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陈玉涛、王朝晖在欢喜岭劳教所惨遭折磨

【明慧网2002年1月17日】(一)2001年9月25日被吉林市第三看守所、第一看守所共计非法关押了9个多月的吉林市大法弟子陈玉涛,原吉林省大安市电视台的新闻工作者,后考入吉林市电视台做编导工作。后被吉林市船营分局绑架至吉林市欢喜岭教养队,非法劳教两年。

9月25日下午2点多钟,刚刚被绑架到二大队二中队,陈玉涛就被以孙秋伟(电话:2218686)为首的警察用电棍、拳脚等方式毒打,最后又被戴上了手铐,送到了3班(严管班),此时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此后两个多月里由于长时间的坐板,从早5点钟到晚10点,如发现说话便加坐1小时,再说话再加坐1小时。又加上11月14日的谈话为借口被孙秋伟(电话:2218686)中队长叫去足足站了近4个小时,使其腰痛、恶心、头晕,扶他走到3班时便吐了,坐了一会承受不住便躺下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起来,先后两次检查身体,结果一次比一次重,最后翻身也得用别人帮忙,恶心、头晕使其不能正常进食,只能喝点汤,最后吃什么吐什么。12月13日已被折磨1个月的奄奄一息的陈玉涛才被送到医院,现况不知如何。

据了解,有的大法学员被6把电棍折磨一下午,或坐电椅等,触目惊心。劳教所的中队长命令刑事犯用失去人性的办法对待大法弟子。吉林大法弟子不让接见整天早5点多钟上坐到晚10点钟,除吃饭、上厕所,其余不让下床,并命令陈玉涛不准下地,吃饭、上厕所全在床上,但刑事犯们并没遵照去做。警察告诉刑事犯打汤时要打稀的,馒头、发糕挑小的拿,你们吃剩下的全部扔掉,不准给法轮功学员吃等等。令刑事犯都感到震惊,认为他们没有人性,更多的不在此一一讲述,以后可能会有有正念的刑事犯人们用自己亲身经历、亲耳听到、亲眼见到的大量事实来揭露警察们的邪恶,同时证实上述的一切。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证实材料公布于世。这里的警察不仅仅对法轮大法弟子没有人性,对待刑事犯的乱收钱(买金鱼、鱼缸、鱼食和鱼氧机、门帘等,都得刑事犯拿钱),骂他们,刑事犯刑满释放前警察们更是对这减刑的分数百般刁难,不公正的对待比比皆是。我想他们之所以这样猖狂,就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着更邪恶的因素为他们撑腰,更有甚者说:“我不签字谁也走不了(徐学权2218696)”。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国大陆的邪恶迫害吧!让正念展现于人间,让黑暗和邪恶彻底从生命的群体中灭尽,还光明、真理于世间。同时希望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及正义善良的人们放心,我们吉林大法弟子一定会尽自己的一切所能,为正的因素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众生负责、为宇宙的真理负责,充分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并为此而舍尽一切。

吉林大法弟子 2001年12月7日于教养队

(二)王朝晖,2001年8月8日被市局一处跟踪,在只是怀疑而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警察非法抓捕,并非法扣押其私人物品,电话、汽车及人民币6300元。由于其不配合邪恶,被强行带上手铐和脚镣,关押到船营分局。经过2天非法审讯没有任何结果,8月10日被送往永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又被非法提审2次。8月24日绝食14天之后被送欢喜岭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当天到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他坚强不屈。

市局一处:孙处长、魏某、张某、黄某、王某、迟元里。
船营分局:孙彦宏(政保科长),1999年7月20日曾经对其毒打三个多小时(在船营分局刑警队)。
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副)孙秋伟 2218686
中队长 徐学金 2218696
王旭有 2218824
潘XX 2218735

在市局因其不配合邪恶戴脚镣,遭到迟元里的毒打,非法审讯过程中不配合邪恶,什么也不说遭到毒打并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在小号里铐在门上站了一宿加半个白天,又被固定在铁椅上铐了一宿不让动。

在看守所绝食被十几个人按在地上,用矿泉水瓶去掉底做成的漏斗,塞到嘴里灌食,一共三次。

8月24日中午刚到劳教所,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结果心脏和血压都极不正常,劳教所不收。但市局一处却仍极力做工作要求留下他。

在欢喜岭劳教所的头一天,8月24日中午刚进管教室,先是遭到讥讽、嘲笑、谩骂,然后被背上手铐打骂了一下午,暴徒逼迫他写保证。徐学金用双脚不断踩其坐在地上背着手铐的双肩,使其双臂长达半月抬不起来,不能用力,王旭有用电棍恐吓,也没有起作用。在3班里单独为王朝晖准备了单人床让刑事犯人严加看管,整天让其坐直不准动,整天会听到打他、罚他等等的恐吓给其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及压力。由于高血压身体上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家里来人接见初期不让见,后来家里找熟人后方可允许接见,但后期接见的东西一样也不可以拿。整天生活在紧张的气氛中,12月18日晨,省里来了一个车队叫法轮大法学员全部收拾行李,转到九台了。(待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5/18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