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弟陈爱立因坚持信仰被唐山冀东监狱野蛮摧残


【明慧网2002年1月18日】我们一家六口,都坚修大法,父母、俩弟弟,还有一个妹妹。99年7.20以来,我们全家三次上访,数次用生命来证实大法,同时也受尽了邪恶的迫害。2001年全家进京上访后,父亲陈运川被非法判刑二年,关在石家庄监狱;母亲不知去向;大弟陈爱忠被关在唐山劳教所,2001年9月21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和2001年11月3日有报导);小妹被非法关押在高阳劳教所。以下是我二弟陈爱立的近况。

2001年8月28日我父亲陈运川和二弟陈爱立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二年,分别被送到石家庄监狱(具体地址不详)和唐山冀东监狱五支队七中队。

2001年12月26日下午,昌平派出所于某带着唐山冀东监狱的王科长(大队长)和黄队长来到我家。王科长说你二弟身体不好,需要保外就医。并连忙让我家人签字,当保人。我怀疑是个骗局,就问:“什么时候放人?”他说:“还在申请。”我说:“我可以看我弟弟吗?”他说:“明年春天再去吧!”我更加怀疑,没有亲自签字。

2002年1月8日,为了弄清情况,我来到河北冀东监狱看望二弟。另外一个王科长向我介绍二弟的情况:“你二弟从2000年10月1日以后自己封闭自己,不说话,别人跟他说话,他也只是摇头或点头,不正常。体重也从原来120斤降到现在80斤,经医院免费体检,结果是心因性抑郁免疫功能低下。和你大弟陈爱忠一样。”

我对他说:“我大弟没有病,他是被邪恶迫害死的。我二弟也没病。”

二弟被带出来了,我一眼就看出二弟有点痴呆,眼睛缩小,没神,脸色也发青,只对我点了一下头。我挨着二弟坐下,约十分钟我们都不说话。邪恶之徒们开始着急了,王科长迫不及待地让二弟开口说话,跟我唠家常。二弟开口了,第一句话是:“我要坚修到底。”二弟问了家里情况,说:“要顺其自然。不管以后出什么事,都要坚修到底。我没有病,他们硬让我吃药,我不吃,他们就灌我。每天六、七个人看着我。”

邪恶听得又惊又惧,黄队长立即把二弟带走。

在此揭露邪恶,将真相告诉世人。现抄录我们师父写的经文《秋风凉》如下以警恶人:

《秋风凉》

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