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勒索的部分事实(续)

【明慧网2002年1月15日】黑龙江省双城市政府,在江泽民的灭绝人性的指示下,推行了在“名誉上搞臭,在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犯罪指令,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众多的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饱尝了非人残酷的虐待,致使他们的名誉、经济、肉体、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损害。部份事实如下:

黄彦玲,女,57岁。2000年4月22日进京上访被抓,警察用皮鞭抽了一顿,第二天被押回双城拘留所18天后放回,被裕生乡支书勒索人民币420元。勒索人裕生支书张跃伍。5月10日在我去裕民村干女儿家时,把我一顿毒打后勒索500元;我在2000年9月1日上治强村侄子家串门时,走到治业村被截住,当时治业村支书和治安员桑君把我打昏过去了之后他们才罢手,这时派出所警车把我拉到所里非法拘留28小时后送往双城市里。我不顺从邪恶绝食抗议,邪恶用竹竿撑我的嘴、脸,全身都被打伤,头发扯掉一把,拘留半月,勒索2300元,勒索人派出所所长闫俊。9月下旬,又被勒索1500元,勒索单位双城第二看守所,勒索人崔所长。2000年12月21日因坐火车没带身份证,被政法委书记王继文、吴中革在派出所进行毒打、灌食,十天后无罪释放。2001年1月17日被希勤乡政府非法拘留,强行洗脑3个月。于4月30日无罪释放,勒索2500元,勒索单位希勤派出所,勒索人所长阎俊。

付国泰,男,72岁,希勤乡玉生村人。2000年农历4月初在家炼功,村治安员刘中利当时找到村上进行毒打,勒索2000元人民币。2000年农历8月份在家炼功又被发现,玉生村政府硬逼着用10亩地玉米做押金还不行,又把房照也强行拿走作抵押。2000年2月份,把我和功友黄彦玲找到村上罚跪并进行毒打1小时。

乔成华,女,44岁,希勤乡希勤村人。2000年11月18日,进京上访被抓送到黄山看守所,恶警让坐水泥地20分钟,问我住址我不顺从邪恶,恶警用电针扎手,用拳头打我胸部,用皮鞋踢我小腹,用木棒打我的腿、膝盖、脚脖子、一边还骂“打残废你”,之后又用木棍打我的头部,打得鲜血直流才罢手。两天后弟弟托人花钱才把我买出来。2001年1月17日9时左右,村支书朱万龙骗我说让上乡政府学习一会儿就回来,谁知一去就23天,过着非人的生活,春节都在乡政府过的,最后勒索1000元人民币才放回家。村上三天两头上家敲窗敲门骚扰我正常生活,他们是村支书朱万龙,赵保臣等。勒索人:潘春库、王继文等人。勒索1000元。

王英芳,女,40岁希勤乡希勤村人,于2000年11月8日进京上访被抓,12日押回双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8天无罪释放,时隔20天又被派出所抓去被李云中、吴中革毒打、打嘴巴子,揪头发撞墙用拳头打脸直至打累了为止,最后勒索400元。勒索人:李云中。2001年1月份勒索1400元,勒索人村支书:朱万龙。2001年1月17日,被乡政府骗去强行洗脑23天。最后勒索1000元,勒索人:潘春库、王继文。2001年3月份,村上勒索叁仟元因无钱,把承包土地给没收卖掉了。勒索人:村政府书记,朱万龙等。

徐淑芳,女,49岁,希勤乡希勤村人,于2000年11月8日,进京上访被抓12日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8天放回,村支书朱万龙带乡政府7人到家强行把马给牵走做押金,之后被逼无奈求亲靠友,借钱3000元把马赎回,勒索人汪连军、朱万龙。2001年1月17日被骗到乡政府办洗脑班,23后放回勒索人民币1000元。勒索人:王继文、潘春库。回家后,乡党委书记还经常来骚扰我正常生活,以查夜为名敲窗敲门。

阮止权,男,49岁,希勤乡希勤村人。2000年11月份进京上访被半路截回,村上勒索1000元。2001年1月17日被骗到乡政府办洗脑班,23后放回,勒索人民币1000元。勒索人:乡党委书记潘春库、政法委书记王继文。

