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勒索等部分事实 【明慧网】

大庆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勒索等部分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姜淑生,女,64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大同区采油七厂。2000年11月20日进京上访,被七厂派出所押回大同区拘留半个月。2001年1月22日在家早8点钟被抓到七厂派出所(法轮功学员只要说修炼就被抓)。下午送到大同区直接送到八厂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零九天,接着又送萨区拘留所26天。于3月26日才放回家,回家他们还老看着不放。2001年11月20日被七厂派出所的姜贵仁、田秀国勒索1150元。

刘德生,男,57岁,黑龙江省大庆大同区立志办事处职工,家住大庆大同区采油七厂。2000年11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七厂派出所押回当地后拘留半个月。后来由于去北京刻法轮大法的条幅,被公安分局又报市“610”办公室批送劳教一年,于9月21日被放回。2000年11月20日被七厂派出所的姜彦双勒索1150元。

王淑芬,女,47岁,家属,家住黑龙江省大庆萨区益民小区二号一单元202门。2000年10月末,由于同修发真相资料被举报,正好那天我在同修家中,连我也一起被带到会战派出所。经过一天的审问,没有查出任何根据与理由,无奈把我俩放回。从此张百春对我有了初步的印象,因我家铁西动迁,我又搬到了铁东一中甲路,当张百春发现我在他的管片居住时,几次强行要我搬走,但都被我充分的理由使他没有办法。从那以后,开始对我来严加监视,盯梢,还逼着房东撵我走。他说“不然这院的住户我都给你请走”。在2001年11月7日我去我三姐家还借款,刚出胡同口,被张百春一把将我挎包抢去强行搜查,因包内有“劝善书”、粘贴等有关宣传品,将我带去会战派出所二天一夜,没给饭水,不让上厕所,不许坐下,逼我说出炼功点和资料来源。因我不配合,市局的那个邪恶之徒用手提的公文包猛打我的头和脸。张百春还叫我往他写的一张张我也不知是什么的上面签字、按手印。我都没有配合。9号下午二点左右送往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到期后因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死也炼,又被送到萨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接回庆东派出所的路上,张百春告诉我:“回来后不要向其他人讲这一系列真相了,如果不是我想尽办法把你弄出来,你不知道啥时能出来呢。”庆东派出所还是不轻易放过我,逼我大嫂和我丈夫(他们不是炼功人)回家看着我,不让我炼。经过一天的周旋才肯放我回家。

杜淑霞,女,43岁,黑龙江省大庆市国税局萨尔图分局职工,家住大庆东风新村5—2—3—102。99年12月16日因到齐市双合劳教所看望被判劳教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信访拘留四个月二十天。2000年11月18日因去同修家又被非法拘留五个半月(含四个月的信访收容)。2001年5月21日在单位上班,被单位领导强行送入公安局,先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判劳教二年,但未送进去。在拘留、信访收容期间停发工资。

代庆超,男,15岁,黑龙江省大庆五十五中初四学生,家住东风新村2—27—2—501。2001年6月18日和父母进京上访,在快到北京时被火车上的乘警吴金等人扣押,和父亲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关押在石景山招待所。21日和父亲由单位接回大庆在庆东派出所关押一上午。2001年9月在东风新村贴不干胶(法轮功真相),被冯延军等四名恶警蹲坑抓住,关押在庆东派出所一夜。并翻出身上的钥匙抄了家。第二天放回上学,学校领导和老师不让他炼法轮功,不让信真善忍,否则开除学籍。他坚定地说开除也要炼,后来继续上学。2001年11月8日晚庆东派出所三名警察强行把他带到庆东派出所让他说出父亲的下落(父亲因修炼法轮功被迫流离失所一年了,母亲被劳教二年)晚十点多,恶警带他到姥姥家找父亲。在路上片警冯延军对他说“这回抓不着你爸回来整死你”。折腾了半夜也没找到,回到派出所后把庆超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二、三个小时,不让穿衣服,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还用电棍等刑具威胁他。经过这一夜他又惊、又吓、又冷、又饿,回家后呕吐,全身疼痛,好几天不能正常吃喝,不能上学。2000年6月21日被管理局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勒索4000元,由父亲单位扣款支付。

代志东,男,40岁,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潜电泵公司培训中心职工,家住大庆东风新村2—27—2—501。99年12月原单位电泵公司党办主任马志峰和培训中心校长苑丽华强行逼迫交3000元防止进京上访。2000年4月11日在家被庆东派出所的杨炳奇以了解情况为由骗到派出所,当晚送到萨区看守所非法关押34天,后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11天。回单位上班后由单位看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2000年6月18日和爱人带孩子进京上访,在快到北京时被车上的乘警吴金等非法扣押。后被管理局驻京办事处关押在石景山招待所。21日由单位接回送入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75天,派出所和拘留所逼家人交500元伙食费。回单位后被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每天上班单位看管,每月只发生活费,开到手里100多元。2000年11月被迫买断下岗,12月末发买断钱七万元左右,钱被扣在单位至今未发,家人去取钱单位人说派出所不让给,让本人来取。而本人则已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1月2日带驾驶证去哈尔滨找工作,因与几个学员在一起,被太平区的警察非法抓捕,关在太平区看守所18天,后被大庆庆东派出所和单位接回。他们把我反背双手用手铐铐住七个多小时,对我进行非法审讯,我不配合邪恶,从派出所机智走出,至今流离失所。2000年6月21日被大庆石油管理局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电泵培训中心的苑丽华勒索4000元。2001年1月2日被哈尔滨太平看守所勒索2000元、诺基亚手机一部和汽车驾驶证。哈尔滨太平看守所还勒索300元伙食费。

管凤霞,女,40岁,黑龙江省大庆火车站客运职工,家住大庆东风新村2—27—2—501。99年9月至2000年1月末单位把她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党校。2000年1月末至5月从党校回来后单位不让回家住,上、下班住在火车站看管。2000年6月18日与爱人、孩子去北京上访,快到北京时被车上乘警吴金等非法扣押,21日由大庆站接回,关押在齐市铁路公安分处看守所45天。2000年8月5日至12月28日在大庆站边被看管边工作,后逼迫家人交2000元才可以回家。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上访,被大庆站、齐铁分局接回,非法关押在齐市双合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至今未放。

赵洪波,女,26岁,黑龙江省大庆采油一厂二矿208队职工,家住大庆井下登峰村4—4—1—501。2000年12月19日进京护法,20日被天安门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被关在分局后院,晚上天黑后被送于密云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四天,于23日中午被放回大庆。回来班上被一厂二矿送至井下派出所,后被送到萨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转到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当时本人正处于哺乳期。2001年2月21日被大庆采油一厂的张继贤勒索15000元。另外被扣发四个月的工资约2800元。几次发钱没发大约3000余元。

王龙海,男,32岁,黑龙江省大庆井下工具总厂职工,家住大庆井下登峰村4—4—1—501。2001年12月19日进京上访,20日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在警车上被恶警用胶皮棍打背部十余下,后被送到龙潭派出所非法审讯,一个恶警用寸尺打脸,打耳光;另一恶警用一本厚书冲刺式的抡圆往脸部打,半夜11点被送至北京太阳岛宾馆大庆驻京办事处,被时世进在脸上又打数掌,使右侧脸部一片青。后被单位接回大庆送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又转到拘留所关押半个月。2001年2月13日被井下工具总厂的候龙、周立明勒索9500元。

尹桂荣,女,61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庆井下登峰村4—3—6—201。2001年9月25日在井下做真相资料被井下派出所非法抓捕。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36小时,并罚款200元。

吕秀年,女,65岁,家属,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井下登峰村6—6—3—401。2001年10月1日前夕井下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家中,将我带入井下派出所进行审问,并非法罚款200元,交到大庆东风农业银行,后农业银行给开收据。

曹凤琴,女,65岁,登峰小学教师,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井下登峰村3—3—6—301。2001年10月1日前夕,井下登峰派出所以走访为名骗开门,入室搜家,把大法资料抄走,并非法罚款200元,到农业银行交款。当时开了收据。2001年在大庆火车站站前派出所做大法真相资料,被大庆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然后被井下登峰派出所送入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入大庆拘留所关押半个月。

何淑英,女,65岁,家属,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井下登峰村6—6—2—302。在家中被警察以查户口为名骗开门,抄走大法资料。在2001年9月26日晚八点多钟,井下派出所将我骗到派出所,当晚直接送萨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当时连袜子都没穿。

谢增红,女,31岁,黑龙江省大庆联谊石化助剂厂职工,家住大庆林源助剂厂平房。99年8月份身份证一直扣押在大同分局,直到厂里办工资卡后,身份证才拿回厂保卫科。到2001年7月后身份证因每月取工资要用,再没给保卫科。2000年8月至9月,厂保卫科人员每天晚不定期到家里查人是否在家。开始几天还签名,从8月份开始的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向油品车间办公室值班人员打电话报到在哪,一直到2001年4月换工作停止报到。2001年1月24日春节被关在保卫科一白天,厂书记赵三成决定十天假天天关的,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只关了一白天。2001年6月4日厂书记告诉保卫科科长,关押法轮功人员,没定日期,关了我们一天,第二天还要关,我们全都反对,后来就放了。2001年7月5日退养申请批下来我就回家了,但单位并没放过我,8、9月份二次保卫科人员到家里来看我是否在家。2001年9月27日给爱人放假半个月在家里看我,保卫科的人说:“人跑了,你就下岗。”

杨敏,女,34岁,安达市新兴街空挂户24组2364号,家住黑龙江省大庆采油七厂机耕队院内。99年11月27日进京上访,30日在信访办门口被齐市恶警强行押往其驻京办事处,被一恶警打几个耳光,并搜身拿走300多元。因不说姓名、地址又被一恶警拳打脚踢,后在同修身上搜出住宿证明得知地址,被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兴安乡派出所和肇源政保科来人一路带手铐押回。在兴安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半天,光脚带脚镣又被恶所长于岩打骂。晚上押往看守所,后原籍来人提审。几天后被转入拘留所至2000年1月5日被家人接回。2000年11月25日和爱人领着孩子上王国军家看电视和几个同修偶遇。说话间恶警袁守义等人进屋里就说我们聚会,将我们押往七厂派出所,除孩子外均被提审。2000年1月5日被肇源看守所、拘留所政保科的韩凤祥、姜永全勒索2730元。

陶海燕,女,30岁,采油二厂地质研究所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图强村2—2—2—402。99年10月被强行看管4天,不准回家,办学习班。99年12月因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而被单位强行看管七天,无人身自由。2000年4月因利用公休时间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内炼功而被“开飞机”长达3个多小时。当坚持不住时,女管教便拳打脚踢。2000年8月被单位开除团籍。2000年11月被采油二厂给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每月只给半个月的工资,奖金没有,工作比别人干得还好,却受到如此迫害。

