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的犯罪纪录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期的迫害,不法之徒们为了追求所谓的"转化率"昧着良心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手段恶劣卑鄙,这是对好人的迫害,对人权良知的践踏和对真理的肆意诬蔑。

法轮功学员到"龙山"当天起,就被强行洗脑,晚上不让睡觉或只让睡两、三个小时。如果坚持不放弃修炼,暴徒们就动用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手段进行迫害。

暴徒们让大法学员蹲着,不服从就强行按住蹲下,几个小时不让起来;让"顶墙"站着,胳膊在背后举起来;给大法学员"定位",由几个人按住学员,把腿分开蹲着,把头按在两腿中间的地上不许动;掐学员脖子,向下压学员的肩膀,同时向上方拔学员的头部;7月份的炎热天气用被子捂住学员,并用毛巾塞住学员的嘴不让喊出声;把学员绑在床上,浑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打耳光和头部,一打就是十几下或更多;揪学员头发,把头皮都揪破了,并往水泥地上撞,撞得头上肿起大包,眼睛出血;给学员强行灌食等。在肉体折磨的同时,给学员念"司法局"内部发行的诬蔑法轮功的书,播放给法轮功造谣的录像,甚至几十个恶人围住一个学员,七嘴八舌地侮辱学员,诽谤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

如果大法弟子仍不屈服,暴徒就把她们送到关押男性劳教人员的"张士劳动教养院",让男犯继续对她们进行更凶残的折磨。在那里,有的女学员头发大把大把地被揪掉,更有男犯对她们耍流氓,以及用"九蒙","十八蒙"等肉体刑罚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一名32岁的大法女学员王红,在"龙山"和"张士"劳动教养院饱受折磨,如蹲八小时不让起来,无数次的打骂、体罚、多次强行粗暴灌食等。在2001年7月下旬,她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龙山"怕承担法律责任,在8月下旬的一个夜晚,将她送到医院,要她做手术(其实已不起作用),几天后,她被迫害致死。对此,"龙山"一直封锁消息。当"龙山"被关押的部份人知道消息后,"龙山"又散布谣言说"她有病不治。"反咬一口。并把参与迫害王红的责任人调离"龙山"。或分配到别的教养院做迫害工作,院长、队长和管理科长假装不知道。

对坚贞不屈的大法学员,"龙山"把她们分开,放在普通劳教犯监号里进行孤立,不许家人看望,安排人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并时常调她们出来进行洗脑。

任何邪恶都见不得光明。在国际上,"劳动教养"是非法的,所以"龙山"的大门口挂了一块"沈阳市心理矫治学校"的牌子,可见,它们做贼心虚,执法犯法。更何况它们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龙山"的院长对外称"校长",以便在国际上掩盖视听。

当家属探视被关押人员时,"龙山"的邪恶之徒在大门口的地上放上法轮功创始人的像,强迫每个人去踩,用以分辨谁是法轮功学员。由此可见邪恶的流氓手段和对正义的法轮功学员的惧怕。

在对学员进行折磨时,暴徒们往往在单独的一个屋里,不让更多的人看见。之后,它们一面干着罪恶的勾当,一面又对众人矢口否认,粉饰太平。

"龙山"的恶警们也知道自己昧着良心,作恶多端,所以拼命利用一切机会颠倒黑白,对外美化自己,妄想掩盖罪行。如2001年10月中旬,它们让人写好了表扬"龙山"主管迫害的院长李凤石和原一大队大队长李继峰等恶警头目的文字材料,准备送到北京,拉关系找人登报或拍电视,进行邪恶宣传。

由于正法进程的飞速发展,目前"龙山"的邪恶之徒已不敢象过去那样嚣张,它们已不敢轻易打大法弟子,更怕大法弟子出现生命危险担负法律责任,它们只是在做毁灭前的无力挣扎。这是邪恶对正义的恐惧,更体现出正法之势无比洪大的威力。

最后正告"龙山"的恶警们:你们必须立即悬崖勒马,重新做人;不然只能走向毁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5/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的犯罪纪录-23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