寇方启,男,37岁希勤乡治业村人。99年7月27日被乡派出所非法拘留1天,被所长阎俊、户籍警李云中等毒打后放回。 2000年8月18日进京上访被抓,扣押6天后被乡干部吴中革、村支书那振寞、会计许立新押回双城看守所。1次铐100多小时。在押期间,610办事员金所勒索1000元、无收据,电话:(0451)3124826;希勤派出所所长阎俊勒索500元,电话(0451)32117512。治业村支部书记那振宽勒索5500.00元,电话0451-3217888;2001年1月17日双城第二守所勒索200.00元;希勤乡政府勒索700.00元,勒索人政法委书记王继文;2001年5月16日管教所王利利、徐管教勒索200.00元,传呼机一部。被关押三次,父亲死不让回家看看仍关在乡政府三楼。希勤乡政府电话号码0451-3217552。

韩玉霞,女,37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12月21日进北上访因没身份证被车站扣留,乡政法委书记王继文强行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4天,进行非人性的毒打后勒索500.00元放回。 王继文电话0451-3217607。2001年1月17日被乡政府骗去说看录像,强行办班洗脑23天索要10000.00元放回。 恶人王继文电话0451-3217607。

那红伟,男,33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7月1进京上访,在兰陵车站被截 ,在车上恶警所长闫俊、李云中、许树佰用打火机烧下巴,烟头烧身体,从兰陵分局一直跪到希勤派出所毒打后第二天送往双城看守所,因为我得过类风湿双城没有留,放回。

姜淑华,女,57岁,希勤乡业村人。于2000年7月1日进京上访在兰陵车站被截,在双城拘留半月,610勒索1500.00元,没有收据。2001年1月17日被乡政府骗去说录像,强行非法办洗脑班23天,索要1000.00元,勒索人王继文。

徐振东,男,49岁,希勤乡治业村人。99年11月4日派出所强行抄家翻出一本《转法轮》,铐20多小时,多人毒打后索要1500.00元,勒索人所长闫俊不给收据。2001年1月17日被乡政府以看录像为名,骗去强行办洗脑班23天,索要1000.00元,勒索人乡党委书记潘春库、政法委书记王继文。

徐振峰,男,43岁,希勤乡治业村人。99年11月5日派出所强行抄家,翻出大法资料,带回派出所毒打后铐在暖气管上20多小时,索要1500.00元,勒索人闫俊。2001年1月24日办洗脑,因炼功被乡政府毒打后送往双城刑拘75天后,派出所所长闫俊、外勤刘永泽让家属交1800.00元保释金,勒索人刘永泽不给收据,放回后乡政府继续办班又勒索700.00元,勒索人王继文,双城看守所勒索140.00元。

林伯青,男,37岁,希勤乡永新村人。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在双城非法拘留17天释放,派出所索要300.00元,所长闫俊。2000年6月份在花围大桥洪法被抓,派出所所长闫俊勒索200.00元。2001年1月17日被乡政法书记王继文送往双城刑拘3个月被双城市公安局勒索400.00元。

闫秀华,女,36岁。2001年1月19日被骗往乡政府办洗脑班23天,被勒索200.00元,勒索人王继文,因夫妻同时被非法拘留,至使2001年春节家中只剩下三个孩子,大的13岁,小的8岁,两位7旬老人体弱多病,无人照管,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和严重伤害。

温双玲,女,24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7月1日进京上访,在兰陵火车站被截,7月2日送双城拘留半月,索要230.00元,勒索人张国富。2000年11月23日被双城610非法强行拘役16天,索要人民币1160.00元,勒索人张国富。1999年11月14日希勤派出所勒索200元,勒索人闫俊。

马文瑞,男,24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8月18日进京上访被抓,乡党委派人押回双城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索要1500.00元,勒索者610金所长。2000年10月23日在双城关押3个月后,转长林子劳教所4个月后释放,索要1000.00元,勒索者610张国富。