刘贵久,男,58岁,二厂二矿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采油二厂。2000年6月17日进京证实大法。在大庆火车站被抓后送到胜利派出所。被胜利派出所警察连打带骂,后来矿长到派出所押一万元将我领回大队关押13天。上班后,厂里给二个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每月只发生活费。一年扣我的工资将近二万元,使我精神方面和生活方面受到极大压力。2001年10月30日下班去看大法弟子,被派出所恶警跟踪,我刚到家,胜利派出所的高玉锋、张艳玲就到我家来抄家。他们边翻边说,翻他们不用任何手续,随便翻。他们强行拿走我的大法书、资料、动功带。把我押到派出所。他们打我嘴巴子,踢我。第二天,将我送到红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管教指使犯人每天打骂折磨我。到期后又送拘留所关押半个月。两年多我没有人身自由,每天都有人监视,身份证被派出所收去不给。

黄德翠,女,61岁,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钻井二公司生活职工,家住大庆市八百垧一区。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当天晚上被八百垧派出所送大庆看守所关押55天。在这以后停发工资。2000年11月因去北京上访,单位接人,被钻井二公司的程德忠勒索3989元作接人的费用。2001年2月派出所恶警无故抓人送拘留所非法关押16天,春节也不放人。

黎炳英,女,52岁,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物业二公司职工,家住红岗区八百垧五区。2000年2月27日进京上访,单位派人接回来送到八百垧派出所,强行向家人勒索600元伙食费,然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次夜里炼功,恶警指使犯人对我们进行打骂。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红岗区拘留所非法关押12天,放回后,又被八百垧派的何绍国勒索4000元做押金。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当天晚上被八百垧派出所送到看守所和拘留所共非法关押55天。在萨区看守所期间,因为炼功,恶警用电棍抽打后背、罚站。放回后又被单位的李风民非法停发退休工资18个月。2001年腊月过春节单位领导采取欺骗的手法准备把我强行送去公司办的所谓转化学习班软禁起来,但我未配合邪恶,使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退休工资至今未发。

隋玉玲,女,30岁,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研究所职工,家住大庆市八百垧。2000年2月底到北京上访,被房山派出所关押一夜,后由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到太阳岛宾馆。身上带的2000多元钱都被管理局驻京综治办的苏兴国勒索。单位去人接回大庆,派出所强迫家人交600元伙食费、20元照相钱,然后送大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红岗拘留所关押19天,家人交5000元给八百垧派出所的崔恩忠,我才被释放。单位因此二月份工资没发,后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买断工龄后又被钻井研究所的刘继臣扣买断钱二万元。买断前被刘继臣扣发的工资大约有一万元。

尹凤芝,女,31岁,黑龙江省大庆钻井三公司亚星服务队职工,家住大庆市红卫村。99年7月25日依法进京上访,8月2日回来后,派出所强行办洗脑班,24小时封闭学习,因为办班单位房间少,只办了三天就结束了。回单位后一直待岗,只发生活费,长达五个月之久。2001年1月24日,为证实大法好,沿街挂大法条幅被抓后送往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被提审五个小时遭受虐待,参与的警察有林水、魏国忠。在市看守所关押31天后又转到拘留所关押半个月。最后又被劳教三年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在体检时说有严重的心脏病被退回,保外就医,但被派出所的杨峰岭勒索5000元。99年8月被派出所的林水勒索1050元,被单位的王月甫勒索900元。2001年3月被法制科的李广玉勒索2000元。

朱成英,女,58岁,家属,家住黑龙江省大庆红岗中心村4—3—6—202。2000年11月做真相时被抓,当时遭到恶警的谩骂和推,又用手铐铐了一夜。第二天送大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红岗拘留所非法关押20天。当时派出所提出罚款5000元,被家属拒绝。2001年5月在去邻居家的路上,警察盯梢到邻居家的二楼时,警察追上强行拖拉要带走,被拒绝。此后警察打电话骚扰,雇社会上闲散人员上家骚扰。一次警察非法搜家,并把我骗到派出所。经家里人出面担保,才将我放回。给家人、亲戚、邻居的精神上造成很大的伤害。

李蓉,女,31岁,黑龙江省大庆总机厂装修分厂职工,家住大庆图强村2—7—2—102。99年10月23日我准备去北京上访,因其它原因后来没去,却被派出所非法扣押一天。然后单位领回后,关在总机厂的招待所里,由保卫科和单位出人看着我。吃住的费用全部由我负责。非法关押半个月,花了二千多元,限制人身自由。在这期间正好长工资的时候,单位也没给我长,补发工资也没有我的。2000年4月15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在萨尔图火车站被抓回,关在让区拘留所里半个月后又被转到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回来之后上班,单位还专门让一个人看着我。

安森彪,男,34岁,采油二厂试验大队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图强村2—7—2—102。2000年3月5日进京上访,在北京的太阳岛宾馆(大庆驻京办事处)我身上带的一千元钱被他们搜走,后来综治办的张主任答应给我,但到现在也没有给。后来被局综治办从从家属处勒索一千元。接回后非法关押在让区看守所35天,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信访收容二个月。在此期间我进行二次绝食抗议,他们给我强行灌食。非法关押期间,伙食费自付。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在萨区拘留所二个半月。我绝食抗议。他们又是强行灌食。在此期间不让学法炼功,炼功就打。2000年11月10日我在家,胜利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来说我发真相材料,让我到派出所去。我认为我没有犯法,拒绝去派出所。结果他们在我没穿外衣只穿线裤的情况下,强行把我抬上车,给我拘留半个月。2001年元旦前一天,我在家吃饭,建华派出所来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去。到那后宋警官说要劳教我。我说凭什么劳教我?一名警察说共产党不讲理的。因当时我身上长满疥疮,拘留所拒绝收留我。第二天就把我领回来了。单位给我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工资只给开一半,没有奖金。

宋丽,女,48岁,物业二公司图强物业所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采油二厂。2000年4月14日因利用大休时间进京上访被胜利派出所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4天。在看守所因炼功被体罚放飞机4个多小时。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胜利派出所送往肇源看守所非法延长关押40天,又转红岗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并被单位扣发全部工资至今,同时被开除党籍。回来后单位又强行办洗脑班。2001年7月13日因在图强做真相被恶人告发,被胜利派出所的马新科、王运吉领8个人非法抄我家和我妈家。非法搜走我个人的书籍和炼功磁带还有师父的照片。后又被送到市看守所和红岗拘留所非法关押45天。二年多我们没有人身自由,经常打电话到家里骚扰,被抄家。没有发一分钱生活费,使我在精神上、生活上造成很大的伤害。2000年4月被图强物业所的徐凯勒索1500元。2000年6月被图强物业所勒索11800元。2001年6月被肇源看守所勒索400元。2001年8月至12月被电力公司红岗收费所勒索4500元。

荆晓红,女,34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研究院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红岗区图强村。99年10月份同丈夫和女儿(8岁)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7天。2000年4月15日全家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车站被大庆红岗区驻京专抓法轮功上访人员的人所抓。单位派二人来到北京接人来往车票、飞机票共4000元左右全部由我负责。接回大庆后被非法关押45天。2001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大庆红岗区胜利派出所指导员命令干警用“背宝剑”的酷刑折磨,后被刑事拘留45天。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齐市双合劳教所被关在小号二次。2000年12月16日被秘密送到省戒毒所强迫洗脑。单位给我开除厂籍。我的爱人也被非法劳教一年,家里只留下孤单的8岁女儿,我的家被拆散了。

张秀娥,女,53岁,怡园小学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让区景园小区。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西宾派出所强逼写保证书(关押一天)。然后教育培训中心又强逼办学习班三天。威逼写“保证书”骂大法骂师父。2000年6月20日被教育培训中心的王部长勒索一万元。另外还支付学习班的其他人的费用150元。

付玉兰,女,62岁,钻井二公司生活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八百垧2—0—2—101。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龙凤看守所40天。又转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开除党籍,停发退休工资18个月。2000年6月18日被彦容勒索1000元。

张鲲,男,25岁,物资装备总公司天然气物资供应站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让区西寨村11—5—1—202。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访被关押在某小学,因坚持洪法,不配合邪恶,遭到多名便衣的殴打,后关押双城派出所,由大庆公安局带回。2000年11月由西宾派出所非法扣押身份证至今未还。2000年12月11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遭到便衣非法抓捕。之后被关押到门头沟看守所无任何法律程序要拘留半个月。次日由单位人员带回。派出所实施非法关押长达二个半月。出来后,物资装备总公司610办公室强制办学习班一个多月。在近四个多月的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不准回家,不准任何人探望,连基本生活费都没有。同时给家里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2000年12月12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勒索1000元。2000年12月至2001年4月被物资装备总公司610办公室的刘观政勒索4000元。

代秀英,女,54岁,大庆龙南小学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东湖916—1—402。第一次因串门被非法拘留半个月。第二次因参加集体炼功被拘留三个月。被大庆教育培训中心的张成勒索一万元。

王丽华,女,45岁,供电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西寨2—1—3—101。99年9月被供电的胡玉华勒索4000元做押金。2001年5月有人举报我去北京,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一天,不给饭吃,关禁闭。2001年7月19日西宾派出所的恶警非法到家中搜取炼功带和书,关押46天,被勒索一万元。被关押期间强行灌食。身份证被骗到派出所不给,人身自由受到限制。2000年父亲去世,请假回家奔丧,必须写保证书,还得跟监护人,路费、宿费自己承担。

张守运,男,56岁,黑龙江省大庆房产公司景园房管所职工,家住大庆让区西站11—5—1—202。自大法受到迫害以来,身份证一直被单位和派出所相继扣押。

李永秀,女,45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八百垧12—18—4—202。去北京上访的途中被单位截回送到派出所。由派出所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红岗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最后交了押金才放人。现在押金已被退回。2000年4月22日被钻技公司经保大队勒索500元。

张清雷,男,40岁,黑龙江省大庆物业二公司风华物业所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12—13—1—502。99年7月20日以后,被单位的刘宝库、陈国范勒索一万元保证金,如不交就下岗或扣工资,不让上班。2001年1月29日晚新单位的书记王志双,以看人为由把我骗到物业二公司组织的洗脑班。由经警24小时监控,不允许出入,并天天逼着写转化情况,威胁、恐吓说不转化就不让出班。

张岩,女,家住黑龙江省大庆乙烯210—5—4—1。99年7月24日在中南海门卫被警车押到北海派出所。四小时后押到北京露天体育场在水泥地上坐8个小时后押到火车站。乘18个小时的火车被押回大庆乙烯公安处后被放回。但要求家属接送上下班,楼外有三轮警车监视直到2000年5月份。上班期间单位不让与炼功人接触,迫于无奈我于2000年11月份买断工龄。买断后去学员家刚坐下5分钟,被兴化派出所民警押走,被抄家,家里的一台电脑被搬走价值约一万元。至今不还。后被刑警打二个嘴巴。当晚送到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到期被带回派出所被警察用手把头往墙上撞,揪头发。后被刑事拘留二个多月。2000年9月被单位勒索2000元。

