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师父,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1月19日】元旦前夕,我由于麻痹大意为恶警开了门,使我和同修小曹同时被抓捕。在师父的安排下,因查出“严重肝炎”,看守所拒收,前后两天堂堂正正地走出看守所。我真正体悟到师父的伟大,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为弟子承受着一切。我们只要心里装的都是法,心里只有师父,我们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不管遇到多大魔难都能顺利过关,“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一)向内找

2001年12月28日这天,是我难忘的一天。我和小曹一直在我家写大法横幅,准备元旦挂出去。上午没写完,下午两点多钟吧,写完收藏好了,正打扫卫生,门铃响起来,又传来敲门声。谁这么没有礼貌?大法弟子到我家都是轻轻地摁一下门铃,就在门外等着。我喊了声:“谁啊?”门外传来警察的声音:“我们是派出所的。”我给小曹使了一个眼色,小曹到小屋里躲起来。从猫眼里看去,门外两个警察,我认识其中的一个。我对邪恶之徒近几天到处抓捕大法弟子和恶人把这个楼区的大法弟子举报了的消息,心里没重视,为邪恶之徒开了门。

为恶警开门是错误的,一个警察都说我不该开门。向内找,确实有漏。最近一个阶段,只顾天天忙于讲清真相,忽视了学法,忽视了发正念,造成思想麻痹,轻视邪恶,使魔钻了空子。

两个恶警进屋就乱翻,当我看到他们抄到大法书、抄到横幅、抄到真相资料,乱了阵脚,沉不住气了,怕更多的大法东西被抄,更怕他们发现小屋里的小曹。恶警把我带走,我满口答应。走到门口,一个恶警突然又转身去推开小屋的门,发现了小曹,我后悔极了。

我和小曹被警车拉到派出所,恶警又重新回到我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所有大法的东西全抄光了。他们是土匪,什么损德的事都能干出来。我放在箱子外面上边角上的50块钱,用一张报纸盖着,我回来没有了,被恶警拿走了。

(二)心里装的都是法,邪恶真的不可怕

在派出所里,恶警给我和小曹照相,我想:不能配合邪恶,让他照不上,恶警抽出相纸,上面真的没有图象;恶警让我们留手印,我就让我的指纹千变万化,结果摁了几次,恶警都不满意。

从上警车开始,我就从慌乱中逐渐清醒了。既然被抓捕,就不能怕,就要认真对待这一魔难。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而《转法轮》、经文、师父的每一本书,有些内容都能想起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的口诀我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因为我俩不出卖同修,不背叛师父,恶警开始施暴。一个恶警和邪恶所长对我俩又是骂又是打,可凶狠了。“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我在心中求师父:“师父啊,不要让我疼。”神奇极了,恶警打我几个耳光,只觉得脸上热乎乎的。恶警拿出吃奶的力气用小横幅抽打我的头,我真的感觉不到疼。气得邪恶的所长直蹦高,指着我的鼻子说:“我至少要判你俩三年劳教!”我心里想,那是你们说了算的吗?师父说了才算。

我和小曹都被铐在老虎凳上:人骑在一根铁条上,胸前横根铁条,身体不能动,身后是铁栏杆,我的双手被拧在背后用手铐铐在铁栏杆上。坐老虎凳是痛苦的,常人受不了。我的旁边有一个犯人也坐在老虎凳上,没铐手铐,不到十分钟就难受地嗷嗷叫一次。《威德》经常在我眼前浮现:“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几个字也经常浮现在我眼前。结果,我俩坐在老虎凳上24个小时,都是精精神神的,并不觉得怎么难受。

(三)守住心性,不为情动,过好亲情关

夜里我和小曹唠嗑,小曹说她最不放心的是女儿,女儿上学没人管。小曹对亲情的执著还没放下。我们一齐背诵《转法轮》这段话:“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地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我们背了一遍又一遍。师父一定会为我们安排得很好。当时我脑子里浮现一个小故事,说我编的也行,我就讲给小曹听:说过去一个修佛的老太太,修了一辈子佛,圆满了,该上天国世界了,她轻飘飘地飞上天。亲友急了:“你也不能这样走啊,也可怜可怜我们,回头看我们一眼吧。”老太太动心了,真的回头看了一眼。老太太从天上掉下来了。魔在一旁高兴地说:“我等了多少年,就等着你这一回头呢!”