周淑云,女,54岁,99年11月4日派出所非法抄家,强行勒索200.00元,勒索人刘永泽。2000年6月23日,双城610非法关押16天,索要人民币1160.00元,勒索人张国富。2001年1月17日派出所把我送往双城刑拘,送去不合格回到乡里办洗脑班23天,索要1000.00元,牛牌照做押金,勒索人王继文、吴中革、党委书记潘春库。

赵艳坤,女,37岁希勤爱贤村人于2000年12月30日上访,被村支书关旭武和派出所外勤张云龙、高喜军强行带往派出所进行毒打,打得两次鼻出血,还拽着头发往墙上撞,硬逼着承认上京,搜兜258元没收,罚款700.00元,勒索者关旭武、张云龙、高喜军。2001年1月19日被村上送往乡政府强行洗脑23天,罚款500.00元,勒索者王继文、吴中革、关旭武。我是一个有五个孩子的母亲,政府硬逼得春节不能和孩子们团圆。试问你们,谁无父母兄弟,谁无儿女老少,到底是谁残忍,我丈夫外出打工,家中扔下一个八旬的公公,五个孩子大的十五,最小的7岁,善良的人们你们都被谎言蒙骗,从我的迫害过程,足以证明邪恶之徒完全失去了人性。

那振贤,男,56岁,希勤乡治村人。99年11月4日派出所非法抄家,搜出大法资料,随后把我和三位功友带到派出所铐在暖气管,长达20多小时,索要1500.00元,勒索人所长闫俊,现在此人已遭报应,他参与轮奸妇女被绳之以法。2001年5月16日,被双城恶警强行拘留70天,索要700.00元,勒索单位610、管教所。

寇方凯,女,40岁,希勤乡治业村人。2000年12月21日上访,被站前派出所扣留,被乡政法委书记王继文、吴中革押到派出所,面墙跪着进行毒打15分钟,不让上厕所,强行搜身搜6元,非法扣押80多小时,索要人民币500元,勒索者政法委书记王继文。2001年1月17日在村上办洗脑班,被派出所偷着非法拘留,爱人和儿子温彪到村上打听人那里去了,派出所外勤付洪宇、韩三硬说是妨碍公务把他爷俩进行毒打,打得孩子跪地求饶,后来把爷俩带到派出所,给公安局打电话要刑拘,经村支书那振宽说情,索要500元放回他爷俩,孩子当时才17周岁,勒索者所长闫俊、户箱李云中。2001年1月19日乡政府以看录像为名欺骗大法弟子,到乡政府强行洗脑23天,索要1000元,一个牛牌照做抵押,勒索人党委书记潘春库、政法委书记王继文。

曹忠琴,女,42岁,希勤乡希旺村人。于2000年11月7日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扣在驻京办一宿,遭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第二天被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关押18天,公安局张士跃勒索1000.00元;检察院周振林勒索1000元;第二看守所勒索饭费180元; 村政府索要上京损失费3000元,因无钱给乡团委书记那伟还打我爱人,如今还挂在往来帐上呢。2001年1月19日乡政府强行洗脑25天,索要300元,勒索人王继文。2001年5月16日在韩旬大法交流时被抓,送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公安局张士跃勒索500元,看守所勒索饭费400元。

赵淑坤,女,42岁,希勤乡希贤村人,于2001年1月19日在希旺功友家串门,被村治安员抓到村上进行毒打,村支书许振迁(音)打我70多个嘴巴子,把眼眶都打青了,强行搜兜翻去人民币220元,强盗许振迁随后把我送交给派出所,派长闫俊和政法委书记王继文串通一气索要人民币1000元,勒索者王继文、闫俊。2001年1月16日许振迁又索要200元,勒索人许振迁。