张淑洁,女,34岁,黑龙江省大庆钻技固井修保厂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12—19—5—401。从99年4月25日起我就受到迫害。单位的厂长、书记早晨到外面看炼功的人中有没有我,强迫交书、交磁带,停止工作。从小队到公司领导轮番找我谈话,叫我放弃修炼。“五一”全国放假叫我上公司上班,软禁我们,防止上北京。2000年6月停发工资,到买断时才退还。在单位不让别人与我说话,以免我向他们洪法。单位书记到我家做工作,还在下大雨的时候叫我到单位去看所谓转化团报告,让我写保证书,交身份证。2000年11月叫我写保证书,当时违心的写了几句,他们说不行,结果就给我送到北安农场劳动。每天挖煤、军训,不让睡午觉。从精神和肉体进行折磨,强迫写保证书。当时害怕就写了。从北安回来后,我就上火车站坐车,结果执勤的以没有身份证为由,没收车票。我就在火车站打横幅为大法,为恩师喊了一声“还法轮大法清白”。叫我交200元钱不给收据。2001年6月被钻技保养厂的于武成勒索3600元(已退还)2001年11月份被钻技公司的顾正清勒索10000元做保证金;被刘国栋勒索2000元进京上访罚款;被顾正清勒索2000元(单位效益奖未发给我);被于武成勒索260元的生活费;被钻技保养厂保卫科的杨文忠勒索6300元;被大庆火车站的执勤警察勒索200元;被红岗拘留所勒索175元。2001年12月被八百垧派出所勒索5000元(已退还)。

王新惠,女,37岁,大庆物业二公司风华所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12—13—1—502。自99年7月20日以后,风华所的书记、副书记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登记,并强行上交照片。每人必须交10000元保证金,不交就以下岗、扣工资、不让上班相威胁。2001年3月八百垧所的副书记陈国范三番五次强迫进洗脑班。不去就让下岗,停发岗位工资。至今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扣押着。

石荣玲,女,29岁,黑龙江省北安市人。家住大庆八百垧个体户。2000年2月进京上访,被北京派出所的警察所抓,后由本人所在地的驻京办事处带回。五天里带着手铐。因炼功被打,又铐在椅子上。被带回北安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到期后因我还坚持炼法轮功,就把我送到乡政府关押60天。最后又以房屋、土地、工作做抵押,拿亲人朋友做人质不许我进京上访。2000年6月4日被乡政府勒索2000元钱及三间房屋。

赵连霞,女,51岁,大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第八小学职工,家住大庆乘二村10—8—1—201。9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过6个所,不准申诉。被非法劳教一年,加期8个半月。在大庆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罚站一夜。脚镣戴了十几天,脚被磨破。冬天睡在水泥地上,绝食19天也不放人。在齐市双合劳教所戴手铐把手腕都卡麻木多天才好,迫害性灌食,牙被撬活一颗,被吊蹲用电棍打,冬天铐在冷屋里冻着。二年不发工资,劳教解除后仍不给发一分钱的生活费。2000年4月被第八小学的李宝祥勒索6600元;被乘新派出所的冯晓龙勒索5000元押金。2000年6月被第八小学的李宝祥勒索16600多元(分二次)。

王庆兰,女,37岁,八百垧物业管理公司红卫物业管理处职工,家住大庆市红卫村1—5—5—402。2001年2月13日派出所的警察到单位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进行审查,说我参与了2000年11月20日的全市集体挂横幅的活动。把我行政拘留半个月。后又赶上中央召开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政府怕大法弟子上访,秘密下达文件,大会期间,大法弟子一个不放。这样我又被超期关押到三月七日。2000年6月13日被物业管理二公司红卫所的王玉双勒索一百多元。2001年3月7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林水勒索3000元。2001年2月至3月间被物业管理二公司红卫所环卫队的尚健民勒索近千元。

林玉芹,女,38岁,家住大庆市银浪。2001年1月24日为证实大法好,沿街挂大法条幅,被抓后,由于不配合邪恶,八百垧派出所的李宝山毒打我,并把我外衣强行扒下,满口污言秽语。当晚送至市看守所。在被提审时,分局的魏国忠、八百垧派出所的林水把我围在中间毒打。拽头发往墙上撞,使我头上起一个大包,险些昏迷。飞机式蹶着几个小时,使我心脏难受极了以至瘫倒。在看守所里几天不能进食。在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又转到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省戒毒所。这时我的身体极度虚弱,但戒毒所还是把我留下,直到本年八月三日前后共六个半月才被放回家。2001年1月24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林水勒索50元

朱建云,女,44岁,大庆市景山实业公司印刷厂职工,家住大庆市红卫村1—20—1—402。99年7月25日进京上访被送回当地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99年12月27日因在单位向领导讲因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不用体检了,而被公司书记赵自年送拘留所半个月。2000年2月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去送大庆驻京办事处后,被带回大庆送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共三个半月。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强行送萨区看守所关押45天,接着送齐市双合劳教所4个半月后又转到黑龙江省戒毒所三个月。在萨区看守所关押期间,被红岗区刑警队的恶警提出去遭到毒打,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左右打嘴巴子,打累了就用刑罚“开飞机”,还说“现在打死炼法轮功的都没事。”99年7月被大庆景山实业公司的赵自年勒索500元。2000年2月27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3700元。2000年3月被景山实业公司的赵自年勒索1200元(扣的工资);被八百垧派出所的张中华勒索600元。2001年11月被景山实业公司的赵自年勒索18700元(买断工龄款被扣押)。

苏晓红,女,30岁,大庆市钻井三公司农工商职工,家住大庆市红卫村。99年7月20日依法进京上访,8月2日回来后派出所强行办洗脑班,24小时封闭学习。三天后回单位一直受到骚扰。后单位举报被送入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2001年1月24日为证实大法好,沿街挂大法条幅,被抓后,由于不配合邪恶,林水,李宝山、彭警察三人多次毒打我,其中彭警察把我头发拽下一把,致使我头皮一直发木。手也流血不止。当晚下半夜3点多把我送进看守所。林水等多名恶警在提审室把我打倒,用脚在我身上乱踏,使我呼吸困难。过了几天后,又来提审分局的魏国忠、八百垧派出所的林水等,无数次的殴打我,把头往墙上撞,使我神志不清,同时用流氓语言侮辱我,长达五个多小时。后又转入红岗拘留所半押半个月,最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省戒毒所。八个半月才得以回家。99年7月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林水勒索700元。2001年8月被农工商的赵自年勒索10000元。

魏郡,女,35岁,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家住大庆市红卫村1—18—1—102。2000年2月27日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关押在拘留所105天。2000年11月因第二次去北京,回来后被关押至2001年6月,在黑龙江省戒毒所被释放。2001年9月12日因带大法资料在火车站被抓,至今被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所。二年来,单位没给发工资,2000年10月份买断工龄,买断工龄的钱六万元,被大庆教育培训中心扣押,至今未给。2000年2月28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2000元。

高喜江,男,35岁,大庆市井下作业分公司职工,家住大庆市红卫村1—18—1—102。2000年5月29日去北京上访,被遣送回来后,关押在大庆红岗区看守所。因受到监狱犯人的毒打、恐吓造成精神失常,家人交2000元押金才担保出来,送精神病院治疗一个月才治愈。现押金已退回。

隋起峰,男,52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研究所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2001年2月单位发住房公积金,被书记刘继臣扣发。2001年4月27日去明水发资料被当地送到明水看守所关押至今未放。2000年2月被钻井研究所的刘继臣勒索8000元。

隋玉敏,女,26岁,家住大庆八百垧。2000年2月进京上访,走到房山被派出所关押一夜。后被大庆驻京办事处押到太阳岛宾馆。送回大庆后被非法关押3个半月。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在看守所炼功,恶警给她带上脚镣,并且强行在大厅蹶着,站了一天半。接着八百垧派出所去提审时,林水等人又对她进行毒打。当天中午她们二十多人被押到外县,她被押到泰康看守所关押二个月。后被押到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出来后又被她父亲的单位接去办洗脑班,强迫她给单位体力劳动,扛袋子等。一个月一分钱没给。并且无理要求她出门必须请假。2000年12月她出门没请假,她父亲单位出车四处找她,事后毫无理由的把她父亲单位发的住房公积金八千多元扣下不给,并扬言要把她送去劳教。2001年9月3日中午,有人敲门说是物业的,闯进四人把她带走。一恶警亮出证件叫武力,把她带到五厂派出所,问了一些不着边的问题,就把她放回。2000年2月28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苏兴国勒索2500元。2000年3月1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崔恩忠勒索600元。

施丽文,女,49岁,家住大庆八百垧6—5—2—101。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6月20日在所里炼功恶警因此多次体罚。非法关押55天后无条件释放。8月24日物业二公司办洗脑班,又非法关押18天,并罚款1000元才放人。2000年12月21日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关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非法关押12天。在这期间被恶警打过嘴巴,威胁我不交出地址,就在石景山挖个坑埋上。2001年1月7日送回大庆,8日被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被关进小号。利用决裂人员围攻转化,致使自己神志不清,走向大法对立面。2001年6月19日被释放。

韩玉华,女,46岁,家住大庆八百垧6—11—3—301。2000年12月23日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正法,被天安门分局派出所抓走,几经周折最后被送到郊区一个不知名的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被一个不知名的恶警打了个嘴巴。同时,还有人骂,罚站了一天一夜。没报姓名最后无条件释放。

李秀爱,女,62岁,钻井二公司生活服务大队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7—7—2—101。2000年12月去北京正法的途中被抓送到北京太阳岛宾馆(大庆驻京办事处)由本单位的人接回,并罚款5000元,再加上去北京接人的费用共计花了8000多元。

李桂连,女,63岁,钻井二公司农工商,家住大庆八百垧1—1—401。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当天晚上被送到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后又转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关个月。出来后被开除党籍,被非法停发退休工资18个月。2000年8月3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李宝山勒索1000元。

刘桂芹,女,43岁,大庆教育教训中心八百垧一小职工,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99年7月22日以后校领导多次阻止炼法轮功,逼着交书写认识,我没有配合邪恶。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共计55天。在看守所期间,八百垧派出所的恶警提审时打嘴巴子,拽头发往墙上撞、蹶着等。在这期间教育培训中心硬逼家人交一万元押金,至今未还。从拘留所回来后教育培训中心强行办洗脑班11天交伙食费等2000元。回到学校领导不让上课和工人一起干零活。后来交学前班。2000年7月岗位工资不给长,稳产奖不长。还扣教师节400元,扣年终奖1100元。扣8月份工资1340元。2001年3月又扣了一次500元。2001年3月因不写认识单位又不让上课,在校园搞卫生。因家长要求让上课,所以只当了半个月的清扫工。

郭庆华,女,32岁,大庆教育培训中心八百垧一小职工,家住大庆八百垧7—1—441。因坚持炼功,2000年6月被非法勒索押金10000元。2000年10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单位及家人把我接回来,单位直接把我送到八百垧派出所。当天夜里由家人接回家。然后学校让我离开教师岗位。在学校食堂干活至学期末。

王雅静,女,33岁,大庆联谊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家住大庆红卫村1—21—2—201。2001年5月16日进京上访回来被厂子关押一天一夜。大约两星期后又被厂子成立的“610”办公室无故关押一天一夜。有一个月的工资没有开全部工资,只发了418元。

