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闯关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14日】我又可以在一个宁静的环境中学法、炼功,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作为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事了。

可刚刚过去的两个月所发生的事却不时浮现在眼前,还是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吧!

在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我在资料点被抓。现场有大量的真相资料及制作设备被收走,真可惜!就这样我被送入当地的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我想,向那些被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这是在救度众生,是在做大好事,是不应该被关押的。我还想,大法弟子在正法中,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接受的,我一定要闯出去。

我被抓后不久,当地610邪恶之徒便对我进行逼供,要我说出其他弟子的情况,我一概拒绝。一顿毒打之后再问,我还是拒绝回答。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面对严刑逼供,面对暴徒,我心里在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他们终于妥协了,不再提审我了。面对无理的伤害,我采取绝食抗议。

在长达近60天绝食抗议中,我时常想起师父的话,师父讲:“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无论在看守所,还是在劳教所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拒绝报号、做操、劳动、背监规等等。我要求无罪释放、要求撤消对我的劳教决定。在这期间邪恶之徒采取各种方式迫害我:比如暴力灌食含高浓度盐份的液体,指使犯人对我进行打骂,不许睡觉等等。由于长时间没吃饭,人这面表现出身体越来越虚弱,体重一度下降近20公斤,极度营养不良,就连熟人也几乎认不出我,一些好心人给了我不少衣服,可不管穿了多少,还是觉得很冷。说实在的,长这么大了,今年的秋天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冷的一个秋天。此时想起师父最近写的诗《秋风凉》:“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尽管身体出现种种不适,但神志清醒。我经常做两件事,就是发正念和背经文。

在绝食期间,不少人问我,“你要绝食多长时间?你能坚持多久?”其实往往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师父就借着其他人的嘴或在睡梦中点化我:要坚持下去。我记得师父在过去讲法中谈到一个问题,修炼中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悟,一个是吃苦。我悟到无论前面的路有多难,我也要坚持下去,在被迫害中哪怕变成植物人,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因为向世人讲清真相没有错。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坚定的正念却一天比一天坚定。也有人问我,你这样用生命抗争值不值得?其实我感到今生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是最幸运的事。而一个生命能为宇宙真理付出自己的一切那才是最最幸福的事。师父曾讲过:“其实不管怎么样,无论一个生命他在常人社会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诉大家,和你们圆满了以后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越到后来的日子,我越感到我自己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没吃什么苦,付出也很少。所以面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我能坦然承受,并不觉得苦。到后来突然有一天劳教所的医生发现连给我输液也困难,(他们认为是心、肾衰竭的表现)他们觉得问题已很严重了,不想承担风险,建议我的家属办保外就医。就这样我重获自由。大法再一次展现神奇的力量,出来后很快我便恢复,重新投入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