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句东劳教所和方强劳教所的暴行几例


【明慧网2002年1月19日】1、 句东劳教所

2001年元旦后,数百名女大法学员被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为了迫使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做出不再炼功的保证,恶警们连续使用残暴手段。先后多人被电警棍电击手心、后背、嘴唇、太阳穴等处。大法弟子周信芳不写保证书,被在太阳底下罚站后关禁闭二十多天,不让睡觉,同时电击太阳穴,现在每日生活不能自理,蓬首垢面,而中队主管赵玉兰却说医疗测试她有“服教能力”,实际上是它们不敢把这种迫害公诸于社会。大法弟子万元震被电击手掌心,几个月不能洗衣服。大法弟子陆亚芹(50多岁)因抵制无理关押,被七、八个恶警(男警)将她拖进房中,用脚踢踹,至今走路不便。2月20日恶警唆使六名在吸毒中队的劳教人员在光天化日之下,流氓群体殴打大法学员,当时在场的八、九名警察在一边观望。为了维护大法,大法弟子擦去黑板上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文章,被劳教人员先后打倒六人,棉衣被撕烂,上身裸露,后被抬进牢房。5月3日——6日,牢头和“夹控”的劳教人员以极其下流的手段,在禁闭室里对大法弟子掐大腿内侧穴位、掐乳头、用膝盖顶阴部等手段残害大法弟子,逼迫她们写保证书。恶警周瑞花(队长)对大法学员极其恶毒、粗暴,她扬言“教育不是万能的”,用揪头发、体罚殴打等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恶警洪英、霍燕直接使用背飞式、打耳光、揪头发、用脚踢等手段公开在操场上演示暴力。

2、 方强劳教所

2001年5月29日,方强劳教所三大队大法弟子面对迫害,以抗工的形式争取合法的人身权利。当时参加抗工的18位大法弟子全部被电警棍电击,其中唐建兴被反吊后,恶警用电警棍直捣其口腔,被折磨了一个半小时,满嘴的牙齿都松动了,发不出声音,一个多星期都说不了话。李永中被强行关禁闭五十多天并罚站,遭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击近一小时。大法弟子朱勇因不配合邪恶,提审时没喊报告,被送到严管队关禁闭,当天晚上被五个恶警按倒在地上打了四、五个小时,直至休克,他在严管队被关了29天后向驻所监察室反映恶警打人现象,一姓朱的警察竟说:“你必须遵守所纪所规我们才能处理这个事情。”恶警将人打至休克一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恶警们除了自己直接动手打人外,还指使劳教人员毒打大法弟子。郭同修在严管队禁闭室被四个劳教人员连续毒打了三个多小时,遭受一个多星期的折磨使他的腿肿得无法站立。被送到劳教所医院。所有的人都知道,只要有人抱被子到前院(严管队)去,就知道又要打人了,因为它们打人时怕被别人看出来被打者浑身是泥,为了掩盖罪行故意用被子垫上。

二大队大法学员胡渊之,连续数天被不让睡觉,白天抬大粪把粪桶推到他脚后跟,使他不好走路,但还要推着他,逼着他跑起来故意让粪便溅满全身。

大法学员杨奎拒绝配合邪恶,遭恶警迫害,第二天人们发现他脸上、身上都被打黑了。

四大队放污蔑大法的录象,大法弟子甘辛俊带头站起来抵制,大法弟子纷纷响应,一时间电警棍乱舞,由于大法弟子的共同抵制,迫使录象没放成。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45.html