李淑莲,女,55岁,大庆市钻技金利公司,家住大庆八百垧。2000年2月进京护法,被房山派出所关押一夜。由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到太阳岛宾馆关押一天。被单位接回当地,派出所强行向家人勒索600元饭钱。后被送到看守所。夜里炼功被打骂、罚蹶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红岗拘所非法关押二个半月。2000年6月参加集体炼功,被押进看守所。在看守所炼功被戴脚镣、罚蹶着,站了一天半。后被押到林甸看守所。恶所长姜连弟对所有的学员打骂,炼功就给戴脚镣并且每天中午强迫在烈日下一圈一圈的走。被非法关押期间,八百垧派出所还带了四、五个人用拳头往头的要害部位殴打,惨不忍睹。在林甸被非法关押40天后,又转到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才释放。退养钱大约一千多元至今未发。2000年2月28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苏兴国勒索2000多元。2000年3月1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崔恩忠勒索600多元。2000年6月被钻技金利公司的潘福和勒索1000多元。

邓素芝,女,48岁,风华物业所,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2000年6月14日去北京上访,单位派人接回来后送到八百垧派出所。由派出所送到看守所和拘留所共非法关押55天。在萨区看守所恶警用手打脸,用胶棒打上身。在驻京办事处,被勒索3000元现金,回来后公司又扣了500元再加上各种费用共5600元,从我丈夫的退养工资中扣除。因我没有工资来源。

石荣萍,女,36岁,原大庆石油管理局物业二公司,家住大庆八百垧四区。2000年2月进京上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治安拘留半个月。放回后,又被单位强行交押金5500元。至今未给。又被单位开除工职待岗半个。虽然自己一直上班,但单位每月只给发170元的生活费。现在都一年半了,奖金和夜班费从来都不给。2001年2月27日,我在单位上班,不知何原因被大庆八百垧派出所的警察把我从单位强行带走,刑事拘留一个月,治安拘留半个月。2000年3月被大庆八百垧派出所的管片民警勒索692元。

陶红,女,32岁,大庆钻井二公司风华有限公司,家住八百垧二区。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八百垧派出所把我送到看守所和拘留所共计非法关押55天。在萨区看守所期间,因为炼功被恶警用胶棍打后背,还打嘴巴子。回来后被钻井二公司风华有限公司的李延洪扣押金2500元,至今未还。2000年12月底被钻井二公司风华有限公司的李延洪扣发年终奖500元。

秦定良,男,50岁,风华物业所,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2001年1月22日去北京上访,在承德看守所被单位接回后,强行把我送去公司办的所谓转化班软禁了40天。由单位派经警看着。上厕所都跟着。没有一点自由。2000年7月被风华所的刘宝库勒索5000元押金。2000年11月被物业二公司的李凤鸣扣发年终奖800元。2001年5月被八百垧物业所的陈国范勒索2800元。

范建设,男,40岁,大庆石油管理局物业二公司,家住大庆八百垧四区。2000年7月至10月被单位送经警队办转化班三个月。他们嘴上说大法好,炼功人好,可是他们却欺上瞒下,给学员家里施加压力,软硬兼施,逼迫写保证。不写最后他们就代写,欺骗上级。还要让不写保证的学员交500元钱的罚金,才肯放人。我先后被办过二次转化学习班;先后被刑事拘留过二次,每次一个月。在看守所里受到犯人的非人折磨。治安拘留二次,每次半个月。从2000年2月到现在虽然自己每天上班,但每月只发170元的生活费(我因2000年2月上访被非法拘留回来后,单位给我开除公职留厂察看半年的处分。但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不写保证书就不给恢复公职)。2000年4月被物业二公司的李凤民勒索5500元押金;被看守所的犯人勒索800元。2000年9月被物业二公司的李凤民、经警大队的焦贵清勒索500元。身份证一直在派出所扣押。

席广琴,女,58岁,钻井二公司生活,家住大庆八百垧二区。2000年12月24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哈尔滨被抓捕。在哈尔滨站前派出所被勒索200元。单位接回后第二天送八百垧派出所当天被送到看守所,后又转拘留所共非法关押45天。2000年12月24日被大庆钻井二公司生活的程德忠勒索1000元(伙食费)、2000元(罚款)、5000元(押金)。

伏相秀,女,56岁,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四区。2000年12月24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到哈尔滨被抓捕。在哈尔滨站前派出所被勒索200元。单位接回后第二天送八百垧派出所当天被送到看守所,后又转拘留所共非法关押45天。2000年12月24日被大庆钻井二公司生活的程德忠勒索1000元(伙食费)、2000元(罚款)、5000元(押金)。

刘敏霞,女,50岁,大庆市物业二公司,家住大庆红岗。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警察送回当地派出所,先被送到东风看守所,后又送到龙凤看守所。在龙凤看守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来提审时,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就让我两腿叉开大猫腰,两臂向背后高抬起大约一个小时,直到倒地才停止。在2000年7月7日家人用一万元押金把我从龙凤看守所接回家。单位从2000年8月至今未发我的退休金。押金已退还本人。

姚庆云,女,37岁,家住大庆让区乘三村4—01—3—7。2000年4月25日我与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不远处休息,过来两个武警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就把我们用警车送到天安门广场最近的派出所。后由大庆驻京办事处的人接到太阳鸟宾馆,最后由单位接回大庆,由派出所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31天。上班后调离原岗位,物业四所的温川斌向我爱人勒索一万元押金,至今未还。又扣进京接人的费用2200元,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谢江勒索1000元罚款。2000年7月6日被带到物业二公司经保大队办的转化洗脑班。被勒索伙食费1375元。到9月底结束时,此班领导又让四所的温书记找我爱人要500元,说可以放人回家。交完钱后,我却被转到四所经警队看管。2000年11月7日被强行送北安大庆石油管理局“610”办公室办的转化洗脑班,到11月30日,被送到让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交175元的伙食费。2000年发的各种奖金全部被单位扣除。2001年1月22日我正在打扫楼区的卫生,被物业四所的温书记和经警等人将我强行带到转化学习班。2001年3月、4月我二次找李凤鸣书记解决留厂察看的问题,他们就找派出所,并威胁说我如果再去找他们,就送到劳教。2001年5月1日在天安门被抓送至天安门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被恶警打并往脸上喷药水。5月3日晚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带手铐脚镣并强行灌食五天。6月27日由大庆驻京办事处到医院把我带到北京太阳岛宾馆。6月29日被单位及派出所接回大庆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大庆驻京办事处被勒索880元。在大庆看守所关押期间,继续被强行灌食。8月10日又转到让区拘留所拘留六天放回家,被勒索175元的伙食费。至今因不发正常工资,不能上班。

张桂香,女,42岁,大庆市红岗小学,家住大庆红岗区。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被强行关押45天,在市看守所期间因炼功被强迫蹶着。在红岗派出所,所长李敬安和林柏成非法二次把我关在又臭又脏的屋子里,蚊子又多,地面全是脏水。他们还无礼的骂我们。2001年10月因一起折资料,被乘新派出所强行又送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恶绝食,看守所的医护人员和管教命令犯人用粗暴的办法给我们插大管子灌凉奶粉。有的管教说留一口气就行。张所长还说绝食也不让出去。2000年6月被勒索10000元;被大庆市看守所的张管教勒索200元;被市师范学校的单炳祥勒索3000元。

李建林,男,40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通信公司乘北电话站,家住大庆乘三村4—05—5—402。2000年4月25日进京上访被大庆石油管理局综合治理办的保卫人员从北京信访局门口强行带到太阳岛宾馆非法审讯殴打二十分钟。第二天被单位的人员带回大庆,由乘新派出所送往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13天。2000年6月底的一天被乘新派出所的曹增恩骗到派出所以了解我爱人参加集体炼功的情况为由被拳打脚踢一顿。2001年7月12日因与同修交流被非法送龙凤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二个月。2000年4月24日被管理局综合治理办公室的时世进勒索800元,未给任何收据。2000年4月25日被通信公司勒索1000元做上访的罚款,打的白条。2000年5月被通信公司乘北电话站的郑延清勒索300元,未给收据。

葛绍霞,女,48岁,大庆石油管理局电力公司,家住乘三村4—77—7—3—1。2001年5月11日我到同修家,被大庆乘新派出所非法带入派出所,让我在拘留证上按手印,被我严厉拒绝,遭到民警张君的殴打,后被非法拘留47天。被让区拘留所勒索175元的伙食费。

吕艳文,女,45岁,家住大庆让区乘三村4—103—4—2。2000年4月27日在家,片警曹增恩、冯晓龙把我带到派出所,把单位领导叫来带回家,由三人轮班封闭看管半个月。油建三公司保干宋克友说:“不交2000元钱,不写保证,就停止工作。被迫停止工作一年多。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到乘新派出所看管18小时。当晚的后半夜被送到萨区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到期后由油建二公司的周连生把我带到单位办的洗脑班封闭看管一个多月。被周连生勒索10000元做押金,至今未还。2000年7月9日在家被片警李树新、曹增恩等到我家把我带到派出所说谈话,结果把我又送到市看守所关押31天,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二个月才放回。

潘俊峰,男,29岁,大庆采油十厂测试大队,家住大庆。自99年7月20日以后,先后被非法拘留三次。第一次拘留半个月后又转刑事拘留一个月;第二次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转拘留半个月。第三次治安拘留半个月。自2000年3月被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2000年12月31日被劳教一年,至2001年11月14日释放。在拘留、劳教期间,打骂已成为家常便饭。被残酷迫害多次。在北京某地派出所被干警用电棍电了10多个小时。在肇州看守所因炼功被干警打骂后,被带上五、六十斤重的脚镣,还把手背到后面上背铐,痛得我几乎昏过去了。他们为了让我写保证书,所长、副所长、干警和犯人把我按在地上用三角带抽,大约二十下左右,打得屁股一片紫黑色,一星期才好。在我绝食五天的时候,所长让我吃饭,我不吃,他便让干警把我按在地上抽屁股,鞭鞭见血,抽得血淋淋的方才罢手。以后还强行给我灌盐面。在大庆劳教所,政府进行所谓的转化,实质是迫害,把我单独关在一屋不得和其他人接触,由犯人看管。我们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给我们上绳进行迫害。2000年3月被十厂党办、610办公室的王光富勒索9700元。2000年5月至2001年12月每月只给300元左右的生活费,少发700多元。

李华,女,53岁,大庆第二制米厂,家住大庆乘风庄。因去天安门讲真相被抓后拘留半个月,交伙食费200元。从2000年7月停发工资至今。2001年春节借给我3000元过年;从5月份开始我去要工资做生活费,直到9月份,经全体领导研究给我五个月的工资共计5400元整。2000年6月28日被大庆二米厂的刘利勒索10533元,其中533元是搜身时搜去的。

盛晓云,女,38岁,家住大庆乘二村11—44—1—701。99年10月进京上访,回来被教育培训中心强行送入洗脑班一周后又被送入大庆市看守所、让区拘留所共计45天。释放三天后又被教育培训中心强行送进洗脑班13天后放回。两次办班共被大庆教育培训中心的王义利、张成勒索5900元。2000年2月28日教育培训中心为防止大法弟子两会期间进京上访,在我们上班期间借领导找谈话为由,又把我们坚修的大法弟子送入洗脑班20天。每天向我们索要210元的食宿费,包括陪住的及教培中心领导的一切费用,共计4000元左右。2000年3月教培中心又勒令各学校在校监禁一个月。2000年6月因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乘新派出所非法送让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2000年7月16日被乘风第二小学校长夏继华诱骗送入洗脑班因不放弃修炼,教培中心买通让区公安分局,伙同乘新派出所恶警张军强行送入大庆市看守所,2000年7月27日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8月28日从劳教所回来后,单位一直没让上班,工资不给,自2000年2月至今单位从没给开过一分钱。2000年6月被让区拘留所的张军勒索200元。99年12月被让区拘留所的张军勒索200元。