王玉田,男,44岁,希勤乡希贤村人,于2000年12月23日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25日乡干部吴中革、村去书邬在文把我押回双城,火车上他们把我和外地一功友铐在桌子底下,26日送到610进行拘留4天,吴中革、邬在文又把我押回派出所索要6030元,当时我没有答应。第二天,乡、村干部及派出所二十多人来抄我家,把三头老牛牵村里做抵押,后来亲朋好友强凑4000元交到村里,把牛赎回来,勒索单位希贤村政府。2000年12月29日派出所索要500元,勒索人闫俊。2001年2月10日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6月18日进京上访被恶警抓住,送往驻京办20日,由治业村支书那振宽,会计冀立新(音)、治安桑军押回610办公室,在看守所拘留15天,索要1000元,勒索单位610。勒索伙食费120元,勒索单位第二看守所。村上索要5000元,没钱没收承包地。乡政府索要2000元,勒索单位希勤乡政府。2001年1月23日办洗脑,索要1000元,勒索人王继文、吴中革。

白景芝,女,30岁,希勤治业村人,于2000年6月23日进京上访在兰陵车站被截后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索要1000元,勒索单位610;饭费100元,勒索人:看守所。2001年1月19日乡政府强行洗脑23天,索要1000元,勒索人王继文。

刘志芳,女,62岁,希勤乡希旺村人,于2000年11月7日进上访被恶警抓住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关押18天,索要2000元,勒索单位610。2001年乡政府强行洗脑23天,索要500元,勒索人王继文。

李玉芝,女,63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6月23日进京上访,在车站被截送往双城拘留15天,索要人民币1000元,勒索单位610。2001年1月19日乡政府强行洗脑23天,索要人民币1000元,勒索人王继文、吴中革。

刘红江,男,47岁,希勤乡治业人,于2000年10月23日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7个月之久,无罪释放后索要2000元,勒索单位双城公安局;希勤乡政府勒索500元,勒索人王继文。

杨立华,女,30岁,希勤乡爱贤村人,2000年12月30日进京上访被抓,乡党委吴中革等人把我押回双城拘留半个月,索要人民币6000元,因家庭困难,交不起,乡党委决定用我家的四轮车做抵押,2001年1月19日乡党委强行办洗脑班,阴历27,我和吴中革讲理,他理屈辞穷就恼羞成怒说:“明天就给你单槽饲养,共产党的干部们就这样的侵犯人权侮辱人格,把人当做牲口一样虐待。”我真为你们执政者而脸红,阴历28,果真送我双城刑拘,法律的公正何在,当权者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与死,29是除夕我家抛下两个孩子,大的7岁小的5岁。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的节日,你们阴谋的破坏使千千万万个家庭不得团圆。到底是谁在破坏家庭和睦,你们这样惨无人道的镇压好人最终会被历史所淘汰的,难道我们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沉重的付出和几百条人命的代价,还唤不醒你们泯灭的人性吗?

温凯玲,女,18岁,希勤乡治业村人,于2000年6月23日跟随其母进京上访,半路被抓,在警车上她目睹恶警对功友那宏伟非人的折磨,那宏伟炼功前患严重类风湿,恶警硬让他跪在车里打,还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她姐姐和另一个功友(白景芝)看不过去被恶警逼着陪跪,更为残忍的是用打火机和烟头烧那宏伟的脸、脖子等,真是触目惊心哪!由于恰赶上她来月经,外裤湿透了,而恶警却不让她上厕所,在派出所里继续对那宏伟进行毒打,虽没打那几个女功友,可一直骂脏话、威胁,在人民的心中人民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的坚强后盾,善待百姓,本人以前的愿望就想当一名人民警察,但自从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后,人民警察的形象在我脑海彻底破灭,他们根本没有人性,非打即骂,不让人说话,就是杀人犯也有说话的权利呀,何况是道德高尚的好人,难道做好人就没权说话吗?他们怎么对得起头上的国徽。后来她们几个被送到双城看守所,由于温凯玲年龄不到18岁,被放回,其母和其他功友被关15天放回,有拿钱赎回的,回来后还经常对她们进行威胁、恐吓,简直就是衣冠禽兽,他们太残酷了,打死大法弟子上千人,打伤无数,现在还在继续进行着血腥的打杀。你们想打死算自杀,没人治你们,闹得国不安宁,人民涂炭,恶人们哪,你们醒醒吧,你们将成为千古罪人的,赶快停止迫害的暴行,因为天理不容,善恶终有报啊,这是天理,谁也逃不过,深思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