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2年1月14日】我是四川省德阳地区的大法弟子,于2000年12月31日进京正法,遭到了残酷迫害

31日早上我和功友们正准备从北京郊区进城,警察奔赴各个车站和交叉路口设下关卡。车辆和行人都被拦住检查,强行骂师父、骂大法,否则就抓走。朝阳分局这几天就抓了七八十名大法弟子,不由分说,象土匪一样搜遍全身,横幅和钱财都被非法收缴。恶警还问:“你为什么不在家好好工作,来这里与政府作对?”我回答:“因为大法与大法弟子遭到了不公正对待,不得已来北京证实大法,来说声大法好!修炼人修的是“真、善、忍”,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处处为他人着想,得到身心健康,利国利民,这样的好人怎么说会和政府作对呢?”恶警又说:“违反治安条例,扰乱公共秩序,影响了国家形象。”我说:“你不觉得这是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们吗?难道就允许你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欺骗世人,迫害法轮功吗?”恶警们恼羞成怒围上来四个恶警就开始打我,打耳光、拳打脚踢、用皮带抽。毒打后把我关进了一间装过水泥的小房内,两天两夜没给吃喝。在小房内还有很多功友关在这里,大家互相鼓励,无所畏惧地在里面学法、炼功。邪恶们惊恐不安以恶毒的语言诽谤、欺骗、恐吓,但都不起作用,反而更加激发了我们护法的决心。功友们把仅有的四面横幅展示出来,起到了震邪的作用,邪恶之徒们气急败坏的扑进房内用棍棒乱打,当时有的功友被打起包、打出血。我们齐声高喊:窒息邪恶,不准打人、不准侵犯人权!接着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和几位功友被邪恶拽出去,被抓住头发打耳光、在我们身上乱打乱踢,打累了又用电棍电,鼻、嘴都肿起来了,就这样折腾了我们两个多小时。挨打当中,我心无杂念只有大法,从脑海里不断闪出:“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

回到当地,我和功友们又被关进粮站仓库,由乡政府雇佣的一帮打手轮番看守,不问青红皂白随时想打人就打人。还强迫我们站在一个小圈里不准蹲坐;高音喇叭整天闹个不停,几天几夜不给吃喝。有一天邪恶叫我们排队,强迫每个人出列领骂大法、师父,我出列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守蒋泽将我拉进仓库里就用狼牙棍照头、身上乱打;当时打我的恶徒还有:谢刚、韩学全、李汉清。善恶有报,就在2001年10月恶人李汉清就得绝症死了。

在乡政府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又送拘留所拘留半月,被勒索所谓的“生活费”一千元,“保证金”四千五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