陈晓辉,男,37岁,大庆石油管理局热力公司乘风分公司,家住大庆乘新小区1—30—1—501。99年10月被强迫关在“转化班”25天。2000年5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半个月。2000年7月到现在,因进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公职留厂察看一年,每月只给生活费300元,至今仍未恢复公职。2000年7月又被强制关在“转化学习班”80天。2001年5月11日开法会,被恶人举报,因当时不配合邪恶在往出跑时被一伙恶警毒打。2001年9月28日让区分局政保科非法强行抄家,因家中有大法资料,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转治安拘留半个月。2000年5月被原物业二公司的李凤鸣勒索300元左右(进京接我的路费)。2000年7月被原物业二公司的李凤鸣勒索10000元(做押金)。2001年11月被大庆让区建华派出所的于灵洋勒索8900元(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向家人索要的)。

栾鑫,男,34岁,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地质录井分公司,家住大庆让区高专小区5—6—4—501。2000年6月19日进京护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转到大庆驻京办事处。被管理局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勒索2800元做罚款。被单位接回大庆后被非法关押44天。2001年2月14日第二次被非法关押43天。从2000年6月开始被单位停发工资,每月只给50元作生活费。到2001年8月每月发给130元作生活费。2000年6月22日被录井公司的何光辉勒索444元。2000年6月至2001年12月被勒索大约30000元(扣的工资)。

孙会玲,女,36岁,大庆电泵公司飞达公司,家住大庆新村3—0—5—402。从99年10月份开始多次被单位无故软禁在单位,不能正常工作。单位的正常活动不让参加。单位领导还扬言就因为我炼功,将来儿子都要受到牵连。如去北京就扣我丈夫的工资。99年10月份被电泵公司的马志峰勒索5000元,现已将钱要回。99年7月被公司局的警察勒索190元(去北京的车票钱,公安退票后钱未给我)。

刘同玲,女,52岁,大庆石油管理局萨南实业公司农工商,家住大庆乘三村4—05—5—401。2000年4月19日进京上访被大庆驻京办事处非法看管,无人身自由。被接回大庆后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里炼功,被带手铐脚镣,脚脖子被磨烂。2001年9月24日在让区讲真相,被让区勤俭派抓捕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让区拘留所半个月。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一个月中一直绝食抗议,被迫害性灌食。不但经济上受到巨大损失,精神和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2000年4月19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勒索2670元,未给收据。2000年4月被大庆610办公室勒索1000元,由二厂农工商的王义德负责扣的款。2001年10月被让区拘留所勒索175元。

王玉梅,女,36岁,地质录井公司综合大队,家住大庆乘风十区4—58—1—601。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40天。被单位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每月只发给不足一百元的生活费。2000年6月18日至2001年8月被录井公司勒索17000多元。

孙春英,女,55岁,家住乘二村4—46—3—502。2000年4月12日进京上访被信访部门扣押带回后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此期间因炼功被罚做飞机式的动作数小时。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后又转到龙凤看守所二个月。因炼功受到管教的毒打。2000年12月某日又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送到郊区延庆拘留所关押20多个小时,绝食后放回。2000年4月12日被钻井一公司人保科的赵某勒索1800元。2000年6月18日被钻井一公司的“610”办公室勒索2000元。

胡秀兰,女,38岁,家住大庆乘风区十区4—58—1—102。我是97年3月开始学习法轮功,身心受益非浅。但99年7月22日大法受到迫害,被单位强逼写保证,不写就以办“学习班”相威胁。2000年4月12日进京上访,在信访办被扣押,后由单位接回送至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单位后不让上班,后又允许上课。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后送至大庆看守所关押53天。2000年8月10日放回后又被单位强行送往教育培训中心办的洗脑班,每天费用高达180元。又交保证金10000元。回到单位后不让上课,强迫做清扫工。虽付出劳动,却拿不回相应的工资。2000年3月单位搞“反法轮功”的签名活动,因抵制签字,又被增加劳动量。2001年5月11日开法会,因被恶人举报,不配合邪恶而流离失所。2001年6月11日进京上访,被押回后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被强行从鼻子灌食。32天后被转到萨区拘留所,因拘留所拒绝接收,才冲出魔窟。至今单位不让上班。2000年4月12日被大庆第六十四中学的李洪新、尤立峰勒索1000元罚款,3000元进京接人的费用。2000年8月11日被大庆教培中心的张成勒索2176元(食宿费用),10000元押金。2001年6月16日被大庆第六十四中学的尤立峰、李洪新勒索1000元罚款,4000元接人的费用。2000年4月12日至2000年9月份工资一直未发。从2000年9月到2001年5月扣发岗位工资的40%。2001年5月至今工资一分未发。近两年来,工资、奖金节余等扣发工资近16840元,扣发奖金近2280元,扣发的节余钱、兑现奖近6000元。

朱涛,男,37岁,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地质录井分公司,家住大庆乘二村4—58—4—1—1。2000年4月19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大庆驻京办事处,衣裤被剥去,只剩衬衣衬裤,光脚,限制人身自由。接回大庆后被关押在龙凤看守所一个月。6月份被单位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每月只发生活费350元,正常上班工作。2000年4月19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谢江勒索500元,打的白条。2000年5月22日被油公司罚款1000元。

王法娟,女,36岁,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地质录井分公司,家住大庆乘二村4—58—4—1—1。99年10月7日进京上访,28日被家人及单位找回。10月29日至11月30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后又转到让区拘留非法关押半个月。到期未放,又转到萨区拘留所,无任何手续,就说加期二个月。2000年2月16日到期,因不写“悔过书”,不答应“不进京上访”,又被加期一个月。没给家属任何回执。到期仍不放,绝食抗议,被管教与犯人强行灌食。几次插进气管,呛出血。2000年3月29日单位将其担保回家,交家人看管。2000年4月17日又进京上访,19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太阳岛宾馆大庆驻京办事处。外衣被收走,因索要外衣照相时穿得整洁些,被谢江毒打。4月22日被接回大庆送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8月10日被送到齐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11月16日被送到哈尔滨省戒毒所洗脑。接受邪悟后2001年3月被放回。经过慈悲的师父的多次点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于2001年8月19日进京证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正法横幅,被恶警抓走。在押回大庆的途中机智走脱,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从99年10月未领过工资。邪悟出来后,只给过二个月的工资176元。2000年4月19日被驻京办事处的谢江勒索500元。2000年5月22日被大庆综合治理办公室勒索1000元,由单位给扣的款。

潘伟立,男,38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一公司器材站,家住大庆乘二村4—35—5—101。2000年6月20日进京证法,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萨区看守所及让区拘留所共计58天。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时世进勒索3000元。并承担进京接人的费用3400元。

朱志荣,女,30岁,大庆市二机厂,家住银浪楼区3—28—3—201。2000年4月进京上访的途中在哈尔滨被扣押。由单位接回后送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单位扣除工资等项一千有余。强迫交押金5000元,不交就每月扣工资充当押金。直到被迫写出书面材料近一年才将押金返还。派出所到现在还时常打电话到家里骚扰。

徐铁英,女,52岁,大庆钻井一公司器材站,家住乘二村10—13—3—501。2000年4月16日进京上访,被大庆驻京办事处抓捕,后被带回大庆。送入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加期二个月。因绝食而提前释放。2001年10月3日晚贴真相资料,被派出所又送入大庆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但只在里边呆了9天而被放回。2000年4月16日被装备总公司的梁某勒索2800元。

戴益,男,38岁,大庆炼化公司,家住大庆让区乘二村。99年7月20日去省政府上访,24日至29日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审讯强迫转化。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让区分局非法关押48天,强迫转化。期间单位不给开工资,(6月至8月的工资奖金全部扣发),年终奖也全部扣除。自99年7月20日以来,单位非法控制本人的正常公出,没收身份证。剥夺参与评选先进的权力

翟艳艳,女,22岁,家住大庆市。在哈尔滨商业学院学习期间,因坚修大法及去北京上访,我连续三次获得一等奖学金共计6000元被学校无理扣押,并且要求我写保证书,否则就开除。校领导的行为给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2001年10月下旬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在此期间,因为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绝水九天。被强行灌食四次。鼻腔内全部红肿出血,异常疼痛。因保护一名大法弟子不被提审,而被毒打,之后给我戴上手铐、脚镣,而且把手铐和脚镣从背后连上,整个人成了一个圈儿。扒着、躺着、跪着等姿势都只能维持几分钟,就痛苦得必须换一种姿势。晚上根本无法入睡。迫害我们的恶警的警号是045910、045920。2001年10月末被大庆公安局政保科的马云峰勒索一万元。

王英,女,39岁,大庆龙凤区石油分站,家住大庆市。99年7月21日去省政府上访被警察押上客车送到体育场关押后又被送到某个学校,关押到晚9点左右又被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小时左右才放回。2000年6月9日去北京上访,被单位带回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因要求炼功,被罚开飞机从早上2点到上午8点左右。于管教拿着警棍,骂我们是猪,又二次让我们码着坐。99年11月被黑龙江省政法委勒索5000元。2000年7月被龙凤区公安分局的政保科马云峰勒索一万元;被龙凤区石油站的经理勒索6—7千元左右。

王桂花,女,52岁,家住大庆乙烯厂区。99年底我签完“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以后,兴化派出所就开始审问我,要扣一万元。要说不炼了,就不扣钱。看我的态度。不说真心不炼,就扣半年的工资。当时家里没钱交。过几天,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派出所又找到我,还要交钱,理由是怕我进京上访。有一天又把我找到派出所,让押一万元钱,家里没钱,就把我从中午押到晚上5点多钟。家里拿来2000元钱,把我丈夫也叫到派出所,后来见真拿不出来钱,就从单位扣7到8月的工资8000元,共凑够了一万元。当时问扣的什么钱,兴化派出所说扣的是以后进京的路费。后来在我2000年11月份进京上访时,在大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70多天,又扣3700多元,原来扣的一万元钱也没提。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又拘留52天。先在兴化派出所审问我一天一夜。民警还打人骂人。何凤武说:“要叫我下岗,我先杀你王桂花全家。”审问后送到大庆看守所。在看守所炼功时,管教体罚我们让我们开飞机。

