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教养院充斥着肉皮的烧焦味


【明慧网2002年1月16日】2001年11月29日教养院一楼25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还师父清白。29日上午,恶警教管科科长张福圣等人进入号幢内,刘国华当众宣读他自己编造的假经文,遭到大法弟子田赞良的严厉抵制,午后,刘加文大队长把田赞良叫出。后调到食堂二楼,管教科等恶警用电棍毒打数小时,打得半身不能动,肋骨打折,咳嗽时得叫别人顶住肋骨才能咳出。也不给治疗。大法弟子丛国志也被带出谈话。大法学员们怕丛国志再遭毒打,强烈抗议,要求放回学员。教养院上报市委,政法委书记周凤鸣亲自指挥,调动防暴警察,在30日晚将一楼西侧号幢的8名大法弟子从被窝中带走,多人没有穿鞋和外衣。东侧和号幢有3名大法弟子在教养院众恶警的毒打下被强行带走。任小北、于长文被用手巾堵住嘴。11名大法弟子被送到葫芦岛看守所。大法弟子任小北、周维生第二天被戴上大号的铁镣,并被强行灌食。

此时,葫芦岛教养院对剩下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的毒打,院长坐镇。动用了30根高压电棍,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李广海被七八根电棍疯狂电击了半个多小时,脸严重变形,回来后没有人认出他是谁,不能吃饭,只能用吸管进食,不能下地,在床上卧了20多天,十八天没有大便。

大法弟子王红庭被七八根电棍打,又用皮带打超过40分钟,被背出屋开门时满是电棍发出的腥味,走廊里都闻到肉皮的烧焦味。第二天被强行灌食,牙被掰掉一颗连根拔掉。

大法弟子王月琪,50多岁的人衣服被剥光,后背严重受伤,趴着睡觉。

大法弟子钱朋被电棍打了3起(充电两次)被打时全身泼上水。有恶警说:“这小子反正也送走,多打一会儿。”几天后被送往异地。

余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后,都被单手扣在床上。六七天后才被解除。第二天早上地上下了一层小雪。

12月1日恶警刘国华乘势在二楼强迫违心妥协者看攻击大法的录像,大法弟子进行了抵制,多人被带出毒打,大法弟子尚而亮挺住了数小时的毒打,冲出了二楼邪悟的邪恶场,被送到一楼。

12月4日,从看守所回来的6名学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王楚等被打得尤为严重,肋骨也被打折,右脸被打的肿得馒头大。

现在整个环境变得极为恶劣,任何人不得接见,大法弟子被一个看一个,任何活动都被严格监视,就连普教有一丝疏忽都会遭到恶警的电击。院医恶警王大陆尤为邪恶,在2001年3月对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陈德文等四人灌食时四个人的稀食中放了一袋一斤的食盐。在对一名阜新异地过来的一名绝食的大法弟子灌食时,把手脚铐在床上,把床板撤掉,用一块板垫在腰下,邪恶之极。

在这次迫害中,所有干警都到场。打人凶手知道名字的有:管教科王胜利、张福胜、宋干事、郭干事、一大队的李剑、宋大队。普教二大队的杨队长、王住真、张国柱,生活科的杨科长,及崔小东等二十多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6/18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