恶狼般的疯狂,一曲曲壮歌,一桩桩修炼故事,触目惊心,催人泪下。

一、 大法弟子开创着片片净土

2000年12月24日去京正法,被非法关押到某驻京办事处,受到毫无人权的虐待,抓进来的多,出去的少,常常是40-50人挤在这一个屋子里,特别拥挤,晚上睡在地板上,鞋当枕头,上厕所需被警察看着。但同修们不向邪恶低头,每天坚持早5点炼动功,好几十人,动作却很整齐。也能看到同修们巧妙地带进来的新经文。师父经文《忍无可忍》当时只被带进来一份,大家传着看,没有纸和笔,只得下决心背下来,事隔一年还一字不忘呢。我们都很感谢从这里走出去的同修,给我们开创出的这特殊的修炼环境,给我们留下了这宝贵的《转法轮》和《洪吟》。虽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可心早已交给了师父,只听师父话,一个心不动制万动,决不被常人牵着走。到哪咱们都是修炼人,到哪都是净土一片。

新年后的一天正午刚过,不知是谁突然大喊:“师父来了。”全屋几十人都站起来向窗外天上看去。闪闪发光的巨大法轮在太阳上旋转,万道彩色光环向各方奔放,亮、透明但不刺眼。是紫色?红色?黄色?银色?粉色?绿色?说不清。那一刻情不自禁地欢呼,跳跃。师父啊!在这新年之际,您打来大法轮看望我们这些在狱中的弟子们,呵护着我们,极力扭转着恶劣的环境,人人激动不已,如今那法轮仍在前方的天上,很高、很亮。

二、 我们是圣莲

2001年1月11日,我被当地派出所带回强行送往看守所,这里更邪恶。一进登记处门口就强行脱去鞋,光脚走进牢房,进到一楼10号监房,窜上来好几个犯人扒光我的衣服,连背心、裤头都不留,衣物抛在有水的地上,强行搜身后又把我推到8号监房,这里有20多位大法弟子,4个刑事犯。班长很凶,对我们非打即骂,逼我们低头、背手、哈腰走路。规定早6点上厕所,平时不准去,好多人出现大便干燥,痛苦难挨。便池旁边是开饭口,这边蹲便那边端饭,吃的大渣子饭跟苞米粒一样大,菜是萝卜汤,没换过样。两个人端吃一碗饭、一碗汤。晚上睡觉更挤,不管进来多少人都得靠着一边墙睡,翻不了身,喘不过气来,挤得直出汗,嘴贴在前一个人的头发上,很多人生了虱子。虽然环境恶劣、看守凶恶,但弟子们仍心连心。可没书看、不让炼功是修炼者真正的苦。怎么办?早上班头起得晚,我们就早起打一会儿坐,晚上悄悄盘上腿,用衣服盖住,也能炼一会儿。一旦发现她就破口大骂,强行制止。

春节那天,同修们用饭粒当浆糊,用彩纸在墙上粘了“普天同庆”四个大字。对面墙上粘了一个黄色大帆船,船头上方一轮红日光芒四射,光芒中闪现出“回家”两字。晚上的联欢会上,两位同修齐声朗诵了《洪吟》中的两首诗。春节就在弟子们的正念中度过。

一位66岁的同修陈XX在提审时说“坚持炼功”就被判送劳教所。李XX,某中医学院在校生,父母都是公安干部,只要她说句软话,当时就可以被放出。可这位同修说我跟师父走,坚决修炼法轮功。她父亲当即给了她两耳光,她又被送回了牢房。有位老同修除了熟背“论语”外,《精进要旨》及师父所有经文都能背下来,同修记不住的都去问她。当时我们暗下决心,回家后必须多记多背法,以备没书看的情况下有法学,因为法都记在心中了。

同修们坦荡的胸怀,面对邪恶时大无畏的正气,以苦为乐的坚修精神,融化了不正的因素,开创了一个新的特殊修炼环境,4个刑事犯全部得法,表示出去后就炼法轮功。有两个人能背《洪吟》中的诗,跟我们一起学“论语”。

那天梦里我看见一个没有玻璃的窗台上,里外放满了两大排花盆,盆挨盆整整齐齐,我逐一地在那看,硕大的叶、硕大的花,形容不出来的美,什么花这么好看,从来没见过,不忍离去。醒来睁眼向监栏一看,我马上悟到:没有玻璃的窗台不就是这钉满钢丝网牢房的窗台吗?那盆中的花(不生长在人间的花)不就是这牢房内外的大法弟子吗?身在牢笼可我们并不孤单,在外面的大法弟子的心和我们紧紧贴在一起(就象那一盆盆挨靠着的花),时时惦记着被关押着的同修。当我和同修说了这一景观后,都受到很大鼓舞,进一步悟到,大法弟子们确实体现为一个整体,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我们在哪都是鲜花一片,众香国里顶属我们最壮观,令邪恶胆寒,因为我们是“圣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