马秀琴,女,41岁,家住大庆让区东湖三区326—5—502。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送到大庆教培中心办的转化班关押三天,逼迫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否则就以拘留相威胁。2000年2月29日正在单位上班,教培领导以找谈话为由被骗至教培办的洗脑班。期间没有人身自由,强行灌输攻击大法的材料。如不配合,领导便讽刺挖苦,甚至口出脏话进行人格侮辱。而且每天的食宿费为210元,包括陪护人员和领导的费用。一直到3月17日才结束。2000年4月中旬到5月旬被强行软禁在单位三十多天,期间还要负责陪护人员在食堂或小吃部吃饭的费用。2000年6月15日进京上访被拘留15天。在此期间被开除公职,留校察看一年。2000年7月6日在单位上班时又一次被校领导以欺骗加强行的手段送入教培训中心办的洗脑班。每天食宿费160元。直到7月27日,因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要求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15个月。2000年9月24日至10月12日在齐市双合劳教所因炼功不写保证被关入小号,并将双手带铐吊起18天不许睡觉,9天不准包括洗手、洗脸等任何洗漱。从99年11月至2000年6月不准上教师岗,一直做清扫工。解除劳教后,仍不准正常上班,从2000年2月至今没拿到一分钱的工资。99年10月被乘风二小的夏继华勒索1500元左右。2000年2月29日至3月17日被教培训中心的王义利勒索约5000元。2000年4月中旬至5月中旬被乘风二小的夏继华勒索5000元,被北京前门派出所及教培训中心的张成勒索5000元。2000年7月6日至7月27日被教培中心的张成勒索4500元。

黄秀芹,女,54岁,家属,家住大庆市大同区。2000年11月17日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雇佣的流氓把我骗上车,送到天安门附近的公安局审问后送到一个小屋。过五分钟后又将我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第二天被接回大庆,费用自负。2001年7月12日下午2:30——3:10大同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到我的店里非法搜查大约四十多分钟,以后又相继来几次,又是照相又是盘查的,影响了我的工作。2000年11月17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1800元。到北京接人的费用3500元。

黄永德,男,63岁,大同区教师进修校,家住大同区三通。99年7月22日以后,大同公安局经常骚扰我家,有时打电话,有时警察到我家盘查。2001年7月12日大同区派出所的四名警察闯入我家进行非法抄家。拿走了师父讲法录像带、炼功带、《转法轮》等书籍,同时还给我家录像。在大同区电视台放了四天。因抄出了那些物品,把我也同时带到派出所,关押24小时,第二天送到大同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到期出来后,派出所让我天天去报到,约有半个多月。2001年9月3日大同区“610”办公室强行把我送到哈尔滨省戒毒所办的洗脑班一个月。

董杰,女,41岁,家住大庆在同区。99年7月22日以后,大同公安局经常骚扰我家,有时打电话,有时警察到我家盘查。2001年7月12日大同区派出所的四名警察闯入我家进行非法抄家。拿走了师父讲法录像带、炼功带、《转法轮》等书籍,同时还给我家录像。在大同区电视台放了四天。因抄出了那些物品,把我也同时带到派出所,后又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哈尔滨市省戒毒所。体检时查出有心脏病保外就医。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大同区公安局政保大队的副大队长王淑华用电棍电我,使我昏死了四个小时。从此得了冠心病、心肌梗塞。

邓剑梅,女,36岁,华能新华有限责任公司,家住大庆大同区新华村。99年7月21日去省政府上访,被抓后押到省体育馆审讯,下午释放。回来后当地派出所把我列为重点,扣押身份证,不论何时外出,必须向单位领导请假。警察不昼夜打电话干扰,一到敏感日子就被叫到派出所训话,逼写保证书,不写就抓人。给我和家人造成极大的痛苦。2000年10月3日依法进京上访,于4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抓。8日被单位接回直接送到大庆市大同区公安分局审讯,非法定罪(罪名记不清了),后送到大庆看守所。韩管教从我身上搜去100元至今未还。11月3日释放,回来后单位和派出所更严加看管,派出所不分昼夜打电话干扰,有时传讯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如不配合就抓人。从车间到班组派专人监视。各级领导帮教转化。逢年过节不准回家探亲。从2000年10月8日起开除公职,留厂察看一年,每月生活费320元(后困难补助400元)。2001年5月29日至30日燃料分公司的刘书记和车间柳主任以上岗为名找我谈话,说华能公司有文件规定,法轮功骨干分子必须转化,如不转化就送马三家劳教所转化。为了免遭严重迫害,我于2001年5月30日离家出走,现流离在外。后听说我被公司彻底开除公职,公安上网通缉。公安局还去母亲家和亲戚家抓捕和骚扰。2000年10月7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左科勒索500元。2000年10月9日被柳静勒索2500元以上。

张景琦,男,35岁,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家住大庆红岗区八百垧4—6—2—302。99年7月进京上访被扣去当月工资。2000年2月底进京上访被八百垧派出所送拘留15天。2000年5月被单位扣留一个月不让回家办学习班,勒索500元。2000年7月被单位书记王树祥骗到教培训中心洗脑班关押25天后关送拘留所三天。2000年8月书记王树祥与教培训中心的张成将我骗到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后被教培中心伙同八百垧派出所的恶警林水送去看守所15天,最后被送进劳教所关押9个月后放出。从2000年3月至今已十几个月没开工资。从劳教所出来近半年也没开工资,在单位干活。邪恶的六十五中校长、书记在2000年2月去北京接我时坐飞机去的,并将所有的费用全算在我身上,并扣我2700元余元。教培中心的张成将我关押在洗脑班前后共40天,扣我7千余元。2000年3月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李保山勒索10000元押金,至今未退回。

王翠华,女,31岁,大庆乙烯热电厂,家住大庆龙凤区兴化村10区8栋3门602室。2000年11月26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住,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下午转到北京朝阳区看守所。让贵重物品交给他们保存,自己将带的700多元钱和一块手表(价值200多元)一张50元的电话卡全部交给他们,后来一直没给。到朝阳看守所的当天,在关我们的小号门口站着的两个刑事犯人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2000年11月28日因我们绝食,管教带着十几个犯人揪着我们的头发,由9号拖到3号牢门,管教告诉这十几个犯人说:“她们不吃就叫她们站着,不许上厕所,不叫她们休息。”后来又把我们推到厕所里脱光衣服,往身上泼凉水。把我们带回后又叫我们站到第二天才叫我们坐下。2000年12月1日看守所的管教和医生对我们绝食的人进行输液,将我们绑在门板上(成大字形),输完液也不松开,还将我们的裤子脱到膝盖以下,不让我们睡觉,不让上厕所,一合上眼睛,就往绑我的门板上泼凉水,将我们一直绑到12月3日才放下来。2000年12月24日又将我们转到天津河东分局,这里迫害更残酷。他们这里对绝食的人绑在椅子上,手和脚都绑上,用钳子夹住舌头揪出来,用管子往喉管里插,然后往里灌食,灌完食后用手铐将手反扣着,灌完后舌头都是紫的,麻木好几天。因去北京上访,单位强迫让我买断工龄。

孙艳秋,女,33岁,大庆市石化总公司晴纶厂,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101—1—2。2000年6月8日进京上访被北京610办公室扣押,一位宋支队向本人的亲属勒索1000元罚款。接回当地后被派出所送大庆市看守所关押60天。2000年10月被单位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2000年11月被迫买断下岗。另外还被迫交罚款5600元。

王淑琴,女,59岁,石化总厂兴化托幼办,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915—1—302。2000年6月8日进京上访到沈阳车站被乘警截下扣押一夜罚款500元。2000年6月9日单位和公安处去了3个人到沈阳车站接我,本人给他们花路费、饭费1189元。7月26日在看守所释放前总厂公安处通知本人家属向大庆市公安局交2000元罚款。从99年7月22日以后,单位逼迫交出所有的大法书籍、磁带和录像带。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20天,后转到林甸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带脚镣15天。

唐国芬,女,59岁,大庆石化总厂实业公司管理站,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922—1—4—2。99年4月25日至7月22日之间公安局不让炼功暗中登记姓名住址。99年8月上旬,派出所的谢庆利到家收书,经常打电话让写保证书。爱人单位的领导扣押身份证10个月。2000年6月21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赵警长踢四脚。在大庆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让我们睡在水泥地上。2001年7月2日下午,公安处的周科长、刘科长、小刘等人无故又审问我一下午。2000年6月18日被大庆看守所的冯管教勒索150元,没收的鞋和皮带不给了。

张淑云,女,45岁,大庆市采油九厂农工商后转到物业二公司,家住大庆红岗区创业庄。2000年2月28日因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抓捕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非法关押进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出。因此而被开除清扫工的行列,理由是只要修炼法轮大法就不准上班。此事由清扫队队长孙德利一人所为。从此我失去了维持生活的经济来源,并到我爱人的单位非法扣我爱人工资1000元。2000年12月26日我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被前门派出所的公安人员非法抓捕。因未报真实姓名、地址被送入怀予看守所非法关押。因要求无罪释放而绝食抗议,被管教人员拳打脚踢,用电棍电。被刑事犯搜去700元钱后又送入河北省龙化县非法关押20多天放回。2001年5月4日因功友出去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抓捕后非法关押,由省公安厅、市公安局及红岗分局三家联手提审并用刑,在高压下功友未承受过去,把我也迁连进去,现在被非法通缉,我只好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2000年5月被采油九厂作业大队准备队及九厂保卫科的王凤春勒索1400元。2000年12月被河北省怀予县看守所的管教人员勒索700元。

李鹏,女,43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机修厂,家住大庆718—1—3—2。自99年7月20日以后,我的生活就没有宁静的日子。特别是澳门回归期间,单位多次找我要求我回单位上班(我已经办理离岗休养)天天打电话,甚至在2000年元旦这天单位派人到家里来看着我。在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时,被带回兴化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三天后又转到萨区看守所共非法关押43天。经家人接我方出了拘留所。自从回家后,原单位就定我为下岗,每月给我二百多元的生活费,这样还不够,原单位曾多次逼我买断工龄,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成为一个失业者。2000年3月被兴化派出所的李兆峰勒索10000元。被乙烯公安处勒索1000元。

梁孝英,大庆石化分公司研究院,家住大庆卧里屯兴化村乙烯802—2—502。自大法受到迫害以来,单位多次骚扰逼迫写保证,开座谈会,给本人施加压力。2000年11月份,化祥派出所曾多次打电话查看本人的行踪,给家人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2000年6月9日进京上访,回来后在看守所无理关押了35天,遭到管教人员和所长的打骂。出来后单位强行办下岗学习班,后逼迫买断。2000年6月11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张新华勒索170元。2000年7月26日被大庆“610”办公室勒索2000元。被大庆乙烯公安处政保科的周科长勒索10000元。2000年11月23日被大庆石化分公司研究院的王刚勒索20000元(从买断钱中扣除的)。被大庆石化分公司研究院的王刚勒索3215元(进京接人的费用)。2000年7月至11月被石化分公司研究院的王刚扣发的工资大约6000元左右。

赵雅范,女,59岁,家属,家住大庆兴化村709。99年7月21日我去省政府上访,22日回来后被五厂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25日又被大同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八厂301小队。大约一周多。放回后派出所经常往我家打电话骚扰,警察到家骚扰,有时公安把我带到派出所问话。并且规定我出门走亲戚得向所里报告,不许出远门。2000年“十一”前夕,我老伴单位发生活补贴金和医疗证我去取,结果又被五厂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转交新村万宝小区府明派出所被关27小时放回。2000年10月3日依法进京上访,被带回当地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到11月11日,又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才放回。