第二天早晨,丈夫和儿子又来看我,挺大的两个大男人见我铐在老虎凳上,都心疼地哭了起来。儿子哭着说:“妈遭这些罪,儿子心里难受啊。你判三年劳教,这个罪咋遭啊,叫儿子咋办啊……”丈夫也哭着说:“你判三年劳教,我和儿子咋办啊……”我想起《转法轮》第140页上一段话:“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我告诉丈夫和儿子:“大法弟子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两天就能回家。”那时我的感觉就是两天以后就能回家,真的不是安慰丈夫和儿子。

(四)在被迫害中讲清真相

恶警从我家抄去的大法的东西警察一样一样地看。一个警察打开一个大横幅念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我立即发正念:再念一遍,那个警察真的又念了一遍。警察开会说师父的坏话,我发正念:闭上你的臭嘴,不许污蔑我师父。过了几分钟,开会的屋里静静的,说话声听不见了。所长打我骂我,我不恨所长,他马上就当江泽民的陪葬品了,多么可怜啊。就这样一想,所长立即就不那么凶了,接着告诉一个警察说:“把老太太手铐摘下来。”

有两个警察找我和小曹唠嗑。我俩讲了师父是主佛,以常人的身体来世间传法度人,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我们赶上是最大的福份。大法是宇宙大法,大穹中万事万物都是大法缔造的。反对大法是最大的作恶,是人跟神斗,下无生之门。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的,都是好人,现在大法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和那两个警察说:“你们收了那么多大法书,你看看《转法轮》,那书上说的都是真的。内容你们记不住,心里装着真善忍就行。马上就法正人间了,普天同庆了,你们都会得法,都会得救。”两个警察点头同意。

在医院里,恶警押着我楼上楼下检查身体,因为我戴着手铐,特别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围观的人很多,我高声喊:“过去我全身都是病,炼大法炼好了。我在家好好的,警察非法抓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到处喊,把两个警察震住了,警察觉得自己的确是在做亏心事。

(五)发正念威力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我和小曹在派出所被关押24小时后,29日下午被送进看守所。填表时,管教问我有没有什么病,我说:“我没有什么病。”不知怎的,又补充说:“过去得过乙肝。”管教让我到医院化验。

这是师父保护我,我都说没病了,突然又多了一句“过去患过乙肝”,我过去真患过乙肝,学大法后好了,身体一直很健康,连感冒都没得过,五年多了都没吃过药。

押送我去医院化验的有两个警察。抽完了血,一个警察把我押回警车,死死的守着我。另一名警察上窜下跳,求这个大夫,求那个大夫。看他那个得意的样子,让大夫给我写个没病,走这个后门不在话下,满有把握把我送进看守所。我坐在警车里虽然双手戴着手铐,不能单手立掌,但是我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师父啊,弟子遇到魔难了,现在求师父了,让医院化验出我是严重乙肝,让看守所不敢收,现在好多大法的工作需要我做,我不能被关在看守所,我要回家为大法多做工作。”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正念是纯正的。两个警察急的团团转,过一会儿催一下化验结果,过一会儿催一下化验结果,大夫根本不理警察这个茬。我继续发正念:“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大法弟子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最神圣的事情,是真善忍的好人。恶警抓捕大法弟子是非法的,是在作恶。请好心的大夫发扬人道主义精神,检查出我是乙肝,要重一点,好心的大夫一定会有好报,保护大法弟子会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我并不断的默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过了好长时间,大夫把化验单送出来,高声喊着:“这个患者怎么来的?这么严重的病!赶快住院,很严重的。”两个恶警傻眼了,一个劲的说这个医院化验的不准,要重新到传染病院去化验。我又被押到派出所关了一宿,30日上午又到传染病院去化验。虽然抽了血,但是要过元旦了,化验结果元旦以后才能出来。派出所请示了区公安分局,把我放了,我当天上午就回了家。经过两天两夜的坎坎坷坷,在师父的安排下,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又汇入正法洪流中来。

我觉得师父真是太慈悲、伟大了,处处都在呵护弟子。我对这次被抓捕进行了向内找,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的决心更大了。我现在每天都能静心学习《转法轮》2-3讲,五套功法全做,每天多次发正念,帮助小曹早日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抓紧了分分秒秒时间向世人讲清真相。我要以实际行动,报答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