宋玉琴,女,61岁,大庆六十一中学,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724—4—4—1。2000年6月7日进京上访,快到沈阳时被乘警查问后送交沈阳站前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天没吃饭。冻得浑身发抖,一宿没睡觉。6月8日夜间被总厂公安处、兴化派出所、教育处及六十一中共去四人将我接回。6月9日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被管教打了三次,管教还唆使犯人打我,骂我。7月28日被释放。2001年10月29日上午9点兴化派出所的小佟、小李、何凤武突然闯进我家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和所有的学法资料,把我家翻个底朝天,冰箱都翻了。把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当日下午1点多钟把我放了。2000年10月教育处给我记大过处分。2000年6月9日被教育处的耿兆凤勒索2172元,被兴化派出所勒索10000元。

刘凤云,女,38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塑料厂,家住710—101。自99年7月20日以后,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就没有好日子过。单位和派出所多次打电话到家里骚扰,让写保证、交书放弃修炼。管辖区派出所民警何凤武让每天传他一次,收走身份证。每到节假日或敏感日,单位和派出所都找,找不到我就找我爱人的姐姐,连亲戚都不放过。99年底因我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上签名,对我的骚扰更加严重了。2000年10月6日依法进京上访,被北京朝阳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留3天后由大庆市公安局接回,并被行政拘留半个月。单位以这次进京上访为由逼我买断工龄,从此我成了一名失业者。2000年10月26日被兴化派出所的何凤武、刘洋勒索3000元。2000年11月被塑料厂的张本岐、刘庆勒索-20000元(从买断工龄的钱中扣除的,经本人多次打电话索要,直到现在还有4000元没有给我)

李伟,女,36岁,大庆石化总厂塑料厂,家住709—5—6—1。自99年7月20日以后,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就没有好日子过。单位和派出所多次打电话到家里骚扰,让写保证、交书放弃修炼。在以后的所谓敏感日期,单位领导就找谈话,让写保证,工作不得安宁,使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派出所还多次打电话到单位进行骚扰,并且无理扣押身份证直到现在,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2000年10月6日依法进京上访被抓,10月9日被单位接回送派出所,后被非法行政拘留半个月。单位以此为由逼我买断工龄,从此我成了一名失业者。2000年11月被塑料厂的刘庆、张本岐勒索20000元(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一次性扣押我的买断工龄钱二万元。经多次索要,至今还有4000元未还。)

陆平,女,50岁,家住二厂。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抓捕后,送肇源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后转红岗区拘留所关押5天后放回。两年多的时间没有人身自由,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姜凯芹,女,51岁,家住采油二厂。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二厂派出所非法送到肇源看守所关押30多天后放回。

范滨,男,40岁,家住大庆红岗区图强村。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0天。放出来后被关入学习班,每天24小时有专人看管,寸步不离,达半个月之久,并调离教学岗位。2000年3月又被骗入学习班,每天24小时专人看行,并每天勒索250元,共3400元。期间,教培训中心组织部长叫嚣:“就是祸害你,让你有吃饭钱,没有上北京的钱”。99年至2001年被扣发的工资大约9600元。

任秀平,女,28岁,大庆市运输第六分公司,家住大庆市银浪库楼区3—6—4—101。2000年11月28日在天安门广场护法后,被邪恶之徒抓上警车,带到天安门站前派出所,后被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到太阳岛宾馆关押一天。由单位的李东升接回。单位要求我买断工龄,工龄只有六年,我拿回27000元后,被单位扣了10000元,说是上级让扣的。2000年11月28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杉松勒索2300元。被运输第六分公司勒索600元(进京接我的人的路费)。2000年12月1日被运输第六分公司的苗树嘉勒索10000元。

林华文,女,46岁,原银浪物业所家属,家住银浪库楼区4—6—1—502。99年12月物业所硬让交5000元的保证金。在2000年5月由于物业所不让我们家属干活了,就找领导要回来了。

李淑琴,女,59岁,原物业二公司银浪所退休办,家住银浪试采楼区5—5—401。2000年6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当地警察抓捕,送龙凤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并于7月6日在物业二公司经保大队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60天,与世隔绝。2000年12月25日去北京正法时在火车上被铁路公安处非法扣押,强行在山海关火车站下车后脱身返回大庆。2000年6月12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4000余元。2000年7月6日至8月被物业二公司勒索11275元、26600余元(扣的工资)。2000年12月25日被山海关铁路公安处勒索800元。

喻雅琴,女,50岁,大庆物资装配公司农工商,家住大庆悦园小区高层1号楼408。2000年2月17日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切磋,却被当地警察非法抓捕,并在让区拘留所及萨区拘留所关押81天。期间不允许看大法书,并将书强行抢走,体罚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当时分局下令关押71天,我却被片警刘英杰超期关押10天。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捕后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转入萨区拘留所关押23天。因我全身抽搐呼吸困难,所长迫于压力将我无罪释放。2000年12月28日在去北京正法的途中在哈尔滨火车站被省公安一处非法扣押,之后转入大庆市看守所。期间多次抽搐血压极高。为此看守所的白所长多次打电话给怡园派出所,让其接人,而怡园派出所却说就是让我死在市看守所里也不接我。最后又将我送入省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强行洗脑。在劳教期间天天抽搐,血压极高,昏迷不醒。关押100天后无奈将我无罪释放。2000年2月17日被让区拘留所勒索200元,萨区拘留所勒索1160元。2000年6月18日被萨区拘留所勒索300元。2000年12月28日被哈尔滨省公安一处勒索800余元。

陈德芝,女,54岁,大庆市萨中第一医院。家住让区龙南32—4—301。就因为2000年6月在公园炼功,停发工资到现在已经一年零四个月了,连一分钱的生活费都不给。而且还罚款一万元。

宋世秀,女,67岁,采油一厂二矿管理站,家住大庆龙南乐园小区34号楼。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管理站办洗脑班让骂老师,写保证书,被我拒绝了。2000年被管理站的刘本亭、刘彦超勒索4000元。

廖贤锒,男,66岁,采油一厂二矿,家住龙南乐园小区34—2—301。2000年6月参加集体炼功,被送到管理站办洗脑班。被华谊公司的田杰、韩秀成勒索6300元。

安书英,女,48岁,供水公司净化水分公司,家住龙南明园2—3—7—501。2000年12月22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强行拉上警车。当时我奋力反抗,不听恶警的指挥,恶警就用警棍打我的头。后来把我们分流到石景山看守所,又转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因不配合他们写假口供,被山松打。回到大庆后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8天,后又转到让区拘留所关押七天。2000年12月22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及供水公司净化水分公司勒索4000余元。

陈海连,女,46岁,家住悦园4—3—2—401。第一次被非法关押75天。第二次在大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被强行洗脑。2000年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5500余元(分二次,第一次勒索2800多元;第二次勒索2700元)。

郭玉芝,女,51岁,物业一公司明园分公司,家住大庆龙南明园小区1—4—303。去北京上访,在萨尔图火车站被抓后,怡园派出所去接。在该所被拘禁一天一夜。后由单位接回。该派出所罚款200元不给收据。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向家属索要5000元押金(后退回)。2001年3月22日我去大庆火车站送女儿到大连去,被车站警察给带到值班室,拘禁一下午,并索要200元所谓治安费。我没有配合他们,后由怡园派出所小赵和我单位书记派车把我接回。

张淑美,女,49岁,物业一公司团结所,家住明园21—6—101。2000年12月22日进京上访,被单位接回后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元旦、春节、正月十五都是在看守所里过的。2000年12月22日被团结物业所的刘风桐勒索16700元。

陈淑珍,女,46岁,物业二公司东光物业分公司,家住大庆龙南东光小区1—5—1—301。我是物业二公司东光物业分公司的保育员。由于我修炼法轮大法,单位从我买断工龄的钱中扣二万元作押金。如不去洗脑班,押金就不给。因我坚修大法,押金到现在不给。收款人:朱丽华、项继华、孙正才。

杨淑琴,女,55岁,家住王家围子楼区2—2。因进京上访,二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拘留半个月,后在单位办洗脑班。第二次拘留33天。2001年6月20日火炬派出所的刘岩松等人打我们,无故抓我们后送到大庆看守所。2000年7月16日被总机厂的李佰军勒索7180元。

张兴国,男,34岁,家住乙烯兴华村1—18—1—103。2000年11月份在兴华村做真相在楼区喷“法轮大法好”等标语被劳教三年。因劳教期间没有在法上正悟,被转化于2001年10月份提前解教回家。现已醒悟重新回到正法修炼的行列中来。

卢增江,男,43岁,家住龙南乐园23号楼1—105。在萨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次被恶警指使犯人打骂,并两次往身上浇凉水。萨区分局提审时,刑讯逼供,险些承受不住而要自杀。2001年3月1日怡园派出所和拥军派出所到家里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窗帘、床单、录音机等贵重物品全部抄走。2001年4月5日被一厂六矿的常书记勒索15000元。

陈秀英,女,31岁,七厂二矿葡二联,家住七厂二矿寝室。2000年2月25日进京上访被七厂派出所从北京带回后,七厂派出所的李坤、田秀成对我又是打,又是骂,把我送到大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就因为我说个“炼”字,又被非法加期二个月。在此期间我因炼功被打。由于书被收走,我绝食抗议,被萨区拘留所的程所长、郭所长和张所长强行灌食,多次被非法搜身。每月伙食费500元,每天二顿饭是高粱米泡盐水。5月30日被送回单位,单位对我罚款一万三千多元,每天早晚到矿里报到。因我拒绝交罚款,拒绝签字,单位就派人一天24小时软禁我。6月份,我趁看我的不注意打车回家,第二天上午厂、矿、小队、派出所等18个人到我家强行把我带回七厂派出所。到晚上8点多单位去四个经警把我带回寝室,加派12个人分四班看着我。楼下还有二名警察。为此我绝食三天。矿书记张金荣说“她不饿,饿了自己就吃了”。2000年11月20日再次进京上访,火车上被抓,到沈阳让我们下车,我们不下,说就到北京下车。到了北京,几十名警察在车下等着。2000年11月23日我被带回大庆非法关押在大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抗议九天。在大同看守所关押40多天后被送往省戒毒所劳教一年。2000年2月25日到5月30日被七厂二矿的张金荣勒索9000元。

惠玲,女,40岁,家住大庆采油七厂7—12—3—602。2000年2月25日进京上访,被天安门的便衣警察骗捕后,被七厂派接回大庆送往大同拘留所拘留半个月。2000年11月20日第二次进京,被接回大庆后送大同看守所。在此期间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抗议,被七厂派出所田秀国逼问集体绝食的挑头人是谁而被打五六十个耳光。一个月后家人托关系代写决裂书强迫签字按手印后被释放回家。二十天后又被非法送到省戒毒所劳教。2000年2月25日至3月14日被采油七厂610办公室的刘殿林勒索8816元。

张红岩,女,40岁,家住龙南乐园23号楼1—501。因在外面炼功被非法拘留51天。2001年3月1日至4月17日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提审时被逼吐血。2001年3月1日怡园派出所和拥军派出所非法抄家,把窗帘、床单、录音机等全部抄走,价值上千元。2001年1月被作业大队的书记勒索2300元。

王国芳,女,38岁,石油管理局文化艺术中心游泳馆临时工。家住大庆让区龙南乐园。99年10月进京上访时,在天安门广场什么也没做,便衣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就被抓了。被大庆让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送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送让区拘留所行政拘留半个月,让家里拿5000元取保才放回家。同年12月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警察问否是炼法轮功的又被抓捕,被让区分局送市看守所关押4个月之久。后被送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劳教所多次被体罚。在齐市双合劳教所戴手铐、蹲小号、吊蹲五十多天。不让睡觉,不给吃饱。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口腔被戳坏,牙齿被撬倒,还被加期四个月之久。后被送入省戒毒所强行洗脑。

李淑琴,女,54岁,家住大庆四厂1—2。2001年9月份四厂派出所的魏涛等人无故去我家非法搜查,强迫让我放弃修炼,又让我写保证,强行拿走炼功带还有大法书。

王艳,女,36岁,家住大庆四厂4—7—6—201。2000年11月因做正法资料被抓捕,第二天被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一套、随身听一个、变压器一个、炼功带一套,并对我连打带骂,又威胁我爱人请他们吃饭,打出租车共用去700元。后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红岗拘留所关押20天,这期间四厂派出所非法向我们勒索了5000元,释放后才退回。

柳玉双,女,41岁,家住大庆红岗区杏树岗乡。2000年腊月二十七,乡政府让我到乡政府开会,会上让我骂法轮大法不好的话,如果不骂就把我送进拘留所。结果我被送进红岗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到期后不放人,逼我写保证、找保人押房照这才回来。

孟灵娟,女,29岁,家住红岗区杏树岗镇。2000年腊月二十八下午,杏树岗镇“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到我家强行让我到乡派出所问话。一进办公室工作人员问是否炼过法轮功?我说炼过。他们就让我骂大法,骂我师父。我没骂。结果他们不顾我家有4岁的孩子及二位老人,就把我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到期后,“610”办公室的人利用我家孩子小押双方父母房照等强迫我写保证。

王巧红,女,73岁,管理站,家住大庆采油二厂图强村。99年7月20日以来,胜利派出所的刘延庆经常打电话或到家里骚扰。在住宅区外面碰到时经常骂:你这老太太怎么还没死呢!我盼你死,你怎么就不快点死呢!2000年6月18日因参加集体炼功,在派出所被罚站半天,刘延庆不断地拍桌子骂些脏话。直到下午还不放,没办法家里人给正在外地出差的儿子打长途电话,儿子乘飞机赶回来押了一万元钱才让回家。后来我儿子找人才把一万钱要回来。

王凤莲,女,50岁,二厂农工商,家住采油二厂。2000年4月14日因进京上访被胜利派出所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并强行扣押5000元保证金,声称要罚款1000元,上交610办公室。因孩子上学没钱交学费,去派出所要钱,不但不给还被恶警于长军破口大骂。因半年未开工资,身心和生活都受到很大的伤害。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送到肇源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40天。又转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并受到胜利派出所查林森和于长军的侮辱和殴打、体罚。回来后他们还经常打电话或到家里骚扰、监视,没有人身自由。2000年4月被二厂农工商勒索1000元。2000年6月被肇源看守所勒索400元。2000年8月被红岗区拘留所勒索175元。

金庙庆,男,49岁,家住图强村1—7—3—102。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胜利派出所送到红岗区看守所关押18天。2001年1月16日进京上访被天安门前的警察抓住后拳打脚踢,送到大兴县某派出所关押20个小时后经大庆驻京办事处被接回大庆,又被胜利派出所送到红岗区看守所和拘留所共关押45天。在看守所经常遭到犯人的打骂。2000年6月被实业公司北大吊车厂的魏秀林勒索1800元(扣的工资和年终奖)。2001年1月20日被局驻京办事处勒索1300元,被实业公司北大吊车厂的魏秀林勒索7500元。

齐靖宇,女,50岁,大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乘风四小,家住大庆采油二厂图强村。99年7月20日以后当地胜利派出所和单位经常打电话骚扰,正常工作时有时也找谈话。2000年2月28日教育培训中心怕我“两会”期间进京上访,于当晚6点多将我软禁,共19天,每天210元的食宿费。2000年4月14日进京上访,被带回派出所后被戴上手铐、脚镣长达6个小时,然后双手铐上背铐送到大庆看守所,被非法拘留45天。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早七点被抓到派出所,干警刘延庆让我双臂上举,教导员于长军让我光脚在地板砖上蹶着,并用穿着皮鞋的脚碾我的光脚,打头部。同时说些脏话侮辱我。红岗分局副局长李大明用装着矿泉水的瓶子在我脖子上打碎再往里扎,就这样折磨一天,直到晚上11点多才被戴着铐子送到远离大庆的肇源看守所,被非法拘留46天。在8月3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齐市双合劳教所139天,其中有90天是在小号渡过的。在农药厂干活19天,每天不仅在刑事犯的喊骂下非常紧张的时间里渡过,而且洗漱的水也是不给足。2000年12月20日转到黑龙江省戒毒所3个月,被强迫洗脑。2000年2月28日至3月17日被教培中心的王义利、张成勒索4000元。2000年4月14日到5月31日被大庆驻京办、教培训中心的王义利、张成及乘风学区乘风四小的赵果勒索5988元。2000年6月18日至2001年3月1日被肇源看守所、齐市双合劳教所、黑龙江省戒毒所勒索15730元。

张守英,女,48岁,图强物业管理所,家住大庆采油二厂。我原来在图强物业所打扫卫生,因为我炼法轮功,从2000年5月被开除至今不让上班。开除我的队长叫李凤兰。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恶警抓捕后送肇源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又转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放回。二年多的时间我没有人身自由,每天被派出所监视着,连身份证都被派出所扣押了。

郭宝明,男,50岁,大庆第二中学,家住大庆图强村。2000年2月28日被单位非法强行送到教培训中心洗脑。2000年4月20日二中领导每个人都有承包法轮功人员的合同书,当时雍校长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卢爱玲等人怕我在“五一”期间进京上访,伙同恶警刘延庆非法把我送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2000年6月11日去北京上访,在“两办”门口被非法抓捕,带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单位去人坐飞机把我接回大庆送派出所,被派出所送到红岗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二个月。2000年2月28日至3月17日被教培训中心的张成、王义利勒索3140元。2000年6月11日被二中的卢爱玲、孙耀忠等人勒索7314元。2000年8月14日被教培训中心的张成勒索572元。

涂普军,男,34岁,大庆钻井三公司亚星公司,家住大庆市红岗区红卫村。99年7月26日依法进京上访,8月2日回来后派出所强行办洗脑班,24小时封闭学习。回单位后一直待岗,只发生活费,长达五个月。2001年11月10日,我再次进京上访,在金水桥打横幅后被抓,因不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被七八个警察围住殴打,后将头号部打破方才罢手。晚上分流时,来接的人见我伤势过重拒收,后被无条件释放。99年8月被派出所的林水勒索1050元,被亚星车队的王月甫勒索900元。

唐嘉,男,21岁,家住大庆中七路。2000年4月进京上访被带到驻京办事处,因炼功被打。接回大庆后送进拘留所。拘留期间因白天炼功,被取消伙食费的待遇,不给被褥,被犯人殴打,致使身体的两个肾像碎了一样痛,弯腰难以直身。2000年4月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350元,被萨区拘留所勒索175元。负责派出所进京接人的费用2500元。

李希萍,女,52岁,家住大庆萨尔图铁西1—9—4。2000年5月28日进京上访,到天安门炼功被抓。6月6日被红旗派出所的程超华带回大庆,又送萨区拘留所拘留15天。到期后把我接到派出所让我交一万元钱,我说没有。他们说五千也行。我说没有。最后又说二千也行,我说一分也没有。又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夜。第二天又把我送进萨区拘留所非法加期二个月。进去的第六天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四天时,他们看我心脏不好,怕我死里面,又把我送回家。十天后,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我从家里抓走送去拘留48天。过春节前派出所的杨俊岭说所长找我谈话,我去了又把我非法关在街道19天,用四、五个人看着我。强迫我女儿用工资担保我不进京,叫我女儿写保证才让回家。2000年6月被大庆红旗派出所程超华勒索1000元。2000年6月末被红旗派出所勒索2000元未给任何手续。

王文素,女,67岁,三环修理厂,家住大庆萨尔图区铁西2—15。2000年3月在与功友交流心得体会时被非法抓捕,关押半个月。四月初八师父生日,到外面炼功被抓捕,关押16天。12月25日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33天。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16天,引起胃炎,吐四天不能吃,不能喝。四天后,他们逼迫我儿子以工作做保证,还要交一万无押金才能放回家。回来后派人看着,没有人身自由。2000年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及红旗派出所共勒索二千多元。

王桂馥,女,63岁,家住大庆萨尔图区一楼区1—12楼。2000年12月进京证实大法好,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接回大庆后送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33天,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25天。因在市所关押时,室内人员太多,空气不好,引起心脏病住院11天,强迫儿女用工资担保,强迫写保证书才让回家。

赵丽,女,35岁,大庆石化总公司销售中心,家住大庆乙烯石化兴化村408—2—3—1。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51天,给公安处交押金一万无,否则不放人。在被送去拘留前,在派出所审讯时,因不说出是谁通知在外面炼功,而被恶警王常会打嘴巴子还用打火机烧我的脸。在看守所期间因炼功,被管教罚蹶着,不蹶就用电棍电,至使我二次栽倒在地。回到单位后,单位三个月不给发工资,原因是我炼功。在这期间,单位因我炼功不写保证书,罚我爱人一百元,罚我班组每人奖金,罚我车间主任一百元,理由是他们没看住我。本年8月单位书记叫我写保证:不进京上访,可我没答应。结果九月份叫我离岗下岗培训。在此期间只给生活费500元可去掉扣的各种费用拿到手里只有二百元左右。十月份给我处分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到十一月份又强迫我买断工龄。

张兴兰,女,52岁,家住大庆龙凤厂西3—5—4—3—1。自99年7月22日以后身份证一直被扣押在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经常打电话到家里骚扰。

高凤玲,女,39岁,大庆石化总厂物业公司物业二所,家住乙烯兴化村513—1—1—2。99年7月20日以后,单位派人经常打电话监督,怕去北京上访。还威胁说如不写保证,公安处派人去家里吃住,骚扰家人还要到技校办学习班。区管辖派出所的民警打电话到家里让交书,如不交就抄家等。2000年11月19日进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强行抓上警车,被殴打头部,关发被拽掉许多。后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回大庆后被管区民警送到龙凤拘留所拘留半个月被放回。买断工龄后不是单位职工,可单位书记等人还来家里骚扰。2000年11月20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2000元。2000年11月21日被大庆石化总厂物业公司物业二所的何铁军等三人勒索6696元。2000年11月到现在被大庆石化总厂物业公司物业二所的刘队长勒索3000元(被迫买断后的3000元被扣押)。

井东烁,男,65岁,石化厂西粮库,家住黑龙江省大庆龙凤厂西。2000年2月27日在厂西商店门前炼功洪法,被厂西派出所把我送到龙凤拘留所。在此期间受到犯人的打骂。一个月后交一万元押金才放回。

杨玉珍,女,57岁,大庆石化总厂实业公司,家住黑龙江省大庆龙凤厂西61—6—1—2。99年7月20日左右龙凤厂西派出所的警车及干警在我住处监视大约一周。并于8月初把我非法拘禁20个小时,单